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文圣无双 > 第二百零九章,比比谁狠!
    苏昂开口的时候已经带了火气,但也有些无奈了。

    听说别人魂穿的话,什么无敌挂、秒杀挂、好运挂、不死挂,又或者桃花运挂之类的什么五花八门的都有,放他这儿就差多了,辛辛苦苦的修行不说,得到点好东西,还被人给瞧上了?

    这可不是假话。

    因为,就在刚才,莫干山吩咐医士们带走血龟的时候,神庭里怯生生的传出来很轻微的话语:“别让他拿走,等拿走了,你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和珅,这个大贪官一眼就看出来莫干山是个小贪货,莫干山打起的心思,他无量年前就不知道玩过多少遍了。

    和珅提醒了苏昂一句,从文豪录里露出头来,怯怯的看了眼四周。

    胖乎乎的脸伸长脖子后有点可笑,看见别的十二朝大家没有露面,胆气就有了。他从文豪录里飘落下来,先对唐伯虎行礼,喊声前辈,这才对苏昂道:“这里是医士馆,我看这小子对血龟起了贪心,让他拿走了血龟,反嘴就是他寄存在医士馆里的了。”

    “徒儿来时很多人都看见血龟了。”

    苏昂特别诧异,觉得医士馆干不出这种类似于明抢的事情。

    可此时和珅言之凿凿,认为人贪心起来什么样的法儿都有,而且他这种大贪心的,对小贪心的心思总是门清。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莫干山要贪苏昂的血龟……

    “慢着!”苏昂着重了一句。

    他看向血龟的方向,发现士卒们都把血龟摁得紧紧的,而那几名医士很明显的紧张起来。

    场面有些诡异了,看起来,就像是医士们抓着血龟,想要从士卒们的手里强抢一般……

    苏昂微微偏头,对莫干山笑道:“莫医士,本将愿意多花些金饼,还得劳烦莫医士安排些得力的人手帮忙了,至于这只血龟,本将想同袍们突破后再用。”

    “先提升力量,再突破会容易很多。”莫干山盯着苏昂笑道。

    “那劳烦莫医士写个简牍可好?咱们瑶国重实务,一切都按照规矩做事的。”

    苏昂退而求其次,已经点明了自己知道对方的想法,只希望莫干山知难而退,他也愿意多付出点金饼出来,让莫干山退得舒坦。

    莫干山也是聪明的,赞一声:“好个敏捷的少年英才。”

    “您过奖了。”苏昂继续谦虚。

    莫干山盯着苏昂。

    要是往常的话,遇见苏昂这样的,他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但现在不一样,他需要这只血龟。

    五十年份的,还没开灵智的血龟,不只能增长人的力气,而且可以弥补心力、以及脑力耗费的透支性的亏空。莫干山的医术不高,能有今天全靠义父大人的赏识,而义父最近好像得到了什么‘续命九针’,努力钻研以至于精血两亏,正是需要这只血龟的时候了。

    为了拍靠山大树的马pi,他还顾得了那么多?

    “好,那就写简牍吧。”莫干山笑了起来。

    苏昂也笑了起来,在医士馆的话,能不起纠纷就不起纠纷了,能用金饼解决那就最好不过了,同袍们还需要医士们看护,他可不想出了意外。

    但此时,莫干山意味深长的道:“如此,就把本医士雇你们送来血龟的简牍补上吧,本医士也不亏待你们,五百块金饼以作运资。”

    “咔嚓!”苏昂蓦然咬牙。

    彼其娘之啊,这混蛋还真要强抢!

    五百块金饼不是小数目了,但和血龟的价值比起来,简直跟白送没什么两样。莫开山还一口咬定他们只是帮忙运输的,那么他一路走来,看见血龟的证人也没用了。

    只有深入调查下去,才能……

    该死,就算调查最多查到青丝女的身上,青丝女没有验传,不是瑶国的子民,证词也是无效,这个该死的莫干山,竟然极其好运的卡在了自己的死穴上。

    苏昂忽然明白,这已经不是瑶国律可以插手的事情了,而是最简单的巧取豪夺,比拼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双方和沉星郡衙门之间的关系。

    谁的关系硬,谁说的就有理!

    可是在沉星郡这样的边荒地带,公孙抚和赵清流都是鞭长莫及,医士馆的地位又是超然物外,所以今天,他很可能要吃个闷亏。

    而且看莫干山这么沉着的态度,恐怕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吃过闷亏了吧……

    【这个莫干山主管医士馆的财政大权,很难动他啊,最恶心的是动他的话,在医士们看顾同袍的时候,万一出了岔子……】

    苏昂的脸色急剧变幻。

    就在苏昂犹豫的时候,和珅在神庭里道:“我说过人贪心起来是最聪明的,为了士卒你是有求于人,没法和他玩脑子的。”

    “徒儿明白。”苏昂点了点头。

    有求于人和被求的,这方面和珅最了解不过了,所以他没法和莫干山争辩,更没法和莫干山讨论什么对于错或者玩心计上面的把戏。

    但是有一点,暴力真的解决不了问题吗?

