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超级无敌战舰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无限循环
    看见眼前这个小小身影,燕飞激动不已,在他醒过来之后的这么长时间里,他终于看见了一个活人,听见了其它的声音。也许他离开这个诡异世界的办法就在这个小小身影上。只是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幼小,应该是个小孩子,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刚刚躲在哪里,自己找遍整个傣族山寨都没有发现他。

    燕飞刚想要出口喊对方,但是又怕这是自己在寂静的环境中呆久了产生的幻觉。于是他慢慢的向前走,慢慢的靠近地上的小身影。那个小身影没有发现正在靠近的燕飞,依然前后摇晃着身体,嘴里哼着不知名小曲,手上在地上拨弄着什么东西。

    燕飞越是走近,心中就越是激动,生怕眼前这小身影会忽然消失。他伸出右手,慢慢靠近地上小身影的肩膀,到了最后,他的右手终于拍在了那个小身影的肩膀上后,右手顿时传来真实的触觉。燕飞终于确定,眼前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他的幻想。

    随着燕飞右手轻轻拍下,那个人浑身一震,停止了哼唱小曲,身体也不再前后摇摆,甚至就连在地上拨弄东西的手也停了下来。他慢慢的站起身来,果然他的身形非常娇小,一看就是个小孩子。

    那小孩子站定身子,然后以非常缓慢的动作回过头来。看看小孩子慢慢转动的头部,燕飞心中非常激动。他能不能安全离开这个诡异世界的希望就在这个小孩子身上了,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

    在燕飞的期望中,小孩子终于完全转过头来。但是当燕飞看清楚小孩子的脸后,他心中一惊,右手快速离开小孩子的肩膀,身子不停后退,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燕飞并不是外貌协会的人,对人的美与丑并没有看得多重,他虽然喜欢美女,但是也不歧视长得丑的人,但是面前这个小孩子却无法以美或者丑来形容,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脸。在小孩子脸部所在的地方,没有人类的五官,而是一个漆黑的黑洞,那个漆黑的黑洞还在慢慢的旋转,看起来非常诡异。

    燕飞被那小孩子脸上漆黑的黑洞吓到,所以才不由自主的放开了自己的手,后退几步,嘴里准备问出去的话也缩了回来。那小孩子看向燕飞,没有发出声音,他脸上没有嘴,也不知道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他没有脸,也没有眼睛,但是燕飞却觉得小孩子在看自己,那种感觉非常怪异。

    燕飞看着面前黑漆漆的黑洞脸,心中有些发寒,不过这个世界非常诡异,出现一个黑洞脸小孩子好像也能接受。只是他能不能从这个诡异世界出去的希望很可能就在这个黑洞脸小孩子身上,他还是准备问出自己的问题。但是就在他准备问出自己问题的时候,就发现那小孩子的脸上黑洞开始了变幻。

    不断旋转的黑洞中,忽然出现了细微亮光,像是星系图一样勾勒出一个星系宇宙的完整,然后里面的星球变幻,沧海桑田,物种进化,开始演绎各种神奇事件。

    燕飞看着那个不断变幻的黑洞,注意力不知不觉就被吸引进去。他看着黑洞演绎的画面,像是在看一场电影一样,只是那种感觉却比看电影来的更加真实,就像自己在亲身参与一样。

    燕飞看着黑洞中演绎出来的画面,时间流逝,那些画面中慢慢的出现了燕飞熟悉的场景。看着这些场景,他长久以来积压在心中的不解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许多以前一直迷迷糊糊的想法也得到解答。越是看到最后,燕飞的表情就越是夸张,他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的得到解答,随着不断知道答案,他的嘴巴就越张越大,到了最后,他知道了一切,但是他完全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

    而就在燕飞从黑洞演绎的画面中了解了所有真相的时候,那个小小的身影居然开始快速融化,然后变成一缕缕黑烟融入周围的白雾中,那一缕缕黑烟马上被白色的浓雾同化,消失不见。而就在这时,周围的白雾一阵荡漾,一条黑影忽然从里面冲出来,一把抓住燕飞的右臂。

    燕飞正在震惊中,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被黑影抓住手臂。他大吃一惊,右臂用力,就要挣脱出来。谁知道那黑影力量大得吓人,他抓住燕飞右臂,用力一扯,居然就将燕飞的右臂活生生扯了下来。

    燕飞惨叫一声,断臂处鲜血喷涌而出。就在他忍住疼痛即将展开反击的时候,那黑影一掌闪电般击打在燕飞太阳穴处,燕飞身体一震,头顶一阵剧痛,然后浑身无力,慢慢的倒在地上。

    那黑影忽然出击,一下子将燕飞击倒在地,展现了强悍的实力。燕飞虽然失去了战斗力,那个黑影依然没有放过燕飞,他上前一步,一脚踢在燕飞脖子处,将燕飞脖子踢断,燕飞顿时脊柱断裂,彻底死去。

