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的小白脸 > 第339章 烧又烧得很
    这一顿饭注定不能安稳,两人久别重逢,干菜烈火正在燃烧,烧得空气都暧昧了。

    不过,柳芷晴烧得很内敛,作为霸道总裁,她是不可能承认自己在骚的。

    “给我好好吃饭,不准讲什么狗尾巴!”柳芷晴给了楚河一拳,让他安分点。

    “好好,不讲了。”楚河亲了她脸蛋一口,收起骚心思,毕竟狗尾巴还是太难为情了,不能请求柳芷晴。

    两人把饭吃了,跟老夫老妻一样坐着看电视,一直说个不停。

    柳芷晴说她公司的事,楚河则讲了在剧组里的趣事,明明是不相干的两样事,但愣是串在一起讲,还不违和。

    最后,楚河提到了自己的师父邵明华。

    “邵老先生投资了五千万,是最大的一笔个人投资,我得去帝都感谢他,然后回家跟你过年。”楚河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他想尽快去帝都,拖着不好,而且还会耽误了年关。

    柳芷晴点头:“邵夭夭的爷爷不是普通人,他这么重视你,你是要好好感谢他。”

    柳芷晴也不是普通人,所以嗅觉很敏锐,猜到邵明华不简单了。

    而且她还猜多了一手:“邵明华对你不仅仅是好了,而是太好了,我感觉他有什么目的。”

    商人的直觉很准,柳芷晴作为大总裁就更准了。

    不过楚河不信,捏着她的脸道:“人家能有什么目的?我又没啥利用价值。”

    柳芷晴脸被捏扁了,嘴唇也歪了,嗯嗯啊啊道:“可能跟邵夭夭有关……你放手啦。”

    她打开了楚河的手,楚河笑出声:“你也太敌视邵夭夭了吧?这跟她有个锤子关系哦。”

    “总之你记住,如果你敢跟邵夭夭鬼混,我……”柳芷晴停了一下,思考如何威胁更有威慑力。

    楚河打趣:“你就把我日了吧。”

    “我呸!我就嫁给别人,给别人生孩子!”

    “哇,你也太狠了吧?跟烟烟学的?”

    “你管我,好了,睡觉!”

    夜已经深了,两人聊了大半天,这才发现都深夜十一点了。

    楚河耸肩:“我又睡地板?”

    “不然呢?”柳芷晴气汹汹,“不准使坏,我这次有防备了!”

    她跑去给楚河铺了个地毯,然后钻进了自己被窝,特意离楚河这边远远的,这样就算滚几圈也不会滚下床去了。

    楚河无奈,这个傲娇怪吧。

    他不抗议,跑去洗白白,睡觉就睡觉,毕竟他今天才回来,也着实是累了。

    一顿洗澡,出来后房子里寂静无声,柳芷晴已经缩在被窝里一动不动了。

    她自然没有睡着,甚至听着浴室的水声胡思乱想,一会儿暗骂一会儿脸红,还想起上次自己给楚河的跤。

    真的大啊。

    这时,脚步声传来,楚河进来了。

    柳芷晴鬼使神差闭上了眼睛,莫名其妙开始装睡了,连睫毛都不动一下,装得贼像。

    楚河凑过来看她,轻轻一笑:“竟然睡着了。”

    柳芷晴心尖一荡,又紧张又期待:他会干什么?

    不对,我该睁眼了,不然他会占便宜!

    柳芷晴心里大叫,但始终没有睁眼,就是偷偷捏紧了手指,呼吸尽量保持平稳。

    楚河看了她一会儿,伸手帮她把头发抚平,然后低头亲了一下她额头:“傻丫头,累坏了吧。”

    柳芷晴当了两个月工作狂魔,不累是不可能的,楚河真以为她累了,所以早早入睡了。

    柳芷晴心里一暖,紧张消了大半,越发期待起来。

    终于,楚河掀开了被子。

    柳芷晴浑身一滞,心脏都要停止了,她感觉楚河的气息进入了被窝,这个变态钻进来了!

    快睁眼!

    柳芷晴又在心里大叫,但依然没有睁眼,仿佛眼睛不受控制一样。

    很快,她被楚河搂住了。

    楚河刚洗了澡的身体还热乎乎的,紧紧抱着柳芷晴,令她几乎要眩晕了。

    完了,他一定会干禽兽不如的事的!

    柳芷晴偷偷咬嘴角,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不是生孩子,就随便他好了,反正都到这一步了!

    而且,理论上自己睡着了,根本不知道楚河对自己干了什么,所以相当于他啥都没干!

    如此一想,柳芷晴安稳了两分,来吧!

    然而,楚河抱紧她,只是轻轻吻了吻她脸颊,然后宠溺地揽入怀抱,不再更进一步了。

    他甚至都没有故意碰自己的胸部,完全就是一番宠爱的模样,哪里有半点邪念?

    柳芷晴完全不紧张了,心里暖洋洋的,同时暗自吐槽:这个变态,这个时候反倒绅士了!

    没一会儿,绅士楚河竟然睡着了,呼吸打在柳芷晴耳边,令得她痒痒的。

    灯已经关了,房间里一片宁静。

    柳芷晴偷偷睁开眼睛,感觉楚河的胳膊在自己脖子上,把自己揽得紧紧的,暖暖的。

    柳芷晴忽地心里发软,轻轻抱了抱楚河强壮的胳膊,跟个可怜的小女孩似的。

    “这个家伙……”她自语一声,缓缓扭转身体,正面看楚河。

    楚河动了一下双手,继续搂着柳芷晴。

    两人面对面呼吸,距离不过几厘米。柳芷晴心跳开始加速,黑暗中脸色发红,虽然看不清楚河的脸,但却仿佛被楚河凝视着一般。

    柳芷晴不由自主往上探了一下脖子,亲了楚河嘴唇一口,然后又羞得低头。

    最后,她心满意足地睡去,反手把楚河抱得更紧。

    翌日,大清早的,宿舍里传出羞愤的咆哮:“楚河,把你两块电池的手机拿开,顶到我了!”

    “不是,你自己抱这么紧,我拿不开啊!”

    “变态!”

    “我还变态?你的手抓了我一宿,我半夜醒来就发现了,你搁这儿一鸟在手千鸟在林呢?”

    “去死!”

    两人从床头打到了床尾,打得那叫一个惨烈。

    最后楚河鼻青脸肿认错,委屈吧啦地做起了早餐。

    “哼,下次再敢上我的床,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柳芷晴在后头警告,眼中又得意又开心。

    “怎么感觉我才是受害者?你昨晚是不是在装睡?”

    “呸!我干嘛装睡?我只是太累了,谁知道你那么变态,洗了澡就来抱我,不要脸!”柳芷晴完全占据了上风。

     “嗯?我是半夜太冷了才上床抱你的啊。”楚河表示疑惑。

     “你明明是洗了澡就来抱的!”柳芷晴得意洋洋,然后忽地醒悟,瞬间脸红成大番薯—楚河在套路自己!

     楚河抱着手抖腿:“继续装,你个皮女孩,骚又骚得很,弄你又不肯,我佛了。”

    “啊啊啊啊,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