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仙渔之路 > 第149章 针尖麦芒
    PS 第一章,还有六章。

    …………

    在敌人占尽优势,自己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对方却主动释放善意……

    若是寻常,路长卿可能就已经停止出手了。

    毕竟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状况,能哔哔绝不动手,才是最佳选择……

    只可惜这里是雷击峡的野外,周边数十万里内凶名赫赫的无法之地!

    路长卿可不敢肯定对方释放善意,是真的因为认出了自己而再无杀意,还是看出自己虽修为低下,却也有些手段,绝非那等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所以故作姿态,等自己放松警惕之后再出手!

    反正,不管对方为何在此时开口,路长卿都没有停止攻击的打算——除非能够保确保自己占据优势!

    十指猛捏之下,经过精心配制的十来张各属符篆齐齐爆发,向着黑影之中的方位激射而去!

    因为都只是一些中品符篆,因此即便十来张符篆一起激发,但按照道理来说,其所产生的威力其实都对凝气七层以上之修,所能形成的威胁依旧有限……

    但在路长卿的精心搭配以及对激发时机的精确掌控之下,这十来张符篆所爆发出来的威力绝不是符篆本身所能产生出来的威力那么简单!

    冰抢,烈焰,陷沙,地刺,霜凝……

    所有符篆的作用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并且相互协作,瞬时间便以那身处暗影修士所在之处为圆心,形成了天罗地网!

    身处黑暗中的修士明显也没想到区区几张中品符篆,经由路长卿的手激发之后居然会形成如此威力,待察觉不对之时,已经为时已晚……

    但明显,其也绝非泛泛之辈。

    该死的!

    惊怒的低吼声中,其在那由符篆烈焰地刺冰枪所组成的天罗地网中闪转腾挪,无数次险之又险的避开暗藏其中的杀招的同时狠狠一拍储物袋!

    一道乌光猛然一闪,却是一道乌金长棍被其擎在掌中!

    “给我破!”

    狂吼声中,十数丈长的棍影猛然爆发,以棍砸山岳一般,狠狠轰击于地!

    轰然巨响之中,大片地面在这一棍之下纷纷龟裂,冲击的震荡波更是不断向着八方蔓延……

    那些地刺,陷沙,冰封等符篆的效果,在这一棍之下纷纷崩溃!

    其余如同烈焰,冰枪等等,则要么被其护身符篆挡住,要么被其挥棍击碎……

    虽未如路长卿所想那般重伤,但从攻击区域走出的身影不但狼狈不堪,同时更是怒火中烧,手执乌棍直指早已乘着符篆爆发之机,又躲回了暗处的路长卿气咻咻的吼道:“都说没有恶意了你还打?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就你那点手段,就能奈何的了我康松不成?”

    虽对对方刚刚所展现出来的手段震惊不已,但已重夺优势的路长卿却并未因此而示弱,闻言冷笑道:“在刚刚破开符篆之阵时,老夫至少有三次的机会将你置于死地——前辈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可以接着试试?”

    人影明显清楚路长卿所言非虚,加之路长卿现今已夺回先手,其哪肯再试?

    不过其也毫不示弱的强辩道:“不过仗着符篆之威而已,若无符篆,你路老修能在我棍下撑过一息,我康松便把名字倒过来写!”

    “若同为凝气三层,老夫若不能于弹指之间将你挫骨扬灰,老夫跟你姓!”路长卿道。

    “……懒得跟你废话!”

    自称康松之修气哼哼的说着,一边从暗影中走出的同时一边道:“别再来了啊,再来我可真就不客气了……”

    路长卿依旧保持着警惕。

    毕竟他可不认为自己在这雷击峡,和什么之修有过什么情分。

    不过待到对方现出身形之后,路长卿却发现对方还真跟自己有过一点交集——此康松,居然是那灵石不够,以法靴作价换取舒脉方之黑壮青年。

    “是你?”

    路长卿道。

    “可不是我?”

    康松白了路长卿一眼道:“要不是我,你现在早就是一具尸骸,哪里还有你个老修伶牙俐齿的机会?”

    虽自感对方的确没有什么恶意,但路长卿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不过却也没心情于言语之上跟对方针锋相对,只是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此乃野外无主之地!”

    康松道:“既然老修你来得,难道我康松就来不得?”

    “那是以前!”

    路长卿道:“从几个月前开始,这抱日谷就已经跟了老夫姓路了……”

    “哦?”

    康松闻言一脸促狭道:“如果我不认呢?”

    路长卿默默的开始磨牙……

    “看你老修这模样,莫不是想动手?”

    康松见状大笑道:“我承认你老修的确手段多端,如斯肆无忌惮估计也的确还藏有能置我于死地的暗手……还不动手,难道是并无绝对把握?”

    路长卿面沉如水,因为康松猜对了。

    一旦动手,就是不死不休。

    万一给康松逃了出去,那就真是永无宁日了……

    这可不是路长卿所想要的。

    见自己猜中,康松笑的颇为得意道:“本以为抱日谷最近异常,是不是孕了什么宝物,却不成想是你这老修,简直让人大失所望——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本来也没什么心情多呆,不过现在嘛——小爷还真就不走了……”

    说着,也不管路长卿如何咬牙切齿,自顾自飞跃上某处巨石,便是往其上一瘫……

    看着不一会儿就已经在巨石上呼噜震天的康松,路长卿当真是又气又急……

    却又无什么太好的办法。

    毕竟这杀又没把握绝对能杀死,撵对方又不走……

    而且观对方模样,估计又是脸皮巨厚,油盐不进的那等,讲道理估计也是白搭……

    “倒要看看,咱们谁能耗得过谁!”

    脸色变幻许久,路长卿是一跺脚,心说虽然因为购买铺子和院子,自己将灵石都花的差不多了……

    但口袋里怎么也还有两三千的灵石。

    拼着纯灵石修炼沉珂颇多,怎么也能熬个月许……

    但这家伙,当初购买个舒脉方灵石都不够,就不信其能有多少灵石跟自己耗在这抱日谷里!

    至于他的那些工作……

    都已经耽搁了两月有余了,路长卿是完全不介意再耽搁两个月!

    只要能将这这灾星磨走,那就什么都是值得的!

    眼见路长卿气冲冲的离开,呼噜震天的康松咧嘴一乐,然后便又继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