    就算解决不了问题,能把人解决掉也可以了!

    苏昂沉沉的笑了起来,鸳鸯蝴蝶剑缓缓出鞘。

    与此同时,风不二和他麾下的十三名士卒拔出战刀,季然取出简牍和刻削,一百零八名士卒,也把背上的牛角长弓取了下来。

    “嗬!”

    前排战刀上举,后排弓箭后撤,拉开一定的距离后,士卒们吐气开声,把大弓拉到了一个极限。

    只要一松手,在场除了己方以外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能活……

    可这时莫干山笑了,张开嘴,吼道:“有人找麻烦啊!”

    “哪个不开眼的来找麻烦?”

    “本官乃是西城狱掾陈楚,凶徒还不住手!”

    “本将乃是五百主刘英,医士馆乃是清静之地,还不……呃……”

    好些人涌了过来,最先到的是两个飞来的人,听名号都是掾级的官员了。他们爆喝出声,但忽的,他们看见了血龟,脸上就开始苦了。

    明白了,又是巧取豪夺的戏码,只是这一次碰上了硬点子。

    五百主刘英是个身材俊朗的男子,此时脸上猛然一红,落下去踌躇了很久,挡在了莫干山的身前。

    西城狱掾陈楚也是一样,黑着脸落下地面……

    “这位小兄弟,啪!”

    刘英给了自己一耳刮子,苦涩的道:“看情形老哥我也明白了,但医士馆不是别的地方,得咧,老哥补贴你一点,收手吧。”

    陈楚跟着点头。

    他们知道莫干山的德性,看场面就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这次来医士馆是为了族中子弟突破的事情,还得医士馆的医士看顾着呢,不能不出手。

    莫干山虽然没什么医术,更没医德,但总管医士馆的财政时,莫干山确实把医士馆打理得井井有条,从而得到了卢老的看重。

    而且他们听说卢老最近的心情很好,莫干山就凑机会拜卢老做了义父,他们更惹不起了。

    【听说卢老去洞图县行医了一次,机缘巧合得到了更厉害的针灸之法,这是老树发芽说不定啥时候又是大王的专用医士了,莫干山仗着卢老这个义父,还会更厉害吧。】

    “小兄弟,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两人的声音都有些唏嘘。

    他们又劝了苏昂一句,随后,忍不住看向血龟了。

    “真是好宝贝!”他们在心里赞道。

    也怪不得莫干山起了贪念,他们要不是官的话,也得下手争抢了。

    ……

    以刘英和陈楚的实力,还挡不住一百张强弓齐射。

    但是有两个掾级的官员挡在中间,不管是刘英还是陈楚,又或者是莫干山,都觉得苏昂得要服软了。

    杀官可是重罪,仅次于谋反,苏昂能有这种胆子?

    可这时,鸳鸯蝴蝶剑彻底出鞘,苏昂抬起利剑,紫色的剑锋映衬阳光更显锋锐,士卒们也爆起了杀机。

    “谁挡,谁死!”苏昂冷笑道。

    “嘁,别怕,他不敢射!”莫干山言之凿凿,盯着苏昂不屑发笑。

    陈楚也是这样觉得,刘英却蹙起眉头,盯着苏昂脸上的翠竹刺绘发愣。

    这玩意,刘英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

    “等等,你是苏子昂!带着麾下从西楚跑回来的苏子昂!顺便还宰杀了一个西楚五百主的兵马,连着太子三军都有好几人折在你手里的苏子昂!”

    “等等!别放箭!本将躲了!”

    五百主刘英大叫着退到一边。

    闻言,身为西城狱掾的陈楚就是满脸冷汗,这可是从西楚杀回来的杀神啊,要杀人那就杀了,人家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东西啊。

    而且他是狱掾,死在苏昂手里的狱掾,可是有一个老牌狱掾商镜的前科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咳咳,小兄弟您自便,本官先退开,嗯,马上退开。”

    陈楚也躲到了一边去了。

    只剩下个莫干山,脸上红一片紫一片的,他也是个狠人,压沉了声音冷笑道:“原来是苏子昂,来,杀了本医士,从而把血龟抢走,本医士敢保证,天下医士再也没人给你的麾下行医!”

    “玩狠是吗?”苏昂微笑道。

    “没错,我死了,你麾下的士卒也活不了几个!”莫干山还是冷笑。

    这话确实不假,要是没有医士看护的话,小侠突破一次的死亡率是四成,用不了几次,苏昂手底下就没人了。

    任侠的修行好像养蛊,最后活下来的,从来都是凤毛麟角。

    因此,苏昂也忍不住犹豫了。

    以后还好说,金钱和刀锋压下去,总能找到足够的医士,但这次的集体突破是迫在眉睫,要是沉星郡的医士馆罢了工,他上哪找那么多的医士去?

    没有医士的话,一次突破的死伤就有四成啊。

    苏昂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