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花颜策 > 第九十九章(二更)


    云迟是很好,花颜从见到他开始,一直到现在,便没说过他不好。他生而尊贵,命主九天,天生便是立于云端上的人。

    而她,出生便在十丈软红的泥里打滚,被他生生地拽上了明月高台。

    这是宿命的劫,逃不开,躲不过,只能顺应命数。

    秋月红着眼睛小声说,“奴婢以前也觉得太子殿下很好的,待小姐也十分包容,但想着小姐与子斩公子在桃花谷时,那几日相处,便觉得,更好……”

    花颜想起与苏子斩论剑,在他掌心一支剑舞,那一日,桃花瓣纷纷飘落,她脚下的那抹绯红衣衫的俊秀身影,何等的玉树芝兰……

    她神思微晃了片刻,又想起今日东方现异象奇景,漫天霞光下她转眸,便看到云迟倚着门框,如稀世璞玉,温润了千千又万万年……

    她不由得笑了,伸手用力地捏了捏秋月的脸,对她说,“这面皮子被风都吹干了,赶紧抹些上好的凝脂膏吧,哥哥最喜欢捏你的脸,若是这般糙得没手感了,他以后可就不捏了。”

    秋月打开花颜的手,瞪着她,一跺脚,转身去找凝脂膏了。

    花颜大乐,“说什么陪我去东宫,说什么陪我进皇宫,我真答应了,你估计私下要偷偷哭成泪人。”

    秋月脚步一顿,又羞又恼,“小姐就会欺负我,枉我为你哭了不知道多少回,那些眼泪掉的可真冤枉。”

    花颜咳嗽一声,笑着没了话。

    半个时辰后,采青煎了药端来,花颜待药温了,二话不说,拿起来就一口气喝了。

    秋月本来准备好了哄花颜喝药,没想到她喝的这么痛快,她目瞪口呆地看了她半晌,见花颜喝完后面不改色,她手里捏的蜜饯都忘了递过去。

    花颜好笑地看着她呆呆的样子问,“怎么了?这副傻样子!”

    秋月惊诧地看着她,“小姐,这药不苦吗?”

    花颜点头,“苦啊!”

    秋月觉得苦就对了,良药苦口,这药里有比黄连还苦的一味药,怎么能够不苦,以她家小姐从小就不喜欢喝苦药汤子的人,怎么能够面对这么苦的药面不改色地喝下去呢?难道她的味觉失灵了?

    她立即紧张地问,“是不是奴婢把错脉了?您中的毒使得味觉也出了问题?”

    花颜摇头,“没有。”

    秋月不淡定了,“那,您以前喝药不是这样的啊!如今怎么……”

    花颜终于明白了她呆在哪里,好笑地说,“我已经喝了近一个月的苦药汤子了,任谁一日三顿地喝苦药汤子,也会不觉得苦了,习惯了。”

    她没说的是,更何况她不是一日喝三回,云迟躺在床上那两日,死活要她喂药,她不喂,他就将脸埋在枕头里一声不吭地不喝药,她无奈,只能依着他。

    明明不是她的药,也苦死个人,她也照喝不误。

    当喝药与吃饭喝水一样习惯时,也就不觉得苦了。

    秋月却是不知道这个,只觉得花颜遭了罪了,顿时心疼死了,连忙将蜜饯递给她,“小姐从小到大,可从来没受过这份苦呢。”

    花颜张口吞下秋月递到她嘴边的蜜饯,想起云迟的伤势,对她说,“你先去歇着吧,待歇够了,也给云迟看看伤势。”

    秋月一怔,“太子殿下怎么了?是因为救小姐伤着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好吗?”

    花颜摇头,叹气地说,“他因为救我耗费了七成功力,前几日被南疆王的匕首刺中了后背心,只差些许就险些要了命。”

    秋月一听,立即说,“奴婢不累,小姐怎么不早说?您这就带我去吧!”

    花颜笑看着她,“你刚刚来时,还对他不满来着呢。”

    秋月瞪着花颜,嘟起嘴,小声说,“太子殿下是极好的,奴婢又不是糊涂人,只要他对您好,小姐心甘情愿嫁给他,奴婢哪怕有小小的不满,也会消散的。”

    花颜站起身,笑着说,“那就走吧!贺言给他诊治的,但他年岁大了,用药开方很是保守,你给看看,是否需要调整药方。”

    秋月点头,“好。”

    二人出了房门,很快就来到了云迟的正殿。

    秋月伸手拉住花颜,凑近他耳边,悄声问,“小姐,您住在哪里?”