    燕飞刚刚醒来的时候不断在路上跑来跑去,已经大大消耗了他的体力,加上刚刚在小孩子黑洞脸中看见画面的震惊,使得他没能集中注意力,无法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结果一下子被黑影击杀,死得窝囊无比……

    而随着燕飞不甘的闭上双眼,他心中一个激灵,忽然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燕飞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在那个诡异的梦中,他被一个忽然出现的黑影击杀。

    清醒过来后,燕飞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浑身冷汗淋漓,这算得上是他做过的最恐怖的噩梦了。他坐起身来,开始查看四周环境。忽然间他浑身发寒,因为他发现房间里面依然笼罩着浓浓的白雾,在白雾中,他的视线距离不超过两米,房间的一切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燕飞心中莫名紧张,他几步跨出房间大门,就发现外面的世界白茫茫一片,只能看清楚两米内的东西,两米之外的建筑就隐藏在白雾之中,若隐若现。他来到旁边的温柔房间,开始敲门。可是依然没有人来开门。他再次撞击房门,进入房间里面,就发现里面虽然有着温柔的一些日常用品,却依然不见温柔的踪迹。

    燕飞呆呆的站在房间,半晌后,他才开始寻找山寨里面其它人的踪迹。同之前一样,山寨里面的所有人,甚至就是动物和家禽也全部消失不见。密林里面的昆虫和飞鸟,也听不见它们的叫声。眼前的一切,都和他在梦中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燕飞开始感应无人机分身,同样无法联系上无人机分身。他开始感应通用空间,无法感应通用空间,更不用说打开通用空间了。就像他失去了无人机分身一样。

    燕飞开始陷入深思,他已经完全不清楚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情况了。如果说自己现在是在做梦,那么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自己正在做梦呢?一般来说,发现自己在做梦的时候,那个人应该就会醒过来的吧!何况自己之前做梦的时候被人击杀,然后醒来,难道自己醒过来之后还在做梦?做的是梦中梦?

    燕飞将左手手臂举到眼前,然后右手伸出手指一弹,左手手臂顿时传来剧烈的疼痛。这让他相信自己没有在做梦,因为做梦是无法感受到疼痛的,而且做梦的人是无法有他这样的逻辑思维能力的。

    接着燕飞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在他被杀死的那个梦境中,他曾经看见一个唱歌的小孩子,那个小孩子脸上是个黑洞,黑洞中能演绎神奇的画面。他从那个黑洞中得到了很多的信息,那些信息让他明白了所有一切的真相,让他大彻大悟。可是在醒来后,他能够记得梦中发生的其它任何事情,但是在这个小孩子黑洞脸中看见的画面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这种感觉和燕飞之前睡着就会做梦,但是醒过来之后就会忘记梦中的内容一模一样,这让他怀疑之前屡屡被忘记的梦是不是就是自己遇见那个黑洞脸小孩子之后发生的事情。

    燕飞仔细回想,就发现他记得被杀死那个梦中的一切,包括被那个忽然出现的黑影杀死的所有细节,只是对黑洞中演绎的画面内容全部遗忘,没有任何记忆。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并不能确定自己被黑影杀死那次是不是在做梦,因为里面的内容实在太真实了,并不像是一般的做梦。如果之前那次不是做梦的话,那么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呢?难道自己已经成为鬼了吗?

    燕飞心中越发的疑惑,他按照记忆来到山寨最上方的巨石处,希望在那里再次找到那个黑洞脸小孩子。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在那里空无一人,根本没有小孩子的踪迹,也没有人在哪里唱歌。他心中一动,看向脚下,就发现在小孩子蹲着的地方写了一些字,但是这些字上面多出了几条深深划痕,生生把小孩子写的字给破坏掉了,让他看不清到底写了什么内容。他被杀死前只顾着看黑洞中演绎的画面,却没有注意到小孩子在地上写的东西,只是现在这些字已经被人破坏掉了,实在有些可惜。

    到了这个时候,燕飞已经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了。如果之前被杀死是梦的话,那么这个地上出现的字和划痕又怎么解释呢?难道上一个梦境的环境可以转移到下一个梦境?或者梦中的环境可以出现在现实世界中?

