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397章 问题和条件
    那个人想了想,答道,“钱和人生怎么比?”

    韩枫乐了,“这位先生,你自己都知道答案。怎么还会问我这样的问题?”

    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眨吧了两下眼睛后才说,“不对呀,我问的是您会不会移民,为什么要转移话题?”

    韩枫冷冷的笑了一声,“移民这个选项对我来说,不会。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选项,按你的思维逻辑来解释,就是人有钱了一定会移民,可是在我的价值观里实现人生的价值,拥有人生的舞台更重要。我是中国人,我的人生舞台当然在中国!”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无论是做的前面的领导还是场下的群众都为之动容。

    这个话题,一直很敏感。很多人有钱了都会选择移民去国外享受更好的科研条件,教育资源,很多人生的是哪个国家的前去做私人的事,破国家的产,得个人的钱,到了过来人还会骂娘,还会数说各种社会主义国家的不好。被国人深恶痛绝。

    领导们深知刚才提问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用意,可这也是民情使然。好在韩枫的回答非常的正确,准确,滴水不漏,这才没出什么差错。

    韩枫从来没一把这样的问题放在眼里,有些人的心理看不得别人好,或者心里永远穿着一个阴暗面,总是试图找到别人的恶。自己不努力,还要看不得别人的好,

    普通人中有,坐在这里的所谓的优秀的人也会有。

    因为是无主持自由提问,那位大会的主持人刚走出来两步,即被副领导给使眼色回了去,既然要自由表达,那就得让所有人都有问出来的机会,而不是刻意的安排,有了第二个人如此毒性的一问,韩枫也丝毫没有滞感的回答,副领导和李书记两人已经对韩枫有了足够的信心。

    台上一片举手的人,韩枫随机选了第三个,没有刻意的去挑选,只是点的第几排第几座。站起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看起来有些羞涩,面色十分青瘦和黑红,从衣着上可以猜出,应该是西部人。

    “您好韩,韩同志,我,我是来自大山里头的女子,我,我就想问问,您有没有适合我们那儿发展的项目,能给我们也投点钱去,我,我们那儿实在是太穷太穷,娃娃们上下学太苦,去年狼牙球队去选人的时候我们就想,能不能在我们云贵高原那边儿也建一些足球学校?”

    脸上充满了期待,那双掩在面色黑红之下的眼睛却十分的明亮。

    没想到会是这种不是问题的问题,在场的别的与会者心说很是无语,你为什么不问问这个小财神爷,到底怎么样才能赚钱啊,这前三个问话的一个比一个傻!

    韩构微笑,示意那位女同志坐下。

    “这位同志问的很好。”韩枫认真的环视了一下全场,“现在,我们国家有许多的地方还很穷这位同志说的情况,我还记得。在年前松城狼牙足校建立后不久,我们联合松城,向上级教育部备案之后,开展了一项1+1模式的足球加教育的事业。大家关注足球的可能知道,明年我们国家即将展开A级联赛制,而我在喜欢足球之余,了解到很多孩子因为上不起学或者学习成绩不好而辍学回家务农,这个情况让我很难受。十来岁的孩子回家去务农,那可能一辈子就只能窝在大山里。后来我们发展了足球事业部。用商业独立运作的方式给大山里那些能吃苦肯吃苦的孩子一个另类的出路。”

    哗……掌声响起来。

    韩枫点了下头,“谢谢。这个项目,暂时只能以松城为基地,因为蒙羊公司大概在这个项目上已经投入了1200万,松城也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足球教练、配套的支教老师,还有下沉到乡、村一级的足校,区县各有一至两所以足球为主的职业初高中,到现在八个月的整建,目前注册在藉的从7岁一年级到18岁高中三年级,拥有一定足球潜力的学生达到3200名,普通学生达到7万余人。至少要让孩子们初中毕业,如果孩子愿意肯定能读完高中课程。表现优秀的还将拥有在蒙羊未来设备公司工作的机会。所以,孩子们很认真的在踢,拼命的在学习。这个仅靠我说没有直观的概念,各位有时间可以去松城看一看。这位同志说的是不是可以去云贵省做足球的事,我在这里只能暂时的否定,因为搞足球希望小学,需要一定的基础,纯正的大山,条件和成本都不成熟。我倒是建议这位同志,你可以把家乡的孩子送到我们设在松城的直管校学习,所有足球的孩子食宿学费全免。”

    全场静寂——

    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在喧哗,窃窃私语为什么这些人全说的没用的,提的问题不在点子上,现在听着韩枫滔滔不绝的解释,有一半以上的人想到了刚才那人问韩枫的问题,金钱和人生到底哪个重要。看看韩枫——听说公安系统的特困救助已经投去了上千万,而这个完全看不出哪里能赚钱的足球希望小学,这家伙竟然搞了规模这么大。

    随后听到韩枫说费用全免的时候,全场震住——这,可完全是在贴钱啊!

    而副领导也不知道韩枫竟然在一个地级市的范围内搞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偏偏他就是分管教育工作的领导,立时为之一惊,随后眼前又以是一亮!

    无利不起早,他不相信韩枫真的一点儿想法也没有。通过了解和现在的谈话,他完全能听出来韩枫一定有更深层的打算,只是他还没有完全的猜到。

    可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模式,绝对是教改的一个新的路子!

    可是,如果不能赢利,那需要怎么做呢——这个事情,说不得要亲自问问韩枫。

    听到韩枫说可以送去松城,那女人为之一喜。再次站起来,高声应道,“那韩大哥,谢谢你了啊。”

    韩枫的脸色为之一囧。

    会场有一大半的人笑了。

    离的近一些的直接就笑话道,“哈哈,这位女同志,韩枫今年才20岁,你叫他大哥,合适吗?”

