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翊神相 > 第两百四十七章 长明灯
    看着这些无根的血煞之气往密道追去,沈翊知道还得解决这个麻烦才行,否则对米毅然等人也是一件麻烦事。

    不过他此刻浑身乏力,体内真元所剩无几,小青丹只能用来治疗伤势,不能恢复真元。

    到不是说,真经之中没有能够临时增加真元的丹药,只不过,所需的药材实在太贵了,而且有几种药材,根本已经绝迹了。

    “要是龙晶还在的话,就可以使用龙晶来快速恢复修为了!”

    沈翊如是想到,马上他灵光一闪,龙晶粉末也是龙气凝结的产物,是否可以用来恢复真元呢?

    想做就做,他从空间中取出一丝粉末,但他又为难了,这玩意不知道怎么使用啊,难道吃进肚子里?

    正在这个时候,沈翊突然发现那些血煞之气,居然都朝他聚集,目标正是他手里的龙晶粉末。

    但由于沈翊带着强大的五帝钱,那些血煞之气好像遇到了天敌,都只能围在外面,靠近五帝钱的范围就被消磨了。

    不过,这些煞气只有本能,虽然一直被消磨,但还是前仆后继,于是片刻功夫后,现场的血煞之气就被消磨了一半。

    沈翊感到很新奇,但五帝钱的能力场也因此掉了不少,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到底跟智随讲好了,要是把废品还给智随,他脸上也无光。

    于是,他取了一些龙晶粉尝了一下,一股纯和的灵气,顺着喉咙流到胃里,随后进入丹田,瞬间就补充了至少四分之一的真元。

    沈翊都惊到了,他没想到芝麻一点的龙晶粉,居然能够补充这么多的真元,超乎了他的想象。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龙晶可是龙脉之气凝结的产物,哪怕只是一点粉末,拥有这么大的效果也是正常的。

    补充了四分之一的真元,沈翊觉得已经够用了,而且龙晶粉作用迅速,遇到危险再使用也来得及,这种宝贝可是用一点小一点,能省则省。

    没了龙晶粉的吸引,那些血煞之气又开始追踪新的目标,沈翊可不会让它们再走了,凌空画了五雷破邪符,祭出之后,便把这些煞气给消灭了。

    也不知道张振业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沈翊直接把金贤的尸体收了起来,等回去后,再查看战利品。

    不过,杀了金贤之后的功德点数,就已经让他心里乐开了花,现在他的功德点数,居然已经破了1000大关。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金贤身上背了多少罪恶。

    之后,他又把不远处的袖中剑收起来,袖中剑这回可帮了他大忙,但使用之后不能自动收回,无疑是一个大麻烦,看来他要尽快把袖中剑祭炼到大成境界。

    沈翊准备前往密道,刚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把当初得到的文昌塔拿了出来,当作是战利品。

    当初得到的文昌塔和玉钥匙,沈翊认为肯定和地宫有关,但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清楚两件东西的作用。

    之前米毅然说找到了一只玉制盒子,让他猜测玉钥匙会不会就是打开盒子的工具,但由于没见到玉盒,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只是有一点又说不通,玉钥匙上还刻有文昌塔,照理说,文昌塔的历史没有那么久,或许,玉钥匙上刻的塔只是看起来和文昌塔类似吧。

    另外,文昌塔的作用他就不得而知了。

    这两样东西,沈翊不方便拿出来,向米毅然打听,于是正好趁这个机会,把文昌塔拿出来,向米毅然打听情况。至于玉钥匙,他就不想拿出来了。

    笔记上的密道,位于其中一间厢房中的石桌下面,同样也是一个只可供一人出入的洞口。

    沈翊进入进入之后,顺着密道前进,一路上除了密道难爬一点,并没有遇到其它意外。

    当爬到密道出口时,他喊道:“张大哥,你们在外面吗?”

