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熬死诸天 > 0154 一毛一样
    “玩火烧身就玩火烧身吧!”想了想,燕飞决定继续让天怒剑成长下去。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反正他是不死的,大不了重新再活一遍就是了。

    检查完天怒剑的情况后,燕飞给燕南天正式送别。

    临别之前,还有一份大礼。

    “把这个吃了。”真气托住,一滴散发着浓郁芬芳的血珠漂浮在燕飞的手心上方。

    “师父,这是什么?”打量着燕飞手心上的血珠,燕南天很好奇,跟随师父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东西。

    “这是三足金蟾的精血,吸收炼化,足可让你百毒不侵。”燕飞轻声道,“以你如今的功法,江湖之大,皆可去得,只是江湖可不只有刀剑武功,更有无尽的心思暗算以及无所不用其极,而你性格说的好听点是豪爽大气,说的不好听点那就是心大胆粗,再加上没有什么江湖阅历,出去打交道很容易着了别人的道,所以,临行前,为师送你精血,希望能帮你挡住一些暗箭。”

    燕飞记得原著燕南天就是被毒弄得迷迷糊糊二十年,虽然如今剧情大变,很多东西未必发生,不过防患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燕飞可不想让自己徒弟栽在同一个地方。

    “徒儿,拜谢师恩!”当场跪地,燕南天郑重拜谢。

    坦然接受这一拜,随手将精血打入他体内,燕飞笑道,“师徒一场,总要护你周全,这些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赶紧吸收精血吧!”

    吸收了精血之后,燕南天便离开了。

    燕飞继续着自己优哉游哉的宅男生活,修炼、打坐读书、吃肉、闲看云卷云舒,生活简单,生命古井无波,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味道,可就是这样的生活和生命,燕飞觉得自己永远也过不够。

    这一日,胡仙来了,神色匆匆,面带悲切焦急。

    “师父,皇上他……突然病重,徒儿束手无策,请您出手相助。”开门见山,胡仙直接跪在了燕飞面前。

    “走吧!”点点头,燕飞没有多话,直接起身跟胡仙往皇宫而去。

    “朱棣那家伙的身体壮得跟头牛似的,怎么突然间病重?”路上,燕飞皱眉对胡仙问道。

    前几日还见过,活蹦乱跳,话里话外地打听着天怒剑,雄心壮志很足,燕飞瞧得清楚,身体康健,更无任何隐疾。

    来到皇宫,朱棣榻前,看着双眼翻白,浑身抽搐,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朱棣,燕飞连忙把脉查探情况。

    身体强健,没毛病,不过经脉气血却是紊乱的很,经脉扭曲的像个毛线球,强悍的气血不受控制地四处流淌,犹如黄河决堤,海啸上岸,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只能用一个字来概括,惨!

    只是虽然探查明白了情况,可却找不到病因。

    最起码体内的情况还无法让朱棣双眼翻白,说不出话来。

    既然五脏六腑没有毛病,那问题只能出现在脑子里。

    手指点在朱棣眉心,一股柔和的精神力浸入他的脑中,脑域复杂,纵然燕飞精神强大,可也无法乱来,否则哪根筋搭错了,那都是要命的。

    一点一滴地检查着脑域经脉,与身体一样,脑域的经脉也已经变成毛线球。

    皱眉,这样的经脉想要梳理开来,难度实在太大,难怪胡仙会急匆匆地将他拉来,只是就算是他,想要快速无伤地解开这些经脉,也几乎办不到!

    而且,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朱棣经脉变成如此?

    若不找到更深层次的原因,他这边解开,另一边继续盘绕成球,那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

    “最近皇上有没有做过些特别的事,见过特别的人?”一边加大精神深入探查毛线球核心的真面目,燕飞一边对胡仙以及他身后的朱高炽等人问道。

    “没有吧……”

    胡仙有些迟疑,这些日子她感觉功力有所精进,正闭关破关,谁曾想,这才刚出关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转向大儿子朱高炽以及亲卫统领樊忠和大太监王渐,胡仙急声道,“你们三个平时日与皇上接触最多,最近几日,皇上可见过奇怪的人,做过特别的事?”

    “这…没有吧!?”朱高炽有些不确定道。

    如今他负责监国,他的精力都集中在前朝,后朝的很多事并不怎么清楚。

    “回皇后娘娘,陛下起居一如以往,处理政务,修炼武功,接待海外来宾,并无异常之举。”樊忠低声说道。

    最后将目光集中在了大太监王渐身上,胡仙目光如炬,“相比他们两个,你时时刻刻都待在皇上身边,可有发现什么?仔细地想,认真地想。”

    “回娘娘,三日前,陛下曾经接待了一名海外来客,当时陛下把老奴赶了出来,这是陛下这几日做过的唯一有些特别的事情。”趴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胡仙,王渐声音颤抖道,“老仆不知道陛下与那位海外来客说了些什么,不过在门外曾隐隐听到长生的字眼,而那位海外之人还贡献给陛下两只杯子,从那以后,陛下一直在用那两只杯子饮水。”

    真气引导,强制引导朱棣身体中的气血正常运行,让他的身体不再颤抖,精神轻抚,柔和的力量,让毛线球一般的经脉微微展开,不再越来越乱,朱棣的情况稍稍有些舒缓,不过燕飞依然还没有弄清楚那毛线球中心的问题。

    “什么杯子?拿过来给本座看看!”听到王渐的话后,燕飞立刻对他吩咐道。

    虽然暂时稳住了朱棣的情况,不过却需要他一直在这用真液维持,按照朱棣如今体内的情况,真液一撤,立马恢复原样,必须要及时找到病根,否则就算是燕飞功力浑厚,他的真液也无法这么一直维系下去。

    “长生……”

    看这样已经两鬓斑白、脸上皱纹许多的朱棣,燕飞咀嚼着这两个字。

    很快,王渐将两个跟头盔差不多大的镶嵌着蓝宝石,纹着诡异花纹的杯子呈了上来。

    “好邪恶的气息!”对天地能量极为敏感的胡仙还未拿起杯子,便已经感受到了其上充斥着的黑暗能量波动。

    “看来病因就是这东西了。”与此同时,燕飞的一缕精神也已经深入到了朱棣的脑域经脉毛线球的深处,一缕黑气缭绕,气血将之包裹,其中的味道与这两个杯子上的一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