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妙手小村医 > 1295.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这个女人很可怕


  林昊忍了一阵后,实在忍不住了,可是来软得又不行,只能来硬的。

  “苗娘!”林昊语气强硬的道:“你最好就赶紧让我好起来。”

  苗娘道:“为什么呢?”

  林昊道:“那个黑蛊师说不定会说不定会半路杀出来的,靠熊将那班家伙根本挡不住他。”

  苗娘摆手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那个家伙不来也就罢了,真要敢来的话,我绝对叫他有来无回。你嘛,安安心心的享受你的痛苦吧!”

  林昊:“……”

  苗娘又诱惑的道:“当然,你要是不想这么痛苦的话,赶紧给我下跪磕头,我或许能帮你解决痛苦的。”

  林昊咬牙切齿道:“你还说不是你对我做的手脚?终于承认了吧!”

  苗娘平淡的道:“咦,我只是说或许能帮你解决,又没说就是我下的蛊,你这人理解能力怎么这么差劲呢?”

  林昊真的很难受,而且是越来越难受,都快没力气跟她斗嘴了,所以什么都不再说,只是咬牙死忍受着!

  他还真就不信了,这个老妖婆敢把他整死!

  林昊这样想是没有错的,苗娘是冷月寒的奶妈,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论怎样,苗娘是绝不会把他整死的。不过要说整个半生不死,那就难说了。

  苗娘翘起双手,漫不经心的看风景,偶尔却饶有兴趣的看两眼难受的他,眼中露出享受之色。

  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除了那个谢艳,眼前无疑又一个,林昊真的感觉倒了血霉,才会碰上这些个变态。

  当你快乐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可当你痛苦的时候,却会感觉度日如年。

  此时的林昊,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心里也暗暗后悔,自己没事去招惹这种老屁股干嘛呢?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的行程后,车队终于抵达奥省,然后驶入了何家庄园。

  在大家将要下车的时候,苗娘见林昊还半死不活的卧在座位上,这就伸脚踢了他一下,“哎,别装死了,到地方了。”

  林昊欲哭无泪,我什么时候装死了,我是真的快要死了!

  不过很神奇,被苗娘骂了这么一句踢了一脚后,林昊身上各种难受与不适突然就消失了。

  林昊疑惑的站起来,伸伸胳膊弯弯腰,发现自己头不晕了,眼也不花了,手脚也有力气了,马上跟何心欣深入切磋个三百回合都不成问题了!

  这,真的是见鬼了!

  刚刚还要死要活的,怎么被骂一下就好了呢?

  林昊相当的纳闷,思来想去,猜测肯定是苗娘踢自己的那一脚有问题!

  不过不管这个女人怎么下的蛊,然后又是怎么解的蛊,尝过苦头的林昊已经深刻领悟了冷月寒交待的话,这个看着年轻的老女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惹的,必须得敬而远之,甚至看也不能看她一眼,否则就会怀孕似的不舒服!

  下了车之后,林昊赶紧离苗娘远远的,走到何心欣那边帮着她把车床上的何胜军推进别墅,可偏偏苗娘却是亦步变趋的跟着他,弄得他欲哭无泪。

  何胜军的情况虽然稳定,可治疗仍然得继续,所幸林昊在来之前已经准备了充足的药物,所以何胜军一进房间躺到床上,便立即给他用上了药!

  看见何胜军安稳的睡下,林昊便对一旁仍忧心忡忡的何心欣道:“心欣,不用得心,何叔叔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何心欣问道:“你会在这里一直陪着我吗?”

  林昊想了想道:“在何叔叔痊愈之前,我不会离开的。”

  何心欣感激的看他一眼,然后道:“那我们去见爷爷吧!”

  林昊道:“好!”

  苗娘这次没有再跟着林昊,只是在房间里面这儿看看,那儿摸摸,仿佛土炮进城没见过世面似的。

  林昊想想也对,罗堂庵那种山旮旯的地方,怎么能跟豪华气派的何家相比呢?苗娘要是不感觉新鲜好奇,那才奇怪呢!

  趁着她不注意,林昊赶紧拉着何心欣离开,去庄园内最大的别墅面见何洪叶。

  人老灵,鬼老精,何洪叶似乎已经猜到他们要到来,竟然已经让人沏了上好的茶在客厅等他们。

  见二人来到,何洪叶便挥退了所有下人,然后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心欣便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跟他说了一遍。

  何洪叶听完之后,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布满皱纹的眉头却拧得更紧了。

  林昊接着道:“老爷子,目前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何叔叔与谢阿姨并不是患了什么疾病,而是有人对他们下了蛊。”

  何洪叶点头道:“林昊,我们何家虽然也有医生,可是老大夫妇俩的情况显然超出了一般的医疗范围,我身边的人也没有谁董得蛊术这种东西,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林昊看了何心欣一眼,“老爷子不必见外,我也不算是外人!不过说实话,我对蛊术也只是一知半解,尽管我已经解了何叔叔身上的蛊毒,他身上的伤势我也同样能应付。但对谢阿姨体内的蛊虫,我还是有点束手无策的。”

  何洪叶道:“那该怎么办呢?”

