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虫屋 > 第105章 担心
    姜末放下杯子站起,姜游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被姜游牵住。

    他们向包厢外走去。

    陶桃犹豫了一下,依然跟在他们身后。

    走出缘居。

    姜游看了陶桃一眼,“这几天辛苦你招待了。”

    “应该的,现在回别墅吗?”

    “我带他慢慢散步回去吧。”

    “我给你拿把伞。”

    “好。”

    陶桃走进缘居,从门边的伞桶中拿出一把印着度假村名字的黑伞递给姜游。

    她看着姜游撑开了伞,带着姜末慢慢向远处走去。

    最后消失在雨中。

    孙修低着头,良久,他拿起茶杯,把已经凉透的茶水一口喝干。

    蒋云宪推门走了进来。

    他观察着孙修的脸色。

    “我已经安排好了,等他回去的时候……”蒋云宪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谁让你安排的?”

    “我只是以防万一。”

    “唐不甜把他招进了特殊事件科。”

    “什么?我没有调查到……”

    “你调查到了什么?调查到了他要卖房子,于是赶着上门送钱,调查到他的养子有自闭症,我们把李亚龙请到这里了,结果那孩子只是车祸后遗症还没好,调查到他喜欢享受,喜欢女人……”

    “您教导我的,要投其所好。”

    “想要什么和需要什么,这里面的差别……”孙修把茶杯扔在了地上,“唐不甜一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都比你看的准,我走了,唐江市的所有行动,停止一切非正常手段。”

    蒋云宪低下了头,“那我们就放任他吗?”

    孙修没有回答他。

    他从他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出了包厢。

    姜游和姜末在度假村里又享受了两天后,才提着一箱子的水产回了虫屋。

    放好行李后,他想了一下,拿着水产保险箱去了陈楠的光禾书社。

    听到推门声,陈楠抬起头,看到是姜游后,她放下书站了起来,“回来啦?”

    姜游走到她面前,把箱子放在桌上,他的视线在书封上停留了一秒,“远山淡影,好看吗?”

    “才翻了几页。”陈楠走到吧台后。

    姜游坐了下来。

    不多时,她拿着一杯冰拿铁放到姜游面前,然后在他对面坐下,“我正准备和你打电话呢。”

    “房子的事?”

    “对,那对老夫妻下周二回国,不过我听说女的有两个哥哥,也都在唐江,据说他们想要这套房子。”

    “那估计多半就卖给自家人了,”姜游喝着咖啡,“看看吧,如果不成,反正我也不急,”他把水产箱推到陈楠面前,“有螃蟹,还有河虾,都是早上从湖里捞上来的,鲜龙活跳着呢。”

    “芸芸今天有口福了,度假村好玩吗?”

    “风景不错,空气也不错,我这几天每天还跑步和游泳呢,你看我是不是瘦点了?”

    陈楠看着姜游的圆脸,“好像是瘦了,双下巴没那么明显了,姜末呢?”

    “坐车累了,在睡觉呢。”

    窗外又下起了雨。

    和陈楠聊了一会儿后,姜游便说不放心姜末,回了虫屋。

    跨进院子。

    他看到唐不甜坐在秋千上。

    白色衬衣,米色麋鹿皮中裙和同色的短靴。

    露出了脚踝上方一小截纤细的小腿肚。

    木刀横放在膝盖上。

    “今天没课?”

    “逃了。”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让孙宇留意薛山湖度假村周边的摄像头。”

    “担心我吗?”

    姜游走到秋千前,坐到唐不甜的身边。

    唐不甜感觉到秋千向下沉了沉。

    她向店内看去。

    “担心他杀人。”

    “不在他的领地里胡闹就没事。人又不好吃,骨头太多了,他可嫌弃的。”

    姜游把身体靠在靠背上,秋千晃动了一下,他看着前方的池塘还有花架,“秋天到了。”

    唐不甜注意到姜游被雨丝打湿的头发和镜片上的雨滴,“雨下大了。”

    “挺舒服的,一会儿回去洗个热水澡,泡杯热茶,舒舒服服的窝在沙发里,再叫个烧烤的外卖,羊肉串牛肉串韭菜土豆……”他侧头看着唐不甜,看到雨水落在她的头发上,“再添个羊杂汤怎么样?”

    “好。”

    姜游拿出手机开始点外卖。

    “孙修,身材瘦小,听口音是北方那边的。”

    “知道了。”

    “应该中层往上吧。”

    “你会有麻烦吗?”

    “什么麻烦?”

    “让你的房子里面的租客出事,或者让你的朋友遇到一些不好的事。”

    “我其实和他也达成了一些和解。”

    “什么意思?”

    “类似于我不会报复回去之类的,毕竟蒋云宪想要我的命,按照套路,我应该左手扯下他的头,右手抓出雷瑶的心脏,先血洗度假村,再一路往上直捣老巢……”姜游转头,唐不甜也恰好转过来,视线撞击在一起,“想想觉得挺刺激的。”

    “所以他们不会来找你的麻烦?”唐不甜向姜游确认。

    姜游轻笑,“他们没有这个余力。”

    “我不明白。”

    “按照我的经验,他们能保证自己这辆车往前开,不翻车,就挺不容易的了,至于车窗破没破,车门有没有卡住,是否漏油,零件对不对的上,这得到他们冲过枪林弹雨冲到目标点安全区拿到奖励后才有心思去管。”

    姜游拿下眼镜,用衣角擦了擦镜片,“他们又不知道你想拿他们立功,我现在也还想打消你这个心思呢。”

    “所以呢?”

    “他们要避免旁生枝节,我呢,根据正常评估来看,最多是个潜在麻烦而已,我和他们的业务也没直接冲突。而且我看上去也接受了他们的歉意,几百万的房款,还有一张度假村的钻石会员卡,我都能把那当家住了。”

    “慈善机构的工作经验吗?”

    姜游重新戴上眼镜,“算是吧。”

    手机震动了起来。

    外卖到了。

    他站了起来,拿了外卖后他往店里走去。

    唐不甜跟着走了进去。

    桌上和地上都落着一些菊花的花瓣。

    在桌上放下外卖后,姜游走进厨房,他拉开冰箱的门,发现牛奶都过期了,拿出两瓶可乐走了出去。

    姜末从楼梯上,一台阶一台阶地跳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