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格斗巨星 > 第二十二章 以牙还牙
    听到摩尔的劝解,加上看到上课老师都已经走进教室了,汉克这个时候也只能克制住自己的怒火。毕竟要是当着老师面动手的话,有很大可能会被学校给开除,大学可没有法律规定的强制教育。

    所以他这个时候狠狠的指了一下张凌峰,然后一边看着张凌峰,一边走向自己的座位。对于他这个举动,张凌峰脸上依然是那种玩味的微笑,但是手上却动了,只见他慢慢抬起自己的手臂,同样指向了汉克。不过很快张凌峰就翻转了自己的手腕,朝着汉克勾了勾手指,那种挑衅的味道不言而喻了。

    张凌峰的这个举动,简直是让班上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家伙不认怂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主动招惹汉克,难道上次被打晕的教训还不够吗,或者是因为脑袋被打坏了才休学三个月的?

    汉克面对张凌峰的挑衅,而且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下他完全克制不住了。毕竟被一个他从来都看不起的病夫中国佬挑衅,这简直就是对于自己的侮辱,传出去还怎么在学校里面立足?

    这下汉克想都没想,直接就打算朝着张凌峰冲过来,不过上课老师明显是看懂了目前的局势,平常上课玩闹什么的,这算是美国人的习惯,更别说是这种社区大学。但是直接在课堂上面公然打架,这是任何一个老师跟学校都不可能容许的,所以他大声喊了一句:“汉克,回到你座位上面去!”

    只是这一次汉克就当作没有听到一样,还是朝着张凌峰走去,他已经打算狠狠的揍一顿这个中国佬,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跟实力!

    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汉克,张凌峰也是轻松的扭动了一下身体,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没有之前那种玩味的笑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凌厉的战意。另外一个世界没有打过徐骁西,并不代表着张凌峰就真的多么花拳绣腿是个花架子,只是因为实战经验太过匮乏,以及对于摔技跟地面技完全没有应对方式,才会输的如此之惨。

    但是十年的武术生涯,只是在拳脚功夫上面,张凌峰还是有着非常扎实的基本功。体校哪怕就是套路武术,也会受到一些散打的影响,单纯拳脚对抗张凌峰其实并不会差到哪里去,扎实的基本功在这里摆着。

    另外一个世界失败的惨痛,加上这具身体记忆中被欺负侮辱的那种愤怒,张凌峰也想要找个人来发泄一下心中那股憋屈了很久的怒气,汉克别说是撞在枪口上面了,哪怕今天他就是不找事,张凌峰也会找他事的。

    所以这个时候张凌峰也是站起身来,身上的肌肉在一瞬间就绷紧进入战斗准备了,对于汉克这种人,张凌峰今天就打算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不过就在张凌峰准备动手的瞬间,霍尔突然拦在了汉克的面前,朝着他摇了摇头,然后轻声说了一句:“这个中国佬现在已经在教室里面了,等下课教训他就行了,没必要把自己都搭进去。”

    面对霍尔的劝说,汉克他也不傻,只能狠狠的瞪了张凌峰一眼说道:“中国佬,你死定了!”然后非常不服气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就如同霍尔所说的那样,都不用等到放学了,就下课时间必须要这个中国佬明白厉害。

    汉克都坐回自己座位了,张凌峰自然也不会当着老师的面主动挑事动手,毕竟他要是主动动手被学校报警的话,后果比汉克还要严重的多,因为张凌峰还是中国人,拿的是留学签证,如果在警局里面留下校园斗殴的案底,一个操作不好说不定会被遣送回国。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桑搏教练,还有卡洛琳这个不知道真假的营养师,可以说张凌峰另一个世界在体校的时候,都没有受到这样的训练待遇,他可不想遣送回国把这一切的努力都被报废了。

    一场冲突暂时平息下来了,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上课,社区学校这种冲突很多,只要不是特别过分,一般都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峰,你刚才是疯了吗,居然主动去挑衅汉克,这下麻烦大了!”

    怀特这个时候一脸紧张的朝着张凌峰说了一句,刚才张凌峰对于汉克的挑衅举动,他看在眼中简直就是惊呆了。要是张凌峰选择认怂装死,可能赔点钱挨顿打可能就完事了,现在这种架势,汉克是不可能轻易放过张凌峰。

    听到怀特恐惧的话语,张凌峰只是淡然一笑,很多人之所以会被一直欺负,就是因为不懂得反抗,你都这么好欺负了,别人不欺负一下都觉得自己亏大了。特别是对于汉克这种人,本来在美国就有华人软弱的印象了,张凌峰无论怎么忍让,都只会让他们欺负的更狠。

    就如同之前自己重生这具身体一样,就是被汉克随便找了一个看不顺眼的理由,就直接朝着头部重击的两拳。以当时这具身体的素质,可能两拳可能造成的后果,远远不是被打晕这么简单,不然张凌峰也不会来到这具身体上面。再怂人都要被打死了,还认怂有什么用?

    并且张凌峰一直都很欣赏一部格斗电影里面的台词,那就是“怕,你就会输一辈子。”

    看着张凌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怀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犹豫了一下之后,他拉起自己裤脚从袜子里面摸出两张一百美元的钞票,然后递给张凌峰说道:“我这就只有两百美金了,还是今天早上他们从我身上没搜到的,只要你把之前躲掉的五百美金给了,估计他会原谅你的。”

    “你脸上的伤是他们打的吗?”

    张凌峰没有接过钱,而是朝着怀特反问了一句。

    怀特哀怨的点了点头,然后把钱塞到张凌峰手中:“给你了,我就这么多了,其他就只有靠你自己想办法了。”

    面对怀特这白胖子的举动,张凌峰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他直接把怀特拿钱的手推开,然后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死胖子,你记性还真差,这么快就忘记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了?这句话我再重复一遍给你听,那就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而且这一次,还不知道谁要谁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