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从道果开始 > 第八十七章 元辰剑!【第二更,求月票!】
    “压迫力更强了!”

    陈季川感觉身上压力陡然增加,连他都有些吃力。

    回头看了眼石林方向——

    褚三阳还在艰难坚持,穆俊雄也踏步向前,很快越过褚三阳,接近三十步的时候,速度陡然就慢了下来。

    “看来这石林只能拦住八品之下。”

    见穆俊雄、褚三阳一时半会儿过不来,陈季川便继续往前走。

    山坳深处原先有一处洞穴,似是山崩,令洞穴坍塌,满是碎石。再看石林三面,悬崖峭壁,怪石嶙峋,看不出奇特。

    “洞穴——”

    陈季川迈步进入其中。

    踩在碎石块上,发出砰砰声响。顺着狭小的缝隙,进入山洞深处。

    这里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到处都是石块。

    但在碎石堆中,却有一口非金非玉的宝剑矗立着,散发蒙蒙清光。

    陈季川两眼刚看到这剑——

    锵锵锵!

    脑海中顿时就有金石交击之声,紧接着就看到,一名身穿长衫的中年盘坐在地,双手抱于丹田。

    一张口。

    剑气出,斩破青云。

    剑气之快,剑势之凛冽,令人丧胆。

    “好剑气!”

    陈季川嘴唇泛白,两眼却明亮,忍不住赞叹一声。

    这一道剑气似有无敌之势,陈季川自问,若是他站在青云上,绝无法抵挡。

    只有无尽的绝望跟恐惧。

    好在这仅是一幕幻象。

    陈季川道法出窍,又是化劲、先天,意志强大,仅是微微晃神,立马就恢复过来。

    咔嚓。

    幻象消散。

    陈季川又看到那口宝剑,便拿‘洞悉术’去看——

    【法宝:元辰剑】

    【品级:下品】

    【说明:万剑宗修士李继业佩剑,以剑气为食,能一化十二,布元辰剑阵。李继业三百载寿尽,仙路断绝,遂将毕生蕴养一口剑气封入元辰剑中,又将万剑宗镇派绝学《剑图》记录其中,留待后人。】

    ……

    “元辰剑。”

    “万剑宗。”

    “李继业。”

    陈季川看着前方那口宝剑,忍不住心脏砰跳:“居然是法宝?!”

    万剑宗暂且不论,也不去想李继业到底是何人,单单这口‘元辰剑’,就足以让陈季川喜出望外。

    “下品法宝。”

    “内藏传承。”

    “蕴含李继业毕生蕴养的一口剑气。”

    陈季川不知道‘下品法宝’具体什么档次,也不知道那《剑图》精深与否。可从这‘李继业’能活三百岁来看,一身修为定在先天之上。

    留下的法宝、传承,怎么着也要比漓水帮的‘神扑刀’、武胜门的‘武胜刀’来的厉害吧?

    而且元辰剑中,还藏着一口剑气。这等人物的一口剑气,放眼邕州,还不是谁挡谁死?!

    什么金冠神鹰?

    什么杨丘符箓?

    统统不顶用。

    “好宝贝!”

    “好宝贝!”

    陈季川心头火热。

    踏步上前,握住剑柄。

    一瞬间,似有万千剑气临身,有千刀万剐之痛。

    “痛痛痛!”

    陈季川能忍非人之痛,咬着牙,不闻不问,静心感受。

    不知多久。

    似有一个个文字划过眼前,字字珠玑、深奥晦涩。陈季川看一遍,看两遍,根本记不住。

    只能进入大梁世界,一句句用笔头记下。

    如此。

    反反复复一刻钟,陈季川才记下不到半成。

    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先天真气也被消耗大半。

    “不行了。”

    陈季川脸色涨红。

    将元辰剑松开,连忙退后几步,这才死去活来,缓了口气。

    元辰剑依旧在那里——

    冷酷。

    无情。

    “厉害。”

    “厉害。”

    陈季川被这口‘元辰剑’折磨摧残,不但不恼,反而欢喜,还要赞它。

    不是陈季川天生贱坯子。

    而是因为这元辰剑越难对付,就代表越厉害。到手之后,对陈季川的帮助也就越大。

    陈季川巴不得十年八年都取不走这口宝剑呢。

    只不过——

    “用不了十年八年。”

    “照这个速度,最多一天就能记下《剑图》。再到大梁世界中琢磨琢磨,收剑应当不难。”

    陈季川想着。

    转过身走出山洞。

    往石林中看去,就看到穆俊雄、褚三阳还在往前艰辛挪动。穆俊雄见着陈季川出来,忍不住问道:“大人,里面可有凶险?”

    这话问的,可不像是在关心陈季川。

    “与这里一样,算不上凶险,就是越往前越难行。”

    “我走了五十多步,也走不动。”

    元辰剑尚未到手,《剑图》也还没记下,陈季川不想让穆俊雄知晓内情,随意糊弄道。

    “连大人也只能走五十多步?”

    穆俊雄摇摇头,惊叹道:“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不远处。

    褚三阳正在闭目修行,搬运内力,以期突破后天晋升先天。

    陈季川看了眼,冲穆俊雄道:“不管里面藏着什么,此处都是难得的修行宝地,对你我修行都大有益处。这几天就先安心在此修行,我也要试试,看能不能借助此地突破境界。”

    说取宝的话,难保穆俊雄不会生出危险的心思。说突破的话,可以极大降低穆俊雄动歪心思的几率。

    “大人也要突破了?”

    穆俊雄一听,脸上一喜,忙冲陈季川道:“祝愿大人早日突破,功参造化!”

