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如芒刺
    慕容绯仔细聆听儿子诉说这些日子在晋州发生的一切。

    宋帝的本意是想让皇长孙趁此机会立下大功,从而顺利步入朝堂。

    没想到这件案子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

    宋燕之间迟早还会开战,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身为宋人的皇长孙和司徒曜,自然希望大燕内部斗争越激烈越好。

    如果在慕容皇室和卓太后之间选择一个,他们绝对会选后者。

    一旦卓太后上位,大燕和宋国签订的和约便成了废纸,宋国便有了借口发兵。

    当然,宋国也不是铁板一块。

    因为宋帝对皇长孙明显的偏爱,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其中还包括了宋国太子。

    随便想想都知道,皇长孙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因此,在他羽翼未丰的时候,他未必会喜欢宋国一统中原。

    想到这里看着儿子道:“亭儿,除却你方才说的原因之外,你觉得皇长孙愿意支持咱们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什么。”

    慕容离亭本是极聪明的人,如何听不出自家父王指的是什么。

    他嘴角一扯道:“无非就是觉得咱们的圣上是一团糊不上墙的烂泥。

    只要这团烂泥在一日,大燕就会被束缚住手脚,中兴无望。”

    慕容绯重重叹了口气。

    亭儿的话很不好听,对圣上也缺乏尊重,却实实在在是大燕面临的难题。

    圣上才刚过而立,虽然性格怯懦毫无主见,身体却好得很。

    别说是他这个拖着一副残躯的人,朝中大部分官员都未必熬得过他。

    “父王,您和王伯王叔们有没有想过……”

    “慕容离亭!”慕容绯斥道:“你的想法太危险了!”

    慕容离亭不好继续戳父王的痛处,换了个话题道:“最近卓太后又有什么动作?”

    慕容绯道:“大半个朝堂都已经在她手中,她还需要做什么?”

    “父王,儿子怕您担忧,便一直没有告诉您。

    上次,就是我送司徒六姑娘离开那一次,御林军都敢对儿子拔刀了。”

    因为身体的缘故,如今的慕容绯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威风八面的大燕战神,哪里还有精力去顾及方方面面。

    甚至于为了他的身体着相,好些不算太重要的事情,家人和属下们都刻意瞒着他。

    此时听了慕容离亭的话,他只觉得一阵悲凉。

    从前他身体无恙时,卓太后虽然把持朝政,但从来不敢把手伸向军中。

    自从他病倒后,卓太后便按捺不住了。

    御林军对亭儿拔刀这件事性质虽然恶劣,但还算不上最严重。

    毕竟御林军向来都由圣上亲自指挥,他这个战神也无权过问他们的事。

    他担忧的是那些随他上过战场的将军和士兵们。

    自从当年昭惠太子扶持曾祖父做了楚王,大燕的兵权一多半都在楚王手中。

    尤其是到了自己这一辈,因为常年与契丹人交战,蒙大燕百姓们的抬爱,竟得了个“战神”的名号。

    这样的名号固然可以让敌人闻风丧胆,却也让圣上和太后如芒刺在背。

    从前碍于大燕的形势,他们不敢对自己下手。

    如今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最近一直不断地有不好的消息传来。

    一些从前对他十分忠心的老部下,已经转投了卓太后。

    如果他们再不动手,任由卓太后做大,慕容皇室迟早会无立锥之地。

    慕容绯看着慕容离亭:“亭儿,你是为父最得意的儿子,也是大燕皇室最优秀的儿郎。

    自小你就不热衷名利权势,只想过无拘无束的日子。

    所以为父不想那么早就把你拽入朝堂,想让你多过几年轻松自在的日子。

    为此你母妃还一直误解了我,认为我想扶持你二弟……”

    慕容离亭听得心酸不已。

    “父王,从前是儿子太自私了,总想着有您在,我根本没有必要那么早就去管那些麻烦事。

    今后再不会了,您只管将养身体,儿子一定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好,绝不让您担忧。”

    慕容绯欣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好儿子,这一年多来你的所作所为父王都看在眼里。

    你做得很好,比父王十七八岁的时候还要好。

    既然你已经同宋国皇长孙定好了计策,那便放手去做吧。

    父王这就派人联络你的那些王伯王叔,总要把卓太后解决掉。”

    “父王,儿子年纪小,对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解得不是很清楚,不如您对我说一说吧。”

    “你是想问卓太后的事?”

    “嗯。”慕容离亭点点头:“儿子觉得她不太像是一个十多年甘愿默默无闻的侍妾。”

    慕容绯道:“这件事不仅是你,整个慕容皇室的人都在怀疑。

    可那又怎么样,卓太后并非自己跳出来的,而是延平先帝亲自册封的淑妃。”

    慕容离亭不以为然道:“万一是她手段太高明,拿住了什么把柄胁迫延平先帝的呢?”

    慕容绯笑着摇摇头:“你当那么多双眼睛都是瞎的么?

    那时卓太后也是三十多岁了,早已经是美人迟暮。

    可延平先帝看她的眼神却满满都是情意。

    这么说吧,为父那时也只是一个不懂情为何物的懵懂少年,却瞬间就看懂了他的这份情。”

    慕容离亭拧着眉头,依旧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对。

    延平先帝如果对卓太后有那么深的情意,为何那么多年她只是潜邸中一名快被别人遗忘的侍妾?

    既然已经遗忘,为何又在三十多岁时被延平先帝记起,而且还给了她那么高的位分?

    同是潜邸时的侍妾,有些人连个贵人都轮不上。

    慕容绯道:“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只有他们自己才知晓,外人如何搞得清楚?

    卓太后能从一名快被人遗忘的侍妾一跃成为淑妃,不足半年的时间又把平庸无奇的皇子扶持上位成为大燕皇帝,足见她的手段。”

    慕容离亭当然知道卓太后有手段。

    不说她把持朝政,单是能让慕蓉晓芙对她言听计从,甚至愿意前去宋国和亲这一点就能看得出来她有多厉害。

    可她再厉害又如何,为了慕容皇室的存续,他势必要将她打回原形。

    他握了握拳头:“父王,寻到文太后的下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