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驱魔师在现代 > 032 排毒
    蔺苒一早就跑了趟中药店,买了堆红糖和几味温补的中药,放一起熬了一桶红糖水,然后烧了张驱邪符进去,末了又将之前系统奖励的解毒万灵丹化在了里面,和庞薇一起提着就去了医院。

    因为那三十斤小龙虾,昨天光是食物中毒患者就有二几十个,大一半都送去了市中心医院,可一夜过去了,病人虽有些许好转,但依旧腹痛不止,持续发热,连主治医生也束手无策,化验结果里又找不出什么原因。

    乔琰跟着主任又给病人做了一遍身体检查,只能往病人吊瓶里加止痛药。

    高雨晨是一个吃播女主播,长得瘦瘦小小,食量却很大,加上长相清秀,在吃播圈里算是小有名气,昨天晚上她直播吃海鲜,订了20斤的小龙虾,才吃到一半就食物中毒进了医院,医生给安排洗了胃,她本来也以为只要挂几瓶水就能好了,结果煎熬了一个晚上还是浑身不舒服。

    隔壁病床的患者哇的一声突然吐了,刚喝下去没多久的粥全部吐了出来,胃酸的味道充斥着病房,高雨晨也开始有点反胃,挣扎着坐起来去了厕所。

    等吐完之后,高雨晨扶着墙走了出来,蔺苒路过时瞅了眼,走上前去扶了她一把,“看你似乎很不舒服,我扶你去旁边坐一会儿吧。”

    高雨晨一怔,点头道了声谢,被蔺苒扶着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蔺苒拿了只一次性纸杯,让庞薇从保温桶里倒了半杯特制红糖水出来,递了过去,“喝点红糖水暖暖胃。”

    高雨晨看了看蔺苒,又看了看她手里的纸杯,红糖水特有的甜味窜入鼻尖,让她一直昏昏沉沉的脑袋有了片刻清明。

    高雨晨不由自主接过来喝了一口。

    暖暖的水流滑过食道留进胃部,翻腾的胃一下子安分了许多,舒服地她轻轻叹了口气。

    “这红糖水里怎么有股中药的味道?”高雨晨又喝了口,感觉味道有些奇怪。

    “因为是特制的啊!”

    蔺苒笑出一口白牙,显得人畜无害,高雨晨一愣,下一刻肚子便开始阵阵绞痛。

    卧槽,怎么又开始了!

    高雨晨捂着肚子,蔺苒体贴地给她递上了一包纸巾,肚子疼得实在厉害,她管不了太多了,抓过纸巾扶着墙又进了厕所。

    庞薇皱皱眉,“师姐,她不是喝过药了吗,怎么还拉?”

    “没事,排排毒正常的。”

    蔺苒浑不在意,坐在原地等了会儿,大概十分钟后,高雨晨慢慢走了出来,脚步还是有些虚浮,但精神看着却好了不少。

    看到蔺苒还在,高雨晨有些惊讶,就听到蔺苒问道:“还难受吗?”

    高雨晨摇摇头,又点点头,皱着脸说:“肚子不疼了,但感觉整个人都有点虚。”

    “折腾了一晚上,虚是正常的,去挂瓶葡萄糖再吃点东西就好了。”

    高雨晨怔怔看着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前后的变化似乎就是因为一杯红糖水?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现在可觉得舒坦多了。

    “你这红糖水……”

    蔺苒笑着起身,“祖传秘方,专治你这种病邪入口。”

    “……”

    高雨晨回到病房的时候,身后跟了两个同龄女孩子,她是一个人来医院的,也没人陪着照顾,同病房的病人和家属只当那两小姑娘是她的朋友。

    庞薇又倒了半杯红糖水给高雨晨,看了看周围,数了数食物中毒的人数,倒了十几杯一一送了过去。

    “家里熬的红糖水,你们也喝点吧,暖胃。”

    都是一个病房一样的病症,大家都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对别人的好意只当是她们的客气,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刚吐过的那个中年男人一口气把红糖水喝了个干净,原本酸胀的胃部顿时舒缓了许多,刚想开口道谢,肚子又是一阵绞痛。

    “我去……”

    中年男人提着吊瓶下了床,夹着腿去了厕所,另外三四个喝过红糖水的病人也都开始腹痛跑肚。

    有一个病人家属觉得不对劲,冲到庞薇面前大声质问:“你们给的什么东西,我儿子之前明明都已经止泻了,怎么喝完以后又拉了?!他一个还能说是巧合,这几个喝了你给的红糖水后都跑厕所了是怎么回事,你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庞薇被吓了一跳,看了看蔺苒,嗫嚅着老实说:“你们都是病邪入口,糖水里放了点益气的中药,还有驱邪的符水,都是能治病的……”

    “驱邪?符水?!”

    中年妇女一听就炸了,嗓门拔得极高,瞪大眼简直要吃了她们,“你们是什么人?神棍?骗子?符水里面可都是铅汞,吃了要死人的!这种东西你们自己想死喝了就算了,居然还敢随便拿出来给别人喝,出了事你们负责得起吗?”

    这年头就算是医院都经常会有医闹事件,更何况是这种备受人争议的传统糟粕?病房里没有一个人是相信的。

    拿到红糖水还没喝的病人一脸庆幸,而喝了红糖水的病人家属则纷纷怒目而视,冲过来大声指责起他们。

    “我以前就听说有人喝符水喝死,没想到会有一天亲眼见到!”

    “画符的朱砂里好多重金属,幸亏没喝,不然可能又得洗一次胃。”

    “你们这是投毒,是犯罪!”

    高雨晨张了张嘴,她只知道那是独家秘方,可没想到里面加的居然是符水。

    高雨晨还没来得及好好给他们解释红糖水真的能治病,那个中年妇女就已经随手抓起一杯水直接泼到了庞薇脸上。

    一想到自己儿子喝了来路不明的东西,中年妇女就又慌又怒,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这么近的距离,庞薇来不及躲,蔺苒离得有些远,也没来得及拉。

    水倒是不烫,但平白无故被人泼了一脸,任谁都不会高兴。

    高雨晨吓了一跳,赶忙抽出几张纸巾给庞薇擦水,可那中年妇女却还没完,还要上来推搡。

    蔺苒脸色沉得滴水,几步上前把中年妇女狠狠甩开,将庞薇拉至自己身后。

    中年妇女倒退了几步,扶住了床尾的栏杆才不至于摔倒。

    “道歉。”蔺苒冷冷盯着那个中年妇女。

    系统发誓,自从自己绑定了她之后,还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中年妇女脖子一梗理直气壮,“我凭什么道歉,你们害人你们还有理了,我现在就要报警抓你们!”

    “对,报警!”有病人家属听了附和地拿出手机。

    “喂,110,这里是市中心医院,有人在医院投毒你们管不管!”

    “我们当你们是好心,你们却是在害人!”

    “我丈夫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偿命!”

    满病房的人被带了一波节奏,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皆都咄咄逼人,还有人学着那中年妇女的样子,拿起她们给的红糖水就朝两人泼了过去。

    蔺苒拉着庞薇侧身躲开,眯了眯眼,盯着泼庞薇水的中年妇女一字一顿,“道歉!”

    “你他妈神经病吧!”

    乔琰和主任赶过来的时候,蔺苒差点就忍不住冲上去揍人了。

    系统在她面前飞得花枝乱颤,两只小短手死死拽住她的衣角,一遍遍地强调:[宿主,法治社会,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冷静,冷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