    亦不知真情还是假意。

    陈季川也不去管,笑了笑,道:“我去吩咐外面的人先不要出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理应如此。”

    穆俊雄点头道。

    陈季川径直来到石林中段,唤来盛大阳,附耳吩咐道:“看住此地!这两日不要让任何人出入,包括武盟盟主在内。但凡有人擅闯,马上撕碎这道黄符。”

    说着。

    将一道子母感应符塞到盛大阳手中。

    只要他在这头撕碎子符,陈季川手上母符就会自燃,知道外面有变。

    “杨大人放心,我一定看住了。”

    盛大阳郑重点头。

    他分得清里外远近,也知道‘白玉京’跟‘武盟’哪个前途更大,当然明白该听什么人的话。

    “好好干啊。”

    陈季川见状,勉励一句。

    这才返身,又回到坍塌洞穴中,继续去摸元辰剑。

    ……

    一晃两天过去。

    褚三阳依旧在石林中修行,满面红光,有些兴奋。

    看样子。

    就快要突破先天。

    穆俊雄同样也在修行,但他就没有褚三阳那么投入,时不时分心,看向石林外,去看有没有陈季川的身影。

    正看着。

    忽的,身上压力一空,整个人顿时轻松起来。

    “这——”

    穆俊雄一惊。

    回头看去,就见褚三阳也猛地睁眼,也向他看来脸色骤然一沉:“怎么回事?”

    显然也感受到变化。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一种可能,忙将目光投向前方石林外。

    就见‘杨修’大步走出,撕下一截衣服,用以包裹着长剑似的物什,拿在手上,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大人。”

    褚三阳见着陈季川,忍不住先开口,着急问道:“石林中的变化可是大人所为?”

    这位褚副盟主苦修两日,眼见着突破先天的希望就在不远。

    此刻却生生被折断。

    一时间,失了仪态,语气僵硬好似在质问陈季川。

    “褚副盟主,不得无礼!”

    穆俊雄见状,心道不妙,冲褚三阳斥责一声,又转头冲陈季川道:“杨大人担待,褚副盟主一时失言,并非有意冲撞。”

    “哼!”

    陈季川冷哼一声,瞥了眼褚三阳,一句话没说,直接往石林外走去。

    “大人。”

    穆俊雄跟在身后,路过褚三阳身边的时候稍稍停顿,急的叹气道:“大长老,还不赶紧去跟杨大人赔个不是?”

    一面说着,一面还在给褚三阳使眼色。

    褚三阳听到穆俊雄提醒,又见‘杨修’态度,也知道自己方才口不择言,居然敢责问这位杨大人。

    要知道。

    这位来历神秘。非但实力强横,手段诡异,更令人畏惧的是,心性还异常毒辣。前几月翻云弄雨,将武胜门等三派高层杀的七七八八。武盟成立之后,也四处搜罗三派中人的罪名,特别是武胜门、漓水帮中人。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杀的血流成河,毫不手软。

    心中懊悔、后怕。

    又极度气恼、憋屈。

    但终究不敢得罪陈季川,冲穆俊雄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急急忙忙往陈季川追赶过去,口中疾呼:“杨大人,你听我解释——”

    ……

    陈季川没空理会褚三阳。

    也知道自己收了元辰剑,断了褚三阳晋升先天的希望,必定遭他记恨。

    但对于陈季川来说,区区一个武盟副盟主能不能晋升先天,完全没有这口元辰剑重要。

    他花了一天时间,将万剑宗绝学《剑图》抄录到大梁世界,又在大梁世界花了一年时间,初步通读《剑图》,从中得出收剑之法。

    担心夜长梦多。

    陈季川第一时间就将元辰剑收起,哪里还顾得上褚三阳。

    等到出了洞穴,被褚三阳劈头诘问,陈季川才反应过来。但褚三阳语气不善,陈季川又一心要出黑狱,仔细研究研究这口元辰剑。

    完全没心思搭理他。

    索性冷酷一些,直接离去。

    得罪人便得罪人。

    大不了他到时再换个身份主持武盟。

    到时不但以往记恨、仇怨全都不见,若是褚三阳识趣上道,陈季川不介意用新身份施恩于他,助他修成先天。

    那时。

    与‘恶人杨修’相比,新身份可就是实打实的好人、恩人了。

    正好这次得了‘元辰剑’,到时候就借口说是在白玉京中立了大功,被升了职,去了别处。

    白玉京高层全是陈季川,没人能揭穿。

    绝对的天衣无缝。

    但这些都是后话,目前紧要的,还得是琢磨这口元辰剑。

    离开黑狱。

    出武胜城。

    陈季川回到明堂山,进入其中一处巢穴。

    “元辰剑。”

    小心翼翼的将缠绕在元辰剑上的布条解开,显出青湛湛的元辰剑来。

    清光微微闪。

    让人看着,不禁心神摇曳。宝剑在手,再没有剑气刮骨削肉的煎熬,陈季川喜滋滋的,将剑握在手上,向着这处山洞中一块青石斩下去。

    嗤的一声。

    青石就被削下一块,切口平滑至极,就好似切开了一块豆腐似的。

    “好剑!”

    陈季川大笑一声。

    剑在手,接连挥舞几下,挽了几个剑花,才收住兴致。

    走到山洞正中法坛盘坐下来。

    “杨丘。”

    “涂山计。”

    陈季川摇摇头,暂时无心去理会碧青崖、铁叶岛,迫不及待进入大梁世界,去钻研万剑宗绝学——

    《剑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