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海洋被我承包了 > 第21章 捉螃蟹
    刮风下雨的天气,陈富琼也难得休息没起那么早,夏宇也睡到自然醒,起来吃了早餐都过了八点。

    看看外面,风很大雨倒没多大,夏宇和陈文杰从小风里雨里过来的,台风天几个二货都敢在外面浪不回家,这点根本不算啥。

    陈富琼给他准备好了轻薄雨衣、长筒雨鞋、也让他带上手套,还叫他务必带上手机方便随时联系,下雨天套上手机防水套就行。

    夏宇接受老妈的好意,还吹牛说什么,“我们今天肯定抓很多螃蟹,晚上爸爸妈妈都过去舅舅家吃。”

    “等你们抓到足够多螃蟹再说。”陈富琼笑着说。

    夏明光笑笑就好,夏宇这小子现在有了超能力,多抓几只螃蟹应该不成问题,但红树林那边不像海里,还是得看运气。

    夏宇收拾好之后就开摩托出门,院子里还有辆电动三轮车,一般用来拉渔网和渔获的,平时夏明光出门也更喜欢开摩托。

    夏宇骑摩托跑得比小车还快,二十分钟不到就抵达舅舅陈富强家。

    这会陈富强没在家,外婆说他去鱼排那边,也问他,“阿宇要不要喝茶?”

    夏宇说不用,叫上同样武装好的陈文杰就准备出发去抓螃蟹。他没带什么工具过来,陈文杰都是这边有的赶海捉螃蟹的工具,铲子,铁钩,网兜,钳子,还用捆螃蟹用的橡皮圈,一人一套。

    “阿宇,阿杰,十二点半开饭,我给你们做油焖虾,早上起地笼抓的。”外婆送给他们两出门的时候没忘叮嘱他们两“惯犯”,小时候就经常在外面玩到兴头上都不知道回家的。

    两人都点头答应下来,夏宇还笑着说,“好久没尝到外婆的手艺了!”

    他们要去的红树林距离并不算太远,走路要十五分钟,两人还是骑摩托车去。

    夏宇就当是寻找丢失已久的童趣,路上陈文杰也跟他讲,说是前些日子在红树林抓到好几只超过一斤重的大青蟹。

    “那挺不错的,大只的能卖一百多吧!”夏宇跟他一路聊着。

    “还好吧,你更厉害,还舍得吃!”陈文杰笑着回答道,上次端午聚餐就搞得特别丰盛,大只锦绣龙虾不说,青蟹也吃了好几只。

    夏宇这家伙出海回来基本不会空手而归,几个表兄妹从小一起长大,独独夏宇一个人特别秀,其他几个人也都认清楚了这个事实。

    到地方后,红树林没看见其他人影,估计这下雨天也就他们两二货跑出来捉螃蟹。

    两人就准备分头行动,夏宇还说跟他比赛看谁抓螃蟹多。

    “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陈文杰对此只能苦笑。

    夏宇说,“这片红树林我都好久没来了,表哥你更熟悉环境占了地利,有点信心好不好。”

    陈文杰回答道,“信心早就被你打击没了!你这别人家的孩子。”

    夏宇哈哈乐,“坚强点,没那么夸张好不好,有需要就叫我。”

    这片红树林是在滩涂上,淡咸水交接,涨潮的时候能漫上来,现在潮水退了他们就可以来这里捉螃蟹。

    螃蟹除了躲石头、烂木桩等地方外,也会自己挖洞,有的洞还特别深。有经验的渔民,能通过洞穴的大小,判断出里面螃蟹的个头。

    这两从小捉蟹抓虾长大的,都没少被螃蟹夹,为此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两人先分开寻找可能有螃蟹的地方,风吹雨打都影响不了他们的兴致,这样的天气螃蟹都喜欢呆在家里。

    夏宇觉得自己现在膨胀了,因为他觉得这里的螃蟹是真的少,他这找了几分钟都没发现螃蟹,哪里像是海里,什么海鲜都能看到抓到。

    陈文杰感觉倒还好,他比夏宇先发现螃蟹洞,伸手摸了摸不见底,铁钩探了下也没感觉到,只能拿起铲子开挖。

    夏宇很快也发现了螃蟹洞,他们胆子都大,直接先伸手进去摸,里面顶多就是青蛙,也不吓人,很少有蛇这样的动物。而且比起担心这个,最该担心的是,不要被螃蟹夹。

    生活在红树林地区的螃蟹,以青蟹居多,一对硕大的钳子夹下来是真的痛,一个大男人被夹得流出眼泪水都不奇怪。

    他从洞口判断里面的应该有半斤左右,在这片地区,应当算是大货了。

    可夏宇没摸到底,又拿铁钩往里探了探,还是没感觉,他就大声跟不远处的陈文杰说,“表哥,你搞的这个钩子太长了,相当无力呀!”

    “钩子短了就有力?你不用就好,直接把洞掰开啊!”陈文杰没好气的回答他。

    夏宇哈哈笑,“我怀疑表哥你在开车,但是我没证据。”

    “什么乱七八糟的!”陈文杰说,“阿宇你这是心理战术吗?”

