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弃女初修仙 > 第93章战利品
    伸出手,刚要撤回符篆离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打斗声,声音越来越近像是从东边而来。

    夏初雪收回即将撤掉符篆的手,坐在原地暗处观察着。

    “梁家豪,你是想要和我们苏家作对吗?别忘了,我们苏家老祖可是比你们梁家老祖的修为高上一截,你是想要引起我们两个家族的争斗吗?不怕死的就来!”

    一个稍微落到下风的青年男子气呼呼的说道。

    “哈哈哈…”蒋家豪大笑着鄙夷的看着手底下正在负隅顽抗的对手。

    “苏城,进入秘境的人都是被胡乱的放置到各个地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碰面,就算我杀了你,又有谁知道?听说你跟在苏家少主身后,可是得了不少好处,怎么?好歹我们相识一场,不拿出来分一分?”

    苏城气得脸色通红。

    “我呸,那是我苏城的东西,你娘家好休想染指,就算死也不会给你的!”

    “那你就去死吧!”

    随着阴冷的声音响起,人家好攻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苏城的防御力也越来越弱。

    夏初雪就这样大刺刺的坐在树下,看着他们之间打斗,他不知道这个隐匿阵法是前些天才领悟到的,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眼睛看到这片地区,也只不过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大石头而已。

    苏家呀!

    夏初雪心中一动,只是瞬间就下了决定,在那梁家豪全身注意力都在苏城身上的时候,身体猛然纵身跃起,手里举着苏长河给他的那口鼎向着沈家豪狠狠的砸了过去。

    没有预料到的脑浆迸裂,而是那沈家豪,竟然头顶一层光华闪现,将夏初雪手中的楼顶给挡在外面。两相撞击发出轰轰的声音。

    “宵小之辈,竟然敢在老子后面偷袭,你是不想活了吧?”

    梁家豪此时也反应过来,继而转身愤怒的瞪着夏初雪。

    而夏初雪呢?还在震惊于对方头顶展现的那一道光华。

    难道是什么厉害的法器?

    心念电转间,沈家豪拿着自己的攻击性法器向着夏初雪罩了过来。

    三人对峙。

    一个炼气期第四层和一个练气期第五层的修士,对战一个练气期第四层的修士,那结果就算那个练气期第四层的修士有通天的本事和法宝,也不可能战胜。

    最多用法宝来保护自己,或者逃遁。

    可下初雪容他逃离吗?这一离开恐怕就是对自己的威胁。

    梁家豪对着两个人首批一掌将修为提至巅峰,撒开脚步就要逃跑。

    谁去下初雪早已看穿了他的伎俩,在逃跑的路上直接来个阶段。

    “万里冰封!”

    一声娇喝,以下出血,脚掌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着冰霜,冰霜所到之处所有动植物被冻成冰块。

    现在夏初雪对于万里冰封的领悟又进了一层,可以将周围一米地方的东西冻成冰块,他的手指正搭在梁家豪的肩上,所以梁家豪毫无意外的被冻成一个冰人,手中还坐着打洞法诀的姿势僵硬在那里。

    “感谢道友相助,不知道友姓甚名谁,哪个家族的弟子?等出去之后一定登门道谢!”

    “闭嘴!我这法力支撑不了多久,你有多少底牌?赶紧亮出来,将这人给斩杀!”

    夏初雪猛翻了一阵白眼。

    这苏城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锁在什么位置?在干什么事情?竟然在那里啰啰嗦嗦的说一些酸话,真想暴揍她一顿。

    “哦,好!”

    那人赶紧运足法力,对着那冰人的脖子轰击着,沈家豪的脑袋就这样被生生的轰断了,从身体上掉下来滚落到旁边的草丛里。

    夏初雪伸手一招,将那人的储物袋收到自己的身上,从里面寻到一柄飞行法器,御剑飞行和苏城急速离去。

    “道友,我是苏家弟子苏城,不知你如何称呼?”

    “夏初雪!”

    现在他们俩已经逃到了一个小山洞,外面被放了一层荆棘丛作为掩盖,夏初雪在洞口上打出几道符篆,形成了障眼法,这才彻底的呆在山洞里恢复修为。

    “我看你身上的衣服不像家族里的,你是散修?”

    “嗯!”

    “我和家族的弟子们走散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和道友一起同行?到时候与家族汇合,你也可以加入我们家族一起行走,这样多了一份保障!”

    夏初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眼睛定定的凝视着苏城,半晌之后说道。

    “再说吧!”

    良久,夏初雪已经恢复了修为,看着苏成还在那里打坐修炼,她便拿出自己刚才缴获的战利品,精神力朝里面探了过去。

    二十四块下品灵石,几十张二品符篆,一块黑色的板砖,剩下的都是衣服了。

    奇怪,刚才那两家伙的头顶上显现出一道光华,可是这储物袋里并没有什么宝贝呀?

    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转过头看了看仍然没有打坐恢复好的苏城,估计他在战斗中消耗太大,恐怕要多一些时间才可以。

    经过这两次的打斗和逃亡,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夏初雪干脆从储物袋里拿出食物和水,就着这个地方直接开吃。

    刚刚东西吃完,苏城也恢复了修为。带着感激的目光看着夏初雪。

    “多谢道友……”

    “行行行,既然已经醒来了,我们就此分别吧,再见!”

    夏初雪二话没说就出了山洞。

    虽然苏家和自己有些渊源,但那只有她才知道,苏城又不知道这些,夏初雪还怕这个苏城表面老实内心蔫坏自己下绊子呢。

    遥远的另一片大陆。

    红衣男子在一个古朴的房间里来回踱步,着急的他恨不得将上首坐着那个闭目的男子给抓下来掐死。

    但每当有这种念头升起,就被他生生的给压下来。

    没办法,谁让人家老子老祖和全家都是自己杀的呢,现在只有他一个预言师,如果再死了,那就真没有办法找到花泪了。

    他那小子就是这一闭眼,竟然足足用了好几个月,无殇如果不是看到他那一会皱眉也会思索的面色,恐怕都以为这厮是睡着了。

    “该不会这小子在邝本君吧?”

    吴双眼睛犀利的望着那位被强行抓过来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