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这里有妖气 > 第382章 裸死新娘
    “下面我总结两点…静观其变。”方正脸上凝重表情说道。

    十几秒过去……

    方正都没再开口。

    ??

    其余三人面面相觑,脑门浮现问号。

    “静观其变是一点,那剩下还有一点呢?”有人疑惑不解问。

    方正目光诧异看去:“这已经是两点了啊,静,观其变。”

    方正故意停顿了下,把一个成语拆分成两句。

    先安静潜伏,

    然后观察其变化。

    我去!!

    神特么的“静,观其变”,我们还以为你是故意说话大喘气呢,你的两点明明就是一个成语而已。

    三人险些一口老血喷出,良心好痛。

    “在静,观其变的时候,我提议,为了安全考虑,我们还是集体行动的好,免得独自行动陷入危险,被敌人一一攻破。”方正提出一个建议。

    其实,方正此前的猜想,并非是无的放矢的。

    他走阴过四次,拥有着与邪灵正面厮杀的战斗经验。

    每一次走阴时的邪灵手段,都是借助死者记忆里那些已死之人来实施的,有的是借助死者的手,有的是借助路人的手……

    不管是恶魔游戏,还是通灵占卜卡牌,都是如此。

    所以,一开始就有一个猜想,邪灵同样是无法改变固定记忆,所以只能是以另一种“附体”或“降临”的方式,来控制不会对记忆造成太大影响的已死之人。

    不过,方正的大家集体行动提议,没有意外,得到了全票反对。

    “不行!”

    “我反对!”

    方正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痛心疾首劝说:“相信我,那婴儿死掉后如果真变成鬼婴出来杀人,肯定不会只杀一个赵永达这么简单的。”

    “它既然能杀赵永达,就能杀其他人,你们真确定这个村子就只死过赵永达一个人,那么全村的人为什么会全都失踪了?”

    方正真有这么好心,无微不至的关怀其他人安全吗?

    当然…不是了!

    主要是多个人多个一起扛雷的。

    而且还能时时刻刻割韭菜,别人击杀一个鬼物,他就能马上割一波韭菜。

    其实,方正的说法很有道理,三人都明白,但是!

    跟方正走一起行动,三人真的担心自己会一个忍不住要打人冲动,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有过一次好好说话的时间。

    而且,人多了,这最后的功劳就不好分了。

    于是,各怀心事的四个人,就此各自散去。

    方正倒是对此没有什么遗憾的,这很人之常情,然后转身准备下楼。

    看着方正又一次走进天台门后下楼梯,那三人再次脸色一黑。

    满脑子都是觉醒者骑马赶路的强烈画面……

    出了村民家,方正看着离去的三人背影,方正目光浮现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次走阴,调查黄河古村消失事件的人,加上他一共有六个人。

    福先生所谓的来自全国各地青年才俊,那都是官方话。

    实际上就六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候选人。

    但这的确是来自全国各地,青年才俊,这话没毛病。

    汉语,再次证明了它的博大精深…有容乃大……

    加上他一共六人,现在已淘汰了一人,其余三人也都现身,但还是有一个人始终没现身。

    他刚才问另外三人时,那三人也都对此不知情,他们虽然是先到的,可从未接触过至始至终都没有现身的第六人。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平安无事。

    一切如常,什么都没发生,村里一片宁静祥和,甚至还有一份热闹、喜庆氛围,是因为黄建安结婚的日子越来越接近了。

    反倒是赵永达家里,被阴郁笼罩,一家子人都是愁眉不展。

    外界并不知道赵永达家里发生的一系列怪事。

    而故事的发展,也在按照着李泗水的记忆,正常展开。

    ……

    夜。

    但在这片亡者精神世界里,是没有日月作为时间参考的。

    所以白天与天黑并没有区别,因为始终都是死气沉沉的黑白主色调。

    “不好了!不好了!赵永达摔死了,赵永达在山里摔死了!”

    一声大喊大叫,彻底打破了平静,故事主线,终于要开始了。

    一直平静坐于李泗水家房顶之上,监视李泗水一举一动的方正,豁然起身,他一直没离开过李泗水的家。

    也就在这时,原本已经睡下的李泗水一家,被外面动静惊醒,一阵杂乱脚步声,纷纷跑出院子外查看情况。

    扭伤脚的李泗水,执意想去,却被家里人坚决阻止了。

    这就好比,不管子女多大,是否成年成家,在父母眼里永远都是没长大的小孩,每个做父母的都想极力给予子女最大的保护。死人,在人们眼里本就是很忌讳的东西,李泗水的父母把想去赵永达家的李泗水骂回了屋里。

    此刻的村里,已经喧嚣开了,还有悲伤欲绝的哭喊声音。

    村里闹闹腾腾了一晚上,方正这边始终没发生情况,一直到了白天,也没遇到状况。

    只不过白天的村里,气氛有些不对。

    赵永达家中挂着白绫,点着白蜡烛,灵堂里赵永达老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哭晕过去好几次。

    黄建安家中,囍字,鸳鸯被,红蜡烛,结着婚。

    “难道我之前的猜想,都是错误的?”村里太过于平静了,他居然没有受到袭击,方正不由有些质疑起自己的猜想到底是否准确。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到李泗水家,找上方正。

    来者正是三名走阴人里的其中一人。

    但此刻他的状况有些不好,他受伤了,能明显感觉到他的神魂有些不稳,他走来时,手里还抓着一具婴儿尸体。

    “咦,韭菜一号,你的神魂看上去有些虚弱不凝的感觉,你受伤了?”方正有些惊诧说道,与之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对方手里的婴儿尸体。

    方正两眼里下意识流露出不无遗憾的神色。

    可惜,这棵韭菜长歪了,少割了一缕魂气。

    韭菜一号?

    神特么的韭菜一号,怎么我又被动变外号了?

    “你说得没错,赵永达就是被鬼婴杀死的,我一直都在跟踪着赵永达,鬼婴在杀死赵永达后又袭击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