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文骚 > 第693章 特殊任务(2)
    “乐心姐,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小糯米。”说着,米璃把防丢绳手环套在曾乐心手腕上,然后就不负责任地跑掉了。

    这种绳子韩舞手腕上也有一根,连着多动的苏苏,当初就是为了防止在人多的比赛场地会走失儿童,所以两人买了这种神器,认两个娃再怎么折腾,也不会走丢。

    曾乐心看着绳子,有点无奈,可恶,连自己孩子都不要了,封寒有什么好的!

    曾乐心看看专注看比赛的苏嬛,最终没好意思打扰她。

    说起来,小糯米这孩子还是铤可爱的,昨晚还给自己唱儿歌了呢,也是因为这,曾乐心才怀疑,米璃就是米大。

    此时曾乐心只希望小糯米的爸爸还在世,能回来把米璃收了。

    对体育毫无兴趣的米璃直接退场了,她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然后对着歌词唱了起来。

    成功地过了一遍后,发给封寒,问,“这首歌很有感觉,唱的怎么样?”

    此时的封寒已经有一定乐理知识了,“高音还差一些,不过第一次已经很不错了,等回国后就找呲啦老师录音吧,不过不急着发表,我觉得这首歌如果能和一些国外经典爱情电影配在一起,估计会比干巴巴地把歌抛出去要好。”

    “嗯,那些都听你的,我能唱歌就好。”

    听着米璃兴奋难平的语气,封寒好笑道,“是谁之前跟我说,不要让我专门给她写歌的~”

    米璃嘴巴嘟嘟,“你写了,也总不能不要吧~”

    “其实,麦娜娜也想邀我写首英文歌呢……”和米璃逗趣几句后,封寒挂了电话。

    他此时正在田苹果的病房里,还送来了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子,让她放项链的。

    封寒安慰道,“明天我老婆就来了,她还是很懂项链的,到时候让她帮你鉴赏一下,如果她也鉴赏不出来,我还认识个更厉害的人。”

    这更厉害的人就是曾乐心的大学同学,程思归的妻子,藤山拍卖行的新一代掌门人,著名拍卖师徐沫,据老程说,珍贵珠宝鉴赏是她的强项。

    当然,那是不得已的选择,万一这项链是赃物呢,让徐沫知道,保不齐就会闹得满世界皆知了。

    见苹果低着头闷不吭声,封寒问,“怎么,担心找不到你爸爸?”

    苹果摇摇头,“我是担心大咪和小咪,我不在家这么多天,估计舅妈也不会喂它们,没准现在都已经成流浪猫了呢。”

    苹果是真的很在乎那些猫,不仅仅是对封寒培养新一代布偶猫的承诺,那也是她的心肝宝贝,弥补了她很多缺失的情感。

    “哎呀,这件事是我疏忽了,你把家里地址给我,我这就派人把猫接过来。”

    “不行的,它们不会跟陌生人走的,”田苹果看了看自己打着石膏的腿,“还是我自己回去吧,其实我现在拄拐都可以跑800米了。”

    “一个人不行,这样,我让外面那两位选一个陪你走一趟,就算你舅妈动武,他们也没有怕的。”

    “谢谢,封大哥!”

    最后袁甲推着轮椅陪田苹果走了一趟,谁让他石头剪子布输了呢。

    身为国情部特工,身经百战的英雄,保护我国重量级体育健儿也就罢了,竟然还要保护一个外国小丫头,这段掐了千万别播,丢人!

    走前,苹果让封寒把首饰盒藏好,封寒放在了自己房间的保险柜里,这东西确实该慎重。

    很快袁甲就开车把苹果送回了家里,见到她,她的猫咪直接从窗户跳出来,奔入她怀里。

    摸了摸,不仅没瘦,反而长了点肉,这时她看到隔壁家的老奶奶笑着对她招招手,猫咪也喵喵叫了两声,显然是那位奶奶的功劳,一看就是中式奶奶,平时没少帮子女照顾孙子。

    苹果遥遥对老奶奶谢过之后,看了看这个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这里有慈祥的外公,有印象模糊的妈妈,有把他抚养长大的舅舅。

    这里是有她的留恋的,但此时已不再属于她。

    凭吊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走吧~”

    然而袁甲却没应声,他看着远远的一个人,然后走了过来,似乎忘了苹果这回儿事。

    袁甲看到一个人,叫道,“灰鸿,你怎么来这了?”

    “袁甲,你不是被调走了吗?怎么,你还在追查那人。”

    袁甲:“没有啊,我和石玉现在正在办另一个任务,挺无聊的,你们找到了吗?”

    灰鸿:“没呢,我们正在排查,有个线索人物好像是住在这里。”

    袁甲:“哦,这样啊,那辛苦了兄弟~”

    大叔是遇到熟人了吧,苹果淡然地静静等待,而这时,房子里的安娜和卞陀也终于发现了这个归来的小绵羊。

    安娜问卞陀,“老公,她来了!要不要现在就把演员叫过来!”

    卞陀摆摆手,“那样表演痕迹就太重了,这样,我出去忽悠一下,在她心里种一颗种子。”

    “为啥不让我去?”

    “她心里对你已经有所防备了,我更合适一些,你在家里等着。”

    卞陀走到田苹果面前,重点看她脖子,可惜没有,如果有,这件事还简单了,直接抢了走就是。

    他慈爱地对田苹果道,“小苹果,叔叔欢迎你回家,怎么不进去坐坐啊,你舅妈不好意思叫你,让我出来请你呢。”

    因为卞陀平时对自己还算礼貌,田苹果也平静地回答,“谢谢,不用了,我是来接大咪它们的,接到了,也要走了。”

    “哦,”卞陀突然压低了声音,“你爸爸应该是个霓虹人。”

    “什么!!”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田苹果有些激动,差点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

    卞陀把她压了下来,“别声张,别让你舅妈看到。

    这是我从她那里套的话,你妈妈是东西混血,你爸爸的纯东方人,所以你有四分之一的西方血统,你舅妈说,当初你妈妈怀孕的时候,经常穿一身和服,那件和服就是你爸爸送给她的。

    至于你爸妈是怎么认识的,在哪里认识的,这些你死去的舅舅应该最清楚,你舅妈也知道一些,不过暂时还没告诉我。

    好了,只能告诉你这些了,希望对你找爸爸能有帮助。”

    说完,好人卞陀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