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超时空代购大王 > 第131章 死妖精要搞个大新闻
    陈哲浑身激颤个不停且难以自已,但心底却冷静地断定这绝非安馨本人操作的转账行为,绝对不是安馨,绝对不是安馨,绝对不是安馨!

    那么究竟是谁在操纵安馨的银行账户?

    是一个,还是一帮神秘人?

    这个(帮)神秘人怎么会有安馨的卡号和密码?

    安馨的银行账户上什么时候平添的百万巨款?

    这个(帮)神秘人为什么会通过安馨的账户给我转账?

    难道是要利用安馨和我的账户来进行洗钱的犯罪活动?

    岂不是说我的这一张农行卡账户信息不安全了?

    那么我的其它银行账户信息是不是也不再安全了?

    还有,农行提示短信里的这个安馨,有没有可能是同名同姓的某个人?

    ……

    这一会儿工夫,陈哲的脑海里飞速闪过一连串疑问。

    他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抖抖索索地戳了好几下,才终于戳中左上角那个返回箭头标志。

    手机短信列表里,剩下两条未读新信息都是中国银行的提示短信,点进去一看,居然都是安馨的中国银行借记卡账户的变动信息。

    早晨7点12分,有个叫李卫星的人通过网银给安馨跨行转账了1980000.00元。

    早晨7点15分,有个叫冯亚红的人也通过网银给安馨跨行转账了2150000.00元。

    就在此时,手机滴滴两声,又有中国银行发来的一条提示短信,内容是于08:03通过网银跨行转出2500000.00元,目前的账户余额是1630619.76元。

    2001年安馨失踪之前,她没有办过任何一家银行的信用卡,她也总共只在三家银行有过储蓄账户开户记录。

    在邮政储蓄银行开户的仅仅是存折而没有借记卡,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安馨毕业后得到第一份正式工作时,当年就职的单位统一办理用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

    那个年代里银行卡才刚刚出现没几年,还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普及使用,当时很多人在各家银行开户之后拿到的就只有一本存折,后来这本存折就被安馨专门用来存私房钱。

    在建设银行开户的是存折加借记卡,这也是安馨失踪时就职的那家单位统一办理用来发放工资和奖金的。

    安馨已经失踪十五年了,但她的户籍还在并没有被注销,而且也没有被公安部门宣告死亡,甚至陈哲每年还以自由职业者的名义替安馨缴纳社保费用,周围亲近和贴己的人都知道,这是陈哲心头永远萦绕的一种念想。

    2006年那阵子,全国范围内开始逐步更换第二代彩色身份证,鉴于第一代黑白身份证以后会失效的考虑,陈哲便拿着安馨的身份证,将她在邮储银行和建设银行里的存款悉数提取了出来,然后全部交给了岳父母老两口。

    除此之外,小夫妻俩当年还以安馨的名义在中国银行办理了一张单独的借记卡,用来给现在的这套房子缴纳水、电、煤气、固定电话和有线电视的费用。

    今天早晨,银行短信提示账户信息有变动的就是这张卡,这张卡在当年办理时却是跟陈哲的手机号码进行绑定的。

    在安馨失踪的十五年里,陈哲一直就是用这张中行银行卡代扣代缴每个月的各种费用,一年当中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往这张卡里存个千把块钱。

    在今天早晨之前,这张中行卡里的余额是619.76元,莫名其妙的被转入两笔巨款,紧接着又转出一笔巨款之后,目前的余额是1630619.76元。

    这张卡里的一百六十三万多元如果仅仅只是,用来缴纳水电煤气、固定电话和有线电视费用的话,按照这些年的缴费情况,未来一百六十多年是根本不用愁了。

    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有掉下来的也必定是砖头。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陷阱?

    难道要报警?

    不妥!绝对不能报警!

    陈哲立刻否决了报警这个念头,一旦报警,自己所有的银行账户信息必将被全部监控审查,这几天私下变卖黄金的行为自然就无所遁形了,那就是自找倒霉了。

    周日如果能把那块和田玉籽料顺利卖出去,几个亿的暴发收入就将成为众矢之的,说不定还要为此惹来无端麻烦。

    只能是既受之,则安之了。

    安馨那张中行卡上的意外之财,老子分文不动不就是,大不了还是每隔一两个月照常存个千把块钱,供代扣代缴各项费用。

    至于从安馨卡上转到自己农行卡的钱,要不就正常使用,嘿嘿,法律上还有个善意第三人的说法哩。

    思虑及此,陈哲心中一片澄明,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心态也慢慢平和了起来。

    “老板真是孺子可教也,不迂腐,胆子大,不枉本仙女一番煞费苦心和辛苦忙碌,哈哈,噢耶!”

    陈哲脑海里突然浮现一道意念,卧槽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呦尼马勒戈壁的,是你这死妖精搞的鬼?卧槽!”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

    “哎,死老陈,你这鸟人好像有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节奏哎?”

    死妖精瑶瑶觉得老委屈了,刚才还尊称老板,这下立马改口死老陈和鸟人了,可见脾气不小啊。

    “你麻痹的,你这是严重犯罪行为知不知道?赶紧给老子弄回去,老子会被你害死的!”

    “吊毛!”

    “哎呦我勒个去,你这死妖精都是从哪学来的这些脏话?”

    “就是跟你学的呀!”

    “滚!你个死妖精,你也要守基本法好不好?你麻痹的搞这么一个大新闻,最后让我被法律制裁一番?”

    “哎呦喂,你老人家这个逼装得可以打六十四分,剩下三十六分双击666发给你,呵呵,刚才还心安理得的想钻善意第三人的法律空子,现在又是守法好公民了?”

    “卧槽,我怎么就不是守法公民了?你讲这个话是要负责任滴!”

    这个涉及到原则问题和人品道德,必须旗帜鲜明针锋相对。

    没想到死妖精丝毫不给面子,直接列举道:

    “呵呵,违反《金银管理条例》,逃避人民银行的监管,私下多次交易数量极大的黄金产品;违反《枪支管理法》和《刑法》,非法持有、私藏马牌撸子驳壳枪三八大盖等枪支以及弹药,老板你事大了,加起来起步二十年……”

    陈哲在自己脑海里,立刻回了一道语重心长的询问:“瑶瑶,能不能说一下你是怎么搞来这几百万横财的,手尾干净不?应该不会留下什么隐患或者蛛丝马迹吧?”

    估计外星活**瑶瑶同志有点懵逼了,这特么答非所问也太跳跃了,貌似居然无言以对,银河系里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