  林昊摇头道:“老爷子不必烦忧,我已经请来了一位厉害的蛊师大拿,有她出手,相信很快就能解决谢阿姨的问题。我所担心的,是那个藏在背后的恶毒蛊师,以及这个蛊师背后的人。”

  何洪叶点头,见林昊话没说完,便示意他继续说。

  林昊接着道:“要解决谢阿姨的问题,恐怕会惊动到那个下蛊的蛊师,最后恐怕会免不了一场恶战,所以从现在这一刻起,何家恐怕就要进入全面戒备状态。”

  何洪叶再次点头道:“这个我会安排的,你需要什么,也尽可以跟心欣说,我何家上下会尽全力的配合你。”

  “好!”林昊站起来道:“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那我就先离开了。”

  何洪叶也跟着站起来,枯瘦的手握住他的手,十分惭愧的道:“之前你和心欣的事情,我承认确实对你不公平,我在这里郑重的向你道歉!”

  林昊摇头道:“老爷子言重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何洪叶仍然握着林昊的手不放道:“我何家虽然家大业大,人丁兴旺。可是对上了这样的邪魔歪道,并不是有钱有人就可以的。这对我何家而言,无疑就是一切动难,现在别的人,我也指望不上,所以一切只能拜托你了。”

  林昊道:“看在心欣的份上,我会揭尽全力的。”

  何洪叶终于放开他的手道:“好,你先去忙吧,心欣,你留一下,我还有话跟你说。”

  何心欣便留了下来,林昊返回何胜军所住的别墅,准备再去看看谢艳!这可是个危险人物,切不可在忙乱中疏忽了她,又让她整出什么幺蛾子。

  只是回到别墅后,进门遇到的第一个人却是苗娘。

  对于这个随时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下黑手的人,林昊自然是避若蛇蝎的,所以立即就想绕着走。

  只是苗娘也一下就凑了过来,拽住他道:“这个房子有很多鬼怪。”

  鬼怪?

  林昊从来都是个无神论者,所以立即就摇头道:“苗娘,你别疑神疑鬼好不好,晴天白日的,哪来什么鬼怪?”

  “不是鬼怪,是古怪!”苗娘纠正一句,然后指着四周道:“我一进门就感觉这里不对劲!”

  林昊疑问道:“风水有问题?”

  苗娘没好气的道:“我是蛊师,不是风水师!”

  林昊道:“那是哪儿不对劲!”

  苗娘道:“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林昊苦笑道:“苗娘,别打哑谜了,直接说好吗?”

  苗娘道:“蛊虫的味道!”

  林昊游目四顾,半天才道:“在哪儿?我怎么一条也没看到?”

  苗娘不屑的道:“你要是看得到的话,刚才在车上还会中招吗?”

  林昊立即就叫了起来,“你还说刚刚不是你对我做了手脚?”

  苗娘淡淡的道:“我没说不是我做我的手脚,也没说就是我做的手脚。”

  林昊:“你……”

  苗娘道:“如果你不想再像刚刚在车上那样吃苦受罪,以后就给我乖一点,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不让你干嘛千万不要干嘛!”

  “切”林昊立即不服的冷哼了一声。

  苗娘霍地一扬双手,拉开起手势道:“看来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技术了!”

  林昊想起刚才欲生欲死的痛苦感觉,心中大惊,刷地一下退到几米开外。

  苗娘朝他勾勾手指,“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林昊哭笑不得,“你手段这么高明,用得着打我吗?随便看我一眼,我就得不舒服!”

  苗娘道:“那你以后听不听我的话?”

  林昊委屈的道:“我听还不成吗?”

  苗娘这才收起了架势,然后指着旁边放的一堆行李道:“去,把我那个银色的箱子打开。”

  林昊只能听话的走过去,打开行李箱后发现里面全是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识得厉害的他知道这些容器里面装的恐怕都是蛊虫,所以并不敢去触碰,只是问苗娘,“然后呢?”

  苗娘道:“最大的黑色罐子,打开来,洒一点在门口。”

  林昊看了一眼,果然发现有一个通体漆黑的罐子,像是骨灰盅一样,伸手要去确碰的时候又刷地缩回来,迟疑的问道:“那个……我去碰的话,不会有事吧?”苗娘不屑的道:“我要是想让你有事的话,用得着弄这么多花样吗?”

  林昊想想也是,这个女人想让自己中招,根本不用别的,看自己一眼就够自己难受了,所以忙拿起罐子,掀开盖后发现里面是一些雪白的粉末,于是就倒了一点在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