    “用不着战术的!”夏宇说话的时候,手上动作可没停,拿起铲子开始挖洞,这样的软泥地,铲子其实也不太好用力,但总比直接用手强。他这会就没打算开挂探查螃蟹的大小和所在地,算是享受原汁原味的,捉螃蟹的乐趣。

    架不住他身体素质好,嘿咻嘿咻的用力,沿着洞穴挖了十几分钟后,再伸手就摸到了躲在最深处的螃蟹。里面的螃蟹用一对大钳子欢迎他,说不定还有吐口水。

    夏宇也大声跟陈文杰说,“我这边准备上货了,表哥你呢!”

    “我也快了!”

    “那不好意思,我得比你先上货了!”

    陈文杰哈哈笑,“你快,你快!行了吧!”

    夏宇摸螃蟹特别有经验,现在要再被螃蟹夹的话可就太丢老赶海人的脸了。

    “上货!”他在准备好之后,在洞里只搞了半分钟不到,就顺利的把这只螃蟹完整的捉了出来。但在摸到的时候,他就有预料会翻车,这个头比他最先预估要小不少。

    捉出来放地上一看,果然如此,这只公青蟹也就四两不到的样子。而被赶出家门的青蟹很不甘的一边逃走一边挥舞着大钳子,还吐着口水对他示威。

    可惜它的反抗非常无力,夏宇也没客气,熟练的把它抓住,拿出一根橡皮筋把它捆绑起来,放进网兜里。螃蟹断腿之后价值就大打折扣,但螃蟹们都挺傻的,用泥沙或者叶子把它们眼睛遮住之后,就跟中了定身术一样。

    他也过去看陈文杰捉螃蟹,他挖洞的速度其实也不慢,看夏宇过来,也说是,“我这个洞比较深,也不太好挖。”

    等再看到夏宇网兜里的螃蟹大小后顿时就笑了,“我这个掏出来绝对比你大!”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夏宇不信,还笑着问他,“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这要搞不定的话,岂不是太没面子了!”陈文杰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

    闲下来的夏宇倒是想起来,“我拿手机拍段视频好了,正好小雪说需要赶海素材,表哥你可要好好表现。”

    “不拍你自己拍我做什么。”陈文杰嘴上是这么说,可面对镜头的时候根本不害羞,估计也是有被妹妹陈文秀给磨砺出来了。

    虽是下着雨,有防水袋保护的手机用起来也只是稍微没那么方便,夏宇用来拍视频还是没问题的。

    陈文杰在赶海方面甚至比夏宇还要专业,挖洞摸螃蟹完全不是问题。和夏宇说话也根本没影响他挖洞的效率,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伸手摸进去,“哇!真的好大只!”

    一惊一乍的,差点没把夏宇吓一跳,“真有那么大?”

    陈文杰说,“你来摸摸看就知道了,要不你来上货?”

    夏宇摇头,“我是那种抢人功劳的人吗?当然,表哥要是承认自己不行的话,我可以接手的。”

    “切!谁不行啊!”陈文杰原则性很强,誓死捍卫男人的尊严。

    夏宇好心提醒他,“表哥小心点,别被夹了,很痛的!”

    “上货!”陈文杰根本不受他骚话影响,摸索一阵之后,就把里面的螃蟹捉了出来,然后举高高给他拍。

    经验丰富的夏宇老师把这一幕完美的拍了下来,又是一只大青蟹,个头确实比刚刚他抓的大,看个头就不少于六两。

    陈文杰也是扬眉吐气,“怎么样,比你大吧!”

    “确实很大,可惜是只母的!”夏宇眼尖。

    陈文杰反驳道,“母螃蟹大点不是更好吗?”

    “你说得都对!这第一轮是我输了!”夏宇表示愿赌服输。

    “嘿嘿!”陈文杰笑得跟个二十岁的孩子一样,但很快又说,“捉螃蟹还是看运气的,没抓到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的螃蟹是大是小。生活其实也是一样!”

    夏宇也感叹道,“表哥什么时候变成哲学家了,跟谁学的呀!”

    “社会大学教的,这只螃蟹要拿去卖的话,怕不得算到一斤以上!”陈文杰好像确实有些感概。

    两人说话的时候,这只大青蟹还张牙舞爪的,可惜陈文杰根本不撒手,然后也是熟练的用橡皮筋把它给捆绑起来。他们自己抓螃蟹不是卖螃蟹,自然不用搞那么粗和重的绳子来捆螃蟹。可这样的螃蟹一旦到了鱼贩子和终端卖螃蟹那里,增加绳子重量似乎都成潜规则了。消费者不要绳子的话,完全另外一个价格。对他们这些渔民来说,其实没任何好处,收入也没见增长,说不定还要背上恶名。

    然后陈文杰提了个要求,“视频别发给小雪,太羞耻了!”

    夏宇点头,车速过快,女生看了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