    “老弟,没事吧?”张振业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事。”

    沈翊爬出了密道口,就有灯光照了过来。

    只有张振业一个人快步走了过来,见沈翊身上没有什么伤痕,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问道:“金贤在后面吗?”

    “他已经死了!”沈翊摆了摆手,本来他不想说的,毕竟他以一已之力,除掉相师巅峰的金贤,说出去都没人信,但相信不久的将来,金贤死亡的消息肯定会传出来,到时张振业肯定会知晓。

    既然早晚会知道,他还不如现在就说。

    “什么!你把金贤杀了?!”张振业顿时目瞪口呆。

    沈翊笑了笑:“主要还是他大意了。”

    他其实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金贤之前要用那一招,因为以金贤的实力,他根本没有那么容易能够杀得了金贤,拖久了明显对金贤更有利。

    也许,金贤是担心出现意外,所以才使出那招吧!

    沈翊也只能这么想了,却根本没想到,金贤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他胆小怕死的缘故。

    张振业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半响,他拍了拍沈翊的肩膀:“老弟,幸亏我这么早认识你,否则将来就没有和你结交的机会了。”

    “言重了。”

    沈翊呵呵一笑,他不想多谈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对了,其他人在哪呢?”

    “我让他们先去安全的地躲一躲,没想到老弟你这么厉害!”这个时候,张振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沈翊说:“咱们现在去找他们吧。”

    张振业带着沈翊去见米毅然等人,见沈翊手上还拿着一座文昌塔,好奇之余便问了起来。

    沈翊说,这是他从金贤那里得到的战利品,但不清楚用途,金贤为什么有这座文昌塔,他觉得挺奇怪的。

    张振业也觉得奇怪,要过文昌塔查看,发现并没有什么气场,充其量只是一件古董而已。他也只能猜测,或许有其它用途。

    密道出来之后,是一个小山洞,张振业带着沈翊走了三五分钟,来到一个有些宽阔的石室。

    一路上,沈翊发现了这里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便向张振业打听是怎么回事。

    张振业告诉他,这里也是郑兴王的墓地,应该是郑兴王的手下在此活动过。

    当张振业和沈翊到达时,米毅然等人紧绷的心弦都松了下来。

    米修杰连忙询问金贤有没有追上来。

    张振业抢先回道:“金贤被沈老弟用秘法阻住了,咱们暂时不用担心他跟过来。”

    沈翊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张振业为了他好,之前山猫的叛变,虽然有了解释,但其中有些事情,怎么解释都可以,让双方之间产生了些许隔阂。

    米修杰哈哈一笑:“你们看,我就知道沈师很厉害。”

    沈翊笑了笑:“你们有什么发现没?”

    “当然有发现了,而且还是大发现。”米修杰说话的时候,异常的兴奋,笑得脸都快歪了。

    这让沈翊和张振业很好奇,随即大家带到了一个石室。

    沈翊定睛一看,发现在石室中间,有一具棺材,棺材很庞大,周身金光闪烁的,看起来像是金子打造的。而且棺材表面镶上了诸多的宝石,显得无比的华贵。

    沈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也稍稍被这具奢华的棺材镇住了,半响,他有了一些猜测,当初他在认为是郑兴王的墓室中,找到了一具石棺,但石棺内部,除了一小撮头发外,根本没有任何的尸骨,当初他认为头发有用,还收了起来。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障眼法,郑兴王真正的墓室可能在这里。

    于是,他看向米毅然:“这是郑兴王的棺材?”

    米毅然摇了摇头:“棺材打不开,只能说可能是郑兴王的埋骨地。”

    沈翊正准备开口,就听米修杰说道:“沈师,重点不在这具棺材,而是那边的那些箱子!”

    沈翊顺着米修杰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里堆了至少二三十只箱子,这些箱子都是用木头打制的,因为年代太久远,一些箱子已经被腐蚀了,箱子破碎,里面装的东西的露了出来。

    “金银珠宝,富可敌国!”米修杰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带着沈翊来到放在旁边的一只只箱子前,激动的说着;“这里面不是黄金,就是珠宝,您看看,能值多少钱?”