    花颜伸手指指里面。

    秋月顿时睁大眼睛,惊异,“每日与太子殿下住在一起吗?一个房间?一张床上吗?那你们……”

    花颜伸手敲她脑袋,好笑地说,“乱想什么呢?除了我受伤就是他受伤,相互照料而已。”

    秋月脸红起来,呐呐地说,“你们还没大婚……那也不应该啊……”

    花颜瞪了她一眼,脸也红了,但还是梗着脖子一本正经地说,“左右我要嫁给他的,提前适应一下而已。”

    秋月顿时没了话。

    采青在二人身后跟着,闻言抿着嘴笑起来。

    花颜先一步迈进了门槛,挑开珠帘进了内殿,小忠子迎了出来,对花颜见礼,笑眯眯地说,“太子妃,殿下不见您回来不午睡,等着您呢。”

    花颜点点头。

    小忠子对随后跟进来的秋月说,“秋月姑娘好!”

    秋月瞅了小忠子一眼,笑着点头,“小公公好!”

    花颜进了内室,见云迟歪在床上,自己拿了那卷《山海志》在看,她挑了挑眉,对他说,“我带秋月来给你诊诊脉。”

    云迟“嗯”了一声。

    秋月走进来,乍看到云迟,似被他清瘦苍白虚弱的模样惊了一下,愣了愣,才福了福见礼,“太子殿下!”

    云迟瞧了秋月一眼,眼神温和,“太子妃说你快到了,果然到得很快。”

    秋月立即说,“奴婢得到消息,没敢耽搁。”

    云迟微笑,“我竟没想到你是天不绝的徒弟,在东宫时眼拙了。”

    秋月垂下头,“师傅说我没学到他七成,让我在外面别报他的名号给他丢人现眼。”

    云迟淡笑,“天不绝的徒弟,哪怕学五成也够做太医院的院首了,更何况不到七成,以你小小年纪,已经极好了,想必在医术上被他收徒,天分着实惊人。”

    秋月有些不好意思,“我是师傅捡来的,随便收的,也没什么天赋。”

    花颜好笑地接过话,“天不绝是那么好心随便捡孩子收留的吗?当年川河口大水,无数孤儿待收,也没见他多好心再捡着收一个,你就别谦虚了,过来诊脉吧!”

    秋月嗔了花颜一眼,走上前,规矩地说,“太子殿下,请让奴婢给您请脉!”

    云迟颔首,伸出手。

    秋月从怀中掏出一块帕子,垫在了云迟的手腕上,然后隔着帕子给云迟请脉。

    花颜挨着云迟坐在床沿上,随手拿出了贺言的药方以及给云迟请脉的脉案,等着秋月诊完脉递给她。

    秋月眉头轻蹙,须臾,脸色有些凝重,珍完一只脉后,又对云迟说,“太子殿下,换一只手。”

    云迟换了一只手。

    秋月又仔细地诊了片刻,才罢手,接过花颜手中的脉案药方。

    花颜瞧着她神色,对她问,“怎么?他伤势是很重,难道还有别的不对吗?”

    秋月快速地看了一遍脉案和药方,对花颜说,“太子殿下后背心的伤势无甚大碍,但是奴婢诊脉时查觉到他体内似也有暗人之王的毒素。”

    “嗯?”花颜一怔,转头看向云迟,“当日你与他对打,被他伤了?”

    云迟摇头,“不曾!”

    秋月肯定地说,“奴婢不会把错脉,是与小姐体内的毒素一样,是暗人之王的毒,比小姐的少些,但在侵蚀心脉。”

    花颜面色微变,恍然地对云迟说,“你既然当日不曾被他伤到,是不是因为救我时,给我运功时,不小心将毒引入了自己体内?”

    云迟摇头,“也许吧。”

    花颜立即问秋月,“可有办法清除毒素?能不能跟我吃一样的药?”

    秋月摇头,“小姐是护住了心脉,没被侵蚀,所以,如今您体内毒素虽多,但祛除毒素还是比较容易的,顶多吃一个月的药,但太子殿下又不同,毒素虽少,但侵蚀了心脉,不过幸好服用了九转丹,才没毒发,容奴婢想想,看看用什么法子祛除。”

    花颜点头,绷着脸说,“尽快想法子,这毒太霸道,时间久了,万一落下病根就难治了。”



------题外话------

    月票!

    月票!

    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