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野性为王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凯文的救赎2
    9月12日早上,纪安起床后,头发还乱着,开启直播来到隔离区,凯文已经蹲在笼子口,两眼充斥血丝。

    纪安看他样子,很可能一晚上都没怎么睡。

    其实熬夜陪护纪安以前也干过,但他陪护的是希望,小滚滚晚上再怎么闹腾,纪安无条件伺候,因为他知道情况会一天天变好,小滚滚终将健康长大。

    可像凯文这样,纪安自讨做不到,他受不了眼睁睁看着哪只滚滚一天天虚弱下去。

    今天病狮的情况更糟,脖颈浓密鬃毛已经脱落大半,眼睛几乎被分泌物堵住,每天吃不下东西,只靠药物注射,瘦脱了形。

    纪安还没来及说话,病狮又开始抽搐,凯文哽咽低头,直播间里也是同情声四起,有人甚至表示,只要有办法救,钱不是问题,大家可以众筹。

    无奈这不是钱可以解决的,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就在纪安和凯文身后站着。

    本来鹦鹉叽叽喳喳想说一只狮子而已……,被纪安一个“冷嗖嗖”的眼神瞪回去。

    感觉到口袋里电话震动,纪安暂停直播,跑去一边接电话。

    老牛打来的,基地和维龙加保护区的合作交流意向已经达成,却迟迟不发签证,老牛打电话来问纪安怎么回事。

    事情纪安知道,这时候别说保护区,潘瑟族闲在村里的人都忙了起来,难民营新建的2000人规模学校,开垦大豆耕地,前期各项事宜准备,潘瑟族全部动员起来。

    而里面最忙的是隆巴,他压根没想到,纪安回去一次,带来了总计近30多亿人民币的投资规模。

    所以,眼下维龙加里没人有时间去和老牛谈合作交流的事情。

    30多亿投资规模里面,一部分是看在维龙加的自然条件,纪安在当地的影响力,但更多的是因为长城在这里的开发力度。

    今早新闻已经出来,长城正在与阿加利国商讨承建从阿加利到维龙加之间200多公里的铁路工程。

    那些一起跟去维龙加,对风向敏感的老板一看,很快反应过来,长城这是要在维龙加搞大事情的节奏,一部分本在观望的老板马上找到隆巴,拍板确定投资项目,没什么好犹豫的,跟着这艘国字号大船的买卖不做,那就是傻缺。

    纪安告诉老牛再等一段时间,忽然听到一声狮吼哀嚎,转过头去,凯文趴在了笼子上,而里面的病狮渐渐“安静”下来。

    凯文开门走入狮舍,蹲到油尽灯枯的狮子旁边,用手轻抚狮子干瘦躯体,口中发出奇怪声音:“嗷呜~嗷呜~”

    这样的“嗷呜”是从外向嗓子里吸气,一点也不雄浑,反倒有点类似狗子的“呜呜”撒娇,前两天纪安已经问过,这是狮群里,同类之间的安抚声。

    在凯文一遍遍轻抚下,以及口中轻柔“嗷呜”声中,那只病狮闭上眼睛,最后一口气从狮鼻里虚弱喷出,塌下去的胸腔再没复起过。

    这只狮子没撑过去,也走了,而连日陪护,日渐憔悴的凯文情绪一下子失控,趴下抱着尸体,中年大叔嚎了起来。

    纪安走进笼子,站到凯文身旁,试图安慰说狮子生病,谁都没办法。

    凯文背靠狮笼,蜷缩坐下,抱头闷声说这是他的错,南塞国的狮子现状,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好心,有时候不一定会干出好事来。

    凯文哽咽叙述。(以下出自狮语者自传)

    二十多年前的狮子叔还和纪安一样,是个青葱愣头,胆子大,做事随心所欲,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假如没有老菲尔,凯文多半会成为一个如今动保里,那些做事不计后果的傻缺。

    青年狮子叔从小对动物很感兴趣,喜欢养小狗小猫,抓青蛙、小鸟玩。

    成年后在一家健身中心工作,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锻炼康复师,但仍然对动物很感兴趣。

    在23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顾客,当时的老菲尔。

    老菲尔和凯文一样,喜欢动物,每天两人健身时聊得最多的就是动物,唯一和他不一样的是,老菲尔非常有钱。

    某天,凯文和平时一样指导训练的时候,老菲尔突然一脸兴奋地说他最近刚买下“狮子园”问凯文有没有兴趣到狮子园去工作。

    狮子园最早成立于90年代,是南塞伦盖蒂第一家能让游客们开车观光的开放式私人动物园。

    1998年,在老菲尔的安排下,凯文成为了一名小狮子饲养员。在那里,他遇到了两只6个月的狮子,图和拿坡里。

    渐渐的,凯文身上出现了一种与纪安类似,十分特别的特质,他能够清楚地分辨出不同狮子的不同情绪,敏感地察觉出它们是开心、不耐烦,还是忧郁……

    小狮子们也非常喜欢他,它们喜爱拥抱和被关注,于是主动去舔和抱凯文,在它们的体型越来越大后,也仍旧如此。

    凯文和狮子的奇妙互动吸引了很多游客,为了提高游客量,老菲尔一举把凯文捧红成动物园的明星,给他拍了大量和狮子生活的宣传照片,还带他上节目,拍视频,最后红遍全国……

    凯文大约是南塞国第一个将人狮互动‘秀’给所有人看的人,这些令人惊异的照片流传很广,他也因此有了极高的知名度。

    但是,也因为这些照片,一个严重的问题渐渐出现了。

    狮子并不是宠物,但狮子们在凯文面前表现得就像宠物,于是受宣传照片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觉得,如果能保证安全的话,我们可以像凯文一样,摸摸狮子吗?

    自从凯文的照片流传开后,游客中出现了类似的呼声,于是狮子园老板老菲尔在园里开了叫做‘小狮子世界’的游客互动区,让游客尽情地抚摸、拥抱小狮子,嗯,当然是要付钱的。

    因为非常赚钱,南塞国很多其他动物园也设立了类似的展区,这种需求量变得如此之大,成位了南塞国几乎所有动物园的支柱项目,为了赚钱,他们引入了更多的小狮子,再然后,一整条幼狮产业链应运而生。

    “我从来不是什么狮语者,现在狮子会这样,都是我造成的!”凯文背靠狮笼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纪安总算明白了,这个胡子拉碴,已然没了形象的中年男人并非圣母,他只是在做一件事情——救赎,救赎狮子,也救赎他自己。

    纪安听完,一声叹息,而除了叹息,他还一身冷汗,他差一点就成了下一个“狮语者”,狮子们的今天,就是滚滚们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