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穿梭在影视 > 第166章 我就是个混蛋,你能拿我怎么滴吧
    史经韬冷笑着说道““别想叫警察了,如果你不想她没命的话,你就叫!”说着掏出了手机,让手机上面的照片暴露在汉克·皮姆的眼中。

    看到这张照片后,汉克·皮姆白色的脸庞变得涨红,双眼愤怒的瞪着史经韬,喝道:“你敢!”

    照片上是一个被捆住手脚,嘴巴也被胶布沾上的女子。

    这个女子他十分熟悉。

    正是他的女儿,霍普·凡·戴因!

    他拿着报警器的手已经松开,他不希望自己女儿失去性命。

    当然他也不知道史经韬并不会杀害妇孺!

    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史经韬是会干的,但并不代表他会伤害一名妇孺,这不符合他的心!

    他可以对敌人狠,可以不要脸,但是伤害妇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不会做,当年在倚天世界的时候他就严令手下士卒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

    几年来养成的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当然绑架霍普的前提是汉克·皮姆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如果汉克·皮姆可以为了牺牲女儿而保全皮姆粒子,史经韬也只能用更加简单的方法夺取皮姆粒子。

    那就是——硬抢!

    虽说汉克·皮姆手中的蚂蚁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真的到了那时候,他也只能用强硬的实力将汉克·皮姆击伤,擒获。

    “你女儿长得也不错啊!”史经韬笑着走向汉克·皮姆。

    汉克·皮姆冷声呵斥:“你要对她做什么?”

    “嗯……你说呢?男性本色,你说我会干什么呢?”

    克劳斯自然也看到史经韬手机上面的那张照片,他对皮姆粒子很渴望,但并不代表想要霍普死,他成为汉克·皮姆学生之后,对霍普那是一见钟情。

    他同样也不希望霍普死去。他说道:“史先生,我们合作中可没有伤害霍普这一项吧?”

    “那你想要皮姆粒子吗?”

    克劳斯纠结道:“想,可是……”

    “想的话,那现在就交给我就行了!”史经韬冷声道。

    “汉克·皮姆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走到汉克·皮姆面前,史经韬双眼泛着异样的光芒,低声道:“看着我的眼睛。”

    两人双目相对,汉克·皮姆双眼迷茫了起来,身子也左右晃动。

    “皮姆粒子在什么地方?”

    “在地下……”

    话还没说完,汉克·皮姆身子一震,双眼恐惧的看着史经韬,道:“你对我做了什么?”看到汉克·皮姆的样子,史经韬眉头紧锁,心道【自己睁开了?比克劳斯要难搞多了!】

    但是汉克·皮姆的话也让史经韬有了头绪。

    只见史经韬双手【势如疾风,瞬如闪电】,手指在汉克·皮姆的身上点了两下,将他穴道点住,定在原地。

    “站着别动,我去给你买些橘子!”说完,右手将他耳朵上的传感器取下,对着克劳斯一招手,道:“我们走!”

    “去那里?”克劳斯眉头皱着,跟在史经韬的身后。

    “地下室!”

    汉克·皮姆家中地下室很乱,有着不少工具以及图纸,克劳斯随手拿起一张,但是上面的图纸让他摇摇头,这些图纸都只是那几年克劳斯公司所开发的武器,并不是皮姆粒子的图纸。

    来到地下室最里面,史经韬打量了一下这四周。

    之前用【移魂大法】短暂的控制住汉克·皮姆,从他口中得到了“地下室”的信息。

    那皮姆粒子一定会在这地下室中,只是……

    这里被克劳斯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所谓的皮姆粒子的样品和图纸。

    【难道是保险箱吗?】史经韬想道。

    随后双眼看向眼前的这面墙壁,双掌运起降龙十八掌的运劲方式,同时运行起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双掌奋力的拍在身前的墙壁上。

    砰!

    只见用水泥糊起来的墙壁上裂出裂纹,一块不小得墙皮脱落下来。

    同时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扇门。

    克劳斯双眼放光,走到这里和史经韬一同将墙皮拔了下来,露出了一扇铁门,这铁门上面有着一个指纹器,需要特定人的指纹才能打开。

    史经韬说道:“去把汉克·皮姆弄下来。”克劳斯疑惑道:“为什么是我?”看了他一眼,史经韬道:“你总得出店里不是吗。”

    “好吧好吧!”克劳斯双手一摊,朝着楼上走去。

    他刚上楼,史经韬就听到他的声音。

    “霍普,你在干什么?”

    “我还要问你呢,克劳斯,你为什么这么对我父亲?”

    听到声音,史经韬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他忘了注入霍普穴道的那缕内气已经该到时间消散了,摇头笑了一笑,箭步冲上去。

    上去之后,他就看到克劳斯和霍普两人正在争抢汉克·皮姆的控制权。

    随后史经韬凌空一指点出,双手抱着汉克·皮姆的霍普身体定在了原地,因为霍普失去了力量,克劳斯带着两人摔在地上。

    朝着克劳斯笑了笑,史经韬单手提着汉克·皮姆的身体走向地下室。

    用他的指纹打开门,里面还有这一个比指纹门还要难搞的东西。

    当看到里面的保险箱之后,克劳斯眉头一挑。

    “卡本代尔!?”

    “什么?”

    “卡本代尔,1910年造,用的是和泰坦尼克号统一中的钢材。”克劳斯走到保险向前,伸出手摸了摸,道:“我那里也有着一个,看来我和老东西还是有着共同点呢。”

    史经韬道:“被废话了,能撬开吗?”

    “当然,这种钢材耐寒性一般,只要有工具和材料我就能撬开它!”克劳斯信心满满的说道。

    史经韬眉头一皱,问道:“你确定里面不会有自爆装置吗?”原电影中,也出现过这个保险箱,当时只是汉克·皮姆为了看看斯科特·朗偷窃的能力。

    若是里面真的有自爆装置的话,他们用外力将保险箱撬开,那他们所辛苦的一切可都白费了。

    “这……”克劳斯面露难色,“如果有的话,那只能靠密码了,但是我相信这个老东西是不会将密码告诉我们的。”

    “那不一定!”史经韬冷笑一声,将汉克·皮姆拖进这间房屋里,右手在他身上点了一下。

    汉克·皮姆恶狠狠的骂道:“你个混蛋!”

    “对,我就是个混蛋,你能拿我怎么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