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豪门巨星是我初恋 > 第132章 发现
    裴沧笙看姜若烟迟迟没有回来,心里觉得担心,他起身出门去找姜若烟。

    就见姜若烟从洗手间里出来,后面跟着一位面容清冷的女子,他觉得面熟,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是佟柔。

    裴沧笙走上前,关切的问:“若烟,还好吗?”

    “我没事。”

    佟柔看着裴沧笙,自己的顶头上司,虽然自己不再他的阵营里,但还是觉得有些紧张和压力。

    “裴总好。”

    裴沧笙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佟柔对着姜若烟说:“谢谢你,我先回去了。”

    姜若烟点点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佟柔快步离去,裴沧笙就问她:“你怎么跟她搭上话了。”

    “回头再告诉你。”

    裴沧笙拉着姜若烟的手走在宽阔的走廊上,一一路过包厢,姜若烟的余光暼见一个熟悉的样子,她停下脚步,向小窗里望了进去。

    姜若烟的瞳孔一瞬间放大,居然是夏晚云。

    她在这里干什么呢?旁边坐的是谁?为什么跟他手拉手,她不是最爱楚辞吗?怎么?

    裴沧笙顺着姜若烟的目光望过去,原来是夏晚云和一名男子。

    在他看来,不足为奇。

    这时走廊上走来另一名男子,他开口:“站在这里干什么?别挡着我开门。”

    姜若烟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裴沧笙拉着她的手进了包厢。

    坐在饭桌上,姜若烟越想越不对劲。

    自从上次病毒之后,她们就没有再见面,只是偶尔因为夏宇季打视频电话,才得知她在英国。

    这一年里,姜若烟完全不知道夏晚云的事情,甚至连孩子都没有去见过一面,全是姜若烟在安排夏宇季上学读书的事情。

    姜若烟不知道夏晚云再搞什么鬼,那名男子是谁?难道她与温言桥离婚了?坐在她旁边的男子,是她新的靠山?

    回头,她得好好问一问夏晚云到底是怎么回事,回国了也不给她说一声,但她又好像想起有一次夏晚云给她打电话,她根本就没有接。

    饭局结束后,外面突然就下起了大雨,夏天的雨水说来就来,空气也没有那么燥热了。

    裴沧笙扫了共享雨伞,一一把股东送上了车,送完后,自己的肩膀却淋湿了。

    大风吹散了两人身上的酒味。

    裴沧笙撑着伞,将若烟护送上了车,自己再上车收伞时,打湿了裤脚,头发上沾染着雨水,滴落至他那张俊美又温柔的脸。

    姜若烟习惯性依靠在裴沧笙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温存。

    裴沧笙的酒意醒了不少。

    回到家时,姜若烟觉得饿了,便对裴沧笙说:“光顾喝酒了,菜没吃多少,肚子空空的,我饿了,你给我煮一碗鸡蛋面好不好。”

    裴沧笙觉得有些疲惫,但还是强撑着精神笑着说:“好,你等我,别睡着了。”

    姜若烟甜甜的笑着:“好。”

    裴沧笙在煮面条,姜若烟偷偷钻进厨房,一下子就从后背抱住他,舍不得放下。

    “你越来越粘我了哦。”

    姜若烟撒着娇:“怎么?不可以啊?”

    “这是好事啊,希望你可以一直粘我,其实啊,你这也不算粘,就一般。”

    姜若烟笑着:“这还一般啊。”

    裴沧笙宠溺的说:“当然啦。”

    裴沧笙转过头,亲了姜若烟的脸颊。

    姜若烟甜蜜的笑着,像一朵花。

    裴沧笙端着两碗面上桌,温暖的笑着:“我陪你一起吃,一个人吃多没意思啊。”

    “好啊,真贴心。”

    姜若烟说起了佟柔的事情。

    “我想帮帮佟柔。”

    裴沧笙知道姜若烟的意思,他也知道之前姜若烟使的手段,佟柔成了两人之间的牺牲品。

    其实他也知道,姜若烟一直下不了狠手,他后来调查过,跳楼自杀那名员工不是姜若烟的意思。

    裴沧笙一口答应:“好,我没有意见,这件事情你做主就可以,她也算是你旗下的艺人了,只是股东和负责人那边有点问题,我去帮你担保。”

    姜若烟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更是感性,眼泪滴进面碗里:“你真好。”

    “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裴沧笙抽过纸巾,给她擦眼泪,“怎么又掉眼泪了。”

    “谁让你老是让人家很感动。”

    裴沧笙一本正经的打趣她:“那我以后克制一点。”

    姜若烟将筷子插进面条里:“不行!”

    “你看!又急了!”

    姜若烟破涕为笑:“好啦!别逗我了!”

    夏晚云和白飞宇在对付这位难缠的客户,白落落拿不下,就让白飞宇试试。

    客户不满:“你们的利润太少了!”

    夏晚云客客气气的说:“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您看看计划书再做决定,好吗?”

    “不想看,我只想利润!”

    谈着谈着就崩了……

    其实这位客户早已与温言桥签了合同,等公司开会的时候,温言桥就拿出合同杀一杀白落落的锐气,让高层以及工作人员,失去对白飞宇的信任。

    两人垂头丧气的出了包厢,外面的大雨已是小雨,地面很湿。

    夏晚云愧疚的对白飞宇说:“对不起,什么都没有帮到你。”

    白飞宇安慰她:“不是,是这位客户存心为难我们。”

    夏晚云闷闷的回答:“可是这个客户对公司很重要。”

    白飞宇笑着:“没关系,我可以从其他地方证明自己的能力。”

    夏晚云只得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白飞宇牵过夏晚云的手,这一幕被拍了下来,白飞宇撑着车,拥着夏晚云上了车,也被拍。

    白落落认为白飞宇最近很不对劲,就派人跟踪白飞宇的日常,白落落看到手机传来的照片时,整个人气得发抖。

    白飞宇半夜回到家时,房子里通亮,白落落坐在沙发上专程等他回来。

    白飞宇心里发虚,但又不得不问:“妈,这么晚还不睡,是不是头痛病又犯了。”

    白落落的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气势汹汹:“过来!”

    白飞宇胆战心惊的站在她的面前,下一秒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毫不留情!

    白飞宇脑袋发懵,脸是一阵麻痛!

    白飞宇知道自己的事情也许被发现了,但是还是想赌一把:“妈,是那个客户故意刁难我!我总不能弃公司的利益于不顾!”

    白落落怒声呵斥:“你还在装蒜!”

    “妈!你到底要干嘛!我已经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