    沈翊听闻,顿时一怔,石室里的箱子至少有二三十只,要是这些箱子里都是金银珠宝,肯定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米修杰兴奋地说道:“传闻是真的,郑兴王带走的金银珠宝的总价值有两三百万两白银,应该都在这个地方了!而且,金银还好说,珠宝可都是古董了,说它们价值连城不为过吧!”

    沈翊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准备怎么拿出去呢?”

    “呃……”米修杰有些傻眼,因为这里被沧海的人也看上了,如果单单靠他米家的能力,肯定不足以安全地把这些金银珠宝带出去,如果请求官方支援,这些财富,显然就不可能由他们几个分了。

    张振业笑道:“每一个行业都有潜在的规矩。像这种情况,让官方处理,在规矩范围之内,也是有奖惩的。比如说考古,如果没有物质的奖励,没有足够的保障,那么藏私事情会经常出现,只不过这种奖励保障没有公开而已。”

    “好吧,不过让他们捡些现成的,多少有些不爽!”米修杰撇了撇嘴。

    米毅然训斥道:“说的好像你做出多大的贡献似的!你的作用,跟拖油瓶相比,没什么两样!”

    米修杰闻言心里有些憋屈,但他又无从反驳。

    沈翊没有管箱子里的财物,相比之下,他对棺材里的情况,更感兴趣一些。

    他走到棺材前,打量四周,马上,他就有了一个发现,在棺材的一角,有一个凹槽,凹槽的大小他非常眼熟。

    沈翊的动作引起了张振业的关注,他也一同走了过来,看到那个凹槽,他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像不像是文昌塔的底座。”

    “应该是的。”沈翊想了想,便把文昌塔放了进去,果然严丝合缝。

    “咦,这玩意是哪里来的?”米修杰非常好奇。

    沈翊简单解释一下,手上用力转动文昌塔,随着文昌塔的转动,他听到了棺材那边的异响。

    “行了,棺材应该能够打开了。”张振业也听到了异响:“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算一卦吧。”

    大家对此没有意见,张振业也算了一卦,结果显示没有危险。

    沈翊走到棺材前,体内真元运转,单凭只手之力,就将这棺材盖给掀开了。

    棺材盖只是被掀开一角,就见里面居然有光线传出来,把大家吓了一跳,以为是什么机关。

    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动静,沈翊这才把棺材盖移开,这才发现,原来光是由一盏灯发出的。

    “长明灯!”张振业惊呼了一声。

    “不是吧,真的有长明灯这种东西!”米修杰乍舌不已。

    如果是在农村等地区出生的朋友,应该会知道,棺材后点长明灯或长生烛,那是不分昼夜长燃之灯。传说是用来替亡魂引路,照亮着通向阴间的路,让他们不会迷路。

    一般来说,家中有人去世,一般亲属都会在其头顶点灯和在脚尾点灯,这样是为了给亡人照亮道路,也有人说是为了寻找到天堂的出口,而负责守夜的人一般要及时点灯,不能让灯灭掉,否则亡者会迷失方向,然后对家人和后人们的运势都有影响,所以一般守夜的人不会让长明灯熄灭。

    当然,古代君王墓中的长明灯就不太一样了,据说能够千年不灭。

    至于长明灯可以千年不灭的原因,有人猜测是因为长明灯在墓门关闭前点燃,墓门封闭后,里面的氧气迟早会耗尽,长明灯缺氧一定会熄灭的。

    古人在制作长明灯时,会在灯蕊旁边,在水中浸泡一点固态白磷,在千年的时间里,水分不断蒸发,白磷暴露出来。

    千百年后只要有人进入墓室,必然带进来新鲜空气,那么就会引燃在正常状态下会发生自燃的长明灯,这也就是为什么盗墓者进入长达数千年的古墓时,长明灯依然亮着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