    女人十分不好意思,再次站起来。

    “合,合适,我,我十八岁。就是显的老了些。”女人十分不好意思,“我,我没说谎。我有身份证。”

    说真,真的掏出了身份证来。

    韩枫为之动容!

    他相信,这个女人说的绝不可能是假话。

    这可如果是真的,更残忍。

    女人……已经不合适,应该是女孩儿。

    才十八啊,看上去像四十多岁,除了自然环境恶劣的原因,还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可是,她能坐在这里开会,一定是有原因的。

    韩枫从主席台走下去,两步三步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突然的变化,让后台的人立即随机应变,匆匆有人送来了无线话筒。

    旁边录像的摄影师也立即把固定机拿下来,随手带上过去给两人以特写。

    “这位小妹妹,我只是虚长了两岁。我想,降了孩子上学的问题我可以帮着安排外,我会派人去你的家乡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帮你们脱贫。”

    “谢谢,谢谢……”

    女孩喜极而泣,不断的抹着泪水。

    “这位女同志,叫苗阿花,仅仅有小学文化水平,她为了抚养五个弟妹生活,一直努力,很拼,不但把弟妹照顾的很好,还帮助了同村的很多人。被云省评为道德模范。”

    主持人在用旁白的模式给韩枫解释,同时也是给全场的与会者介绍。

    此次表彰,有五种评选身份,青年企业家这个身份的人很少,多数都是为人孝道、学习榜样等等这样的人。韩枫算是其中王冠上的明珠,怎么改革,怎么创新,是很多人迫切需要了解和知道的。

    第五位,也就是最后一位,被选中的是一个在连市创业的年轻人,提的问题很直接,当下这个阶段,怎么发展地区经济或者生意,才能带人一起致富?

    这个问题,也是韩枫准备最充分的,解答起来,丝毫没有障碍。韩枫说的,绝不是没有多少营养的心灵鸡汤。比报告的时间还要长,足足讲了一小时,几次主持人想去提醒滔滔不绝说话的韩枫该结束了,都被胡副领导和李书记给挡了下来。

    这一个小时,韩枫先讲的是国企改革可以使用的一般做法,就是蒙羊模式。然后重点讲怎么结合自身特点发展的方法。有本事有技术有思想都可以,不管是什么,一定要在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前提之下,充分结合国家发展方向,提前介入自己想要介入的行业,哪怕从一个普通的传菜员,一个服务员干起,也要努力积攒知识本事和经验。一旦时机成熟即可从容创业,至于本金,总会有机会寻到的,前提是必须得有客观而有潜力的创意。

    接着讲的遇到困难怎么办。这个当然要铺垫政府的作用,有困难找政府。除此之外,那就得拥有一往无前的自信,一个困难一个困难的克服,一步一步向前走,万一真的没有路,也能积累宝贵的经验。

    “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创业的能力、素质和机会。我最真诚的建议就是,先拥有一力之长,然后再打拼四方,像早期的香港人、现在的温州人一样,不要以小利而不为,不要有巨利而为之。”

    时间早就超出了原来设计的半小时,可是,韩枫结合自己的例子,所有与会者听到的,都认为是真实的,可信可以参照的,很多人十分小心的收起笔记本,还有人没有听够。

    “最后,就算我做一个广告吧。现在除了藏、台、疆几个省份,未来中国数据公司都已经铺开了商业数据服务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工作,在这里我向各位保证,凡是我们这批全国青年模范去咨询商业发展计划的,都会给一个让他满意的价格。因为资料收集、分析的成本很高,每年都花去数百上千万的信息费用,所以这个机人仅限参会本人参加,仅只有一次。谢谢。”

    韩枫最后一句话落下,把话筒交还给了主持人,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旁边的张瑞敏直竖大拇指,“韩小兄弟,你牛!”

    散会前,领导过来握手,然后合影,韩枫的位置在副领导身后十分醒目的地方。

    拍片前,副领导低声说了一句话,散会后韩枫就上了胡副领导的车。

    “我去机场,你就当送我一程吧。我主要是想了解你那个足球学校的事情,在教育部那边儿我没有得到相关的汇报,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简单而细节一些。当然,回去后你做一个专门汇报更好。”

    “好的。”

    韩枫为什么要做这个事业,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用培育有潜力的球员,用商业的方式来养活足够的靠吃足球饭的人。

    胡领导关注的答案很让他意外,因为他认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赔本买卖韩枫是做定了——于是,于心不忍的他当面给韩枫了一个承诺并让随身秘书立即就办。

    韩枫的足球学校,还不是正式的在编制的学校,一句话,韩枫拥有了职业大学招生、高中全国招生的资格。

    “我在资金上帮不了你,也没办法帮你。这个政策我会让院里通过一下,做为教育试点模式的探讨,只要你想干多久,这个专门给足校的政策就存在多久。”

    韩枫立时提出早就想说而没地说的条件,“领导,您一定要在这个政策上多写几句。第一个,任何一个企业要在教育领域投资足球教育,都和我一样拥有用这个政策的权力。”

    “哦?你以为还会有别的人和你一样——这个没问题。”

    韩枫急道,“这个太重要了,足球不是一个人、一个队能玩的起的运动,越多的企业越多的球员加入,这项运动就会越成熟。”

    “还有吗?”胡领导很好奇,也就不在意这些可大可小可有可无的条件,反倒是更好奇起来,这么烧钱的一件事,韩枫真的能弄出名堂?

    “有!”韩枫知道,现在说出来还有机会改变前生那个世界一个关于足球极其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