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302章 我不同意!
    “小侯爷忘了,我们以前可是培养了不少的人手,早就可以上手配制五石散了,就算清风明月离开了,一样不会影响到五石散的配制。”阿福笑嘻嘻地道。

    曹亮点点头,关于五石散的生产,曹亮之前就有过安排,增派了不少的人手做学徒,毕竟只依靠清风和明月两个人,是很难满足迅速增长的需求的。

    正是因为这一手,才使得清风明月离开之后,逍遥五石散的配制生产没有受到一点的影响。

    曹亮估计,柏灵筠为了挖走清风明月,也是煞费了一番苦心的,尽管一直以来自己对清风明月不错,给他们的待遇也很高,但归底到底,他们也不是自己的人,只要柏灵筠给出的价钱足够的高,他们自然还是会跳槽的,毕竟人的贪焚是无止境的。

    不过柏灵筠费尽心机,最终还是会失望的。逍遥五石散之中添加三分三这昧药,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绝密的事,清风明月根本就不知晓,曹亮特意地安排手下去收集三分三,研磨成粉,并将其混入到五石散的原料之中。

    而且收集研磨三分三的人,也压根儿不知道这些药的用途。

    所以那怕是清风明月按照原有的配方来配制五石散,也绝对不会配制出和逍遥五石散一模一样的五石散来,柏灵筠机关算尽,这一切恐怕她还是一样会失望的。

    一品居的生意对司马家的财源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别看其他的物品利润惊人,但在销量上,却是极少的,毕竟那些高端的消费品,可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能承受了的。

    就象裴秀买的那把剑,价值四十万,一品居净赚三十万,堪称是暴利,除了像裴秀这样的官二代公子,别人一般可拿不出手。

    但裴秀花钱再奢侈,也不可能天天去买剑吧,所以这种一锤子的买卖,那怕一品居赚得再多,也终究是有限的。

    唯有五石散这种消耗极快的物品才是一品居的主要收入来源,自从逍遥五石散大行于市之后,一品居的五石散根本就卖不动了,而减少了这项主要的收入,一品居的生意自然是一落千丈。

    司马家豢养死士、网罗内外官员、培植门生故吏,那一个不是烧钱的营生,而且不是烧小钱,那可是烧大钱,虽然说司马家有两个县的封邑收入,但拿这些钱来添司马家的无底洞,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司马家才暗中经商,依靠一品居来敛钱聚财,以维持司马家庞大的地下势力的运转。

    曹亮对自己选择五石散做为切入点感到十分的满意,五石散原本就是一个一本万利的项目,在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容易赚钱了。

    而且自己的赚钱的同时,能给予司马家经济一个沉重的打击,那是再好也不过了,缺乏了一品居的输血能力,司马家地下势力的培养肯定会迟滞许多,实力此消彼长,相信用不了几年,自己还真有机会追上司马家。

    现在五石散的生产和销售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良性的循环之中,曹亮完全可以撒手不管了,每年它可以为曹亮创造巨额的财富,现在曹亮的身家,恐怕在洛阳城中,也是屈指可数了。

    有了钱就可以办大事,在曹亮的计划之中,这些钱可是大有用武之地的。

    送走了裴秀和傅玄,方布走了进来,冲着曹亮点了点头,示意信已经送达。

    曹亮看了看窗外,大概是申酉相交之时,初冬的日头很短,这个时候日影已经西斜,很快太阳就要落山了。

    约定的时间就是日落时分,曹亮赶紧地换了衣服,披了一件貂皮的大衣,骑马离开了高陵侯府。

    老时间,老地方,濯龙池畔,人约黄昏后。

    由于天近日暮加上刚刚下过雪天气寒冷的缘故,洛阳街头上的行人很少,曹亮快马疾驰,也不用担心撞到人。

    虽然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大半年都没见面了,这得隔了多少个秋天啊?

    眼看着离濯龙园越来越近了,曹亮的嘴角浮现起一丝的笑意,终于可以再见到她了,终于可以一诉离情衷肠,他的心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濯龙池平静的就象一面镜子,上面覆盖着柔软的雪,如果不是岸边的那些迎风摆动着细弱柳条的垂柳,已然分不清那边是湖,那边是岸。

    濯龙园此刻早已是人迹罕至,诺大的园林空空荡荡,除了一片的苍白之色,似乎找不到别的颜色了。

    不过,曹亮远远地就看到了濯龙池边一道红色的人影,如此的鲜艳,如此的亮丽,他纵马飞驰过去,停在了那道红色身影的面前。

    娇靥如花一般盛开着,她的眉目之间,满是柔情蜜意的笑容。

    和以往一样,她总是先到者,曹亮甚至不知道她究竟是提前多少时间到的这儿。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此刻都显得那么苍白,唯有这深情的一瞥,如惊鸿一般,在彼此的心头萦绕。

    曹亮拉起了她的手,纤细而白嫩的手指冻得通红,曹亮握的她的柔荑,就如同握着一块冰似的,曹亮心疼地道:“不是约好了日落之时见吗,每次都来得这么早,你真傻,手都冻僵了。”曹亮紧握着她的双手,让自己手上的温暖去融化掉她的冰冷。

    羊徽瑜浅浅地一笑,道:“没关系,知道你忙,我早来一点儿,就可以在第一时间让你看到我了。”

    曹亮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件大红的裘袍,非常的鲜艳,在曹亮印象之中,羊徽瑜总是喜欢穿浅一点颜色的衣服,纯白、浅紫、嫩黄,唯独不喜欢穿太过鲜艳的衣服,今天不知为何却穿了一件红的耀眼的衣服。

    “我记得你不喜欢穿大红的衣服,今天为何会穿这件?”

    羊徽瑜盈盈一笑道:“我若穿一件白衣服,你恐怕得找我大半天,我穿红色的,你便可以远远地就看到我,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