    燕飞想了一下,开始复制被他杀死那次的所有行为,他在傣族山寨里面到处寻找,然后试图驾驶旅游中巴车离开这里,没有成功后沿着公路外出,结果再次回到原点,接下来又重复了几次,然后再次来到巨石前,依然没有在那里发现黑洞小孩,也没有听见那里有唱歌的声音出现。

    燕飞就觉得有些失望,而就在这时,周围的白雾一阵荡漾,一个黑影再次从白雾中出现,向他发动偷袭。燕飞上次在这里被杀死,所以这次小心谨慎,一直观察着周围的变化,所以那个黑影一出现就被他发现了。他一脚踢出,正中黑影胸口,但是黑影身体犹如钢铁,他的一脚居然只是将黑影震得微微后退。

    燕飞看过去,就看见了偷袭自己黑影的相貌,但是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因为那个忽然出现并偷袭他的黑影居然就是他本人。只是偷袭他的燕飞面无表情,而且右手被人扯掉,鲜血淋漓,脖子歪裂,分明就是他上一次被人杀死时候的样子。

    燕飞忽然看见死去的自己偷袭自己,心中非常震惊,手上动作顿时慢了下来,那死鬼燕飞却没有犹豫,他再次上前,一抓抓住燕飞喉咙,扭断了燕飞喉骨,再次杀死燕飞。

    房间里,燕飞忽然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额头冷汗淋漓,背心全是冷汗,看起来惶恐无比。

    燕飞坐在床上,眼里满是疑惑的表情,明显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过了好一阵,他才清醒过来。然后就发现房间里面依然弥漫着浓浓的白雾,他的视线依然看不出两米以外。

    燕飞就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现在处于什么状态。在之前疑似做梦的状况下,他已经连续两次被人杀死了,而且第二次的时候还是被自己杀死的,只是这个杀死自己的燕飞,却是第一次被杀死时候的那个燕飞。

    燕飞只是疑惑了一下,就出门观察环境,然后开始寻找山寨里面的其它人。和以前一样,不但温柔消失不见,就是其它游客和山寨里的傣族同胞、动物和家禽也全部消失不见。他依然被困在这个弥漫着白雾的神秘空间中。

    燕飞有些不信邪,他沿着外出的公路向外奔跑,但是没有任何用处,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再次回到原来的山寨。他依然无法离开这里。对于之前两次被人杀死的经历,燕飞记得清清楚楚,唯一忘记的,就是第一次的时候在黑洞小孩黑洞脸中演绎的画面。

    燕飞知道周围的浓雾中隐藏着黑影,而那黑影还是被杀死的自己,所以就非常小心,他躲在停车场的旅游大巴车旁,时刻提防着黑影出现偷袭自己。虽然前两次他都在自己床上复活了,但是谁知道第三次能不能复活呢?如果不能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死了。

    燕飞不再前往上面的巨石处,也不敢再去寻找那个黑洞脸小孩子,就是为了避开黑影的偷袭。他小心戒备,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听见浓雾中传来细微的声音。他十分机灵,一个翻身,就离开了原来的地方,然后就看见一个黑影从白雾中冲出来,攻击自己,而那个黑影果然就是第一个被人扯掉手臂死掉的死鬼燕飞。

    幸好燕飞早有准备,一见死鬼燕飞出现,就向他发动攻击。燕飞本体实力和死鬼燕飞一样强大,真的比试起来应该是不分胜负。但是燕飞有自主思维,懂得变通,而死鬼燕飞身体僵硬,不懂得变化,只是几下交手,本体燕飞使出以伤换伤的打法,成功将手插入死鬼燕飞胸膛,将死鬼燕飞击杀。

    但是还没等本体燕飞将手从死鬼燕飞胸膛中抽出来,他的心脏一阵剧痛,就看见一只手忽然从自己胸前伸出来,在那只手上,还握着自己跳动的心脏。

    然后就看见那只手用劲一捏,本体燕飞的心脏顿时变成肉泥。本体燕飞大叫一声,浑身无力,顿时倒在地上。就在本体燕飞即将停止呼吸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站在背后偷袭他的那个人的相貌。那个人赫然正是燕飞自己,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喉咙被人抓得破烂,而且面无表情,明显是第二个死鬼燕飞。

    在本体燕飞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心里无比郁闷。他一直预防着第一个被扯掉手臂的死鬼燕飞偷袭,却没想到第二个烂咽喉死鬼燕飞会出现偷袭他,结果他还是死在了第二个死鬼燕飞的手上。

    房间里,燕飞再次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他马上想起了之前自己的遭遇。他已经被人杀死了三次。除了第一次被不知名黑影杀死之外,其它两次居然全部是被死去的自己杀死的。

    燕飞就开始思索,他已经不能确定自己之前是不是在做梦了,没有谁的梦会像他这样离奇。这种诡异的情况已经不是梦中梦所能解释得清楚的了。他有些怀疑自己进入了某个能够无限循环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自己将经历无限的循环,每个循环的最后,他都会被已经死去的自己杀死。

    如果燕飞死去的次数过多,那么整个浓雾中将全部都是死去的燕飞的尸体,然后这些尸体对燕飞发动偷袭,直到杀死燕飞为止。如果燕飞真的陷入了无限循环空间,那么他是怎么进入这个无限循环空间的。他要怎样才能离开这样的空间?他是不是只有被死去的自己杀死的下场?

    ————————————————

    感谢书友:休闲是生活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