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斩男色 > 116离间计(高潮前夕)


    顾津津将脸转来转去,想要躲开靳寓廷的亲吻,男人见状,干脆捏住她的下巴。

    靳寓廷吻在她的唇瓣上,顾津津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的手推开。

    佣人从厨房出来,看到商麒怔怔地站在门口,似乎不敢上前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不能大声招呼让她进来吧。

    顾津津好不容易将脸埋到他胸前。“别闹了,商麒在呢。”

    靳寓廷回头看了眼,果然见商麒杵在门口处,“你们吃过晚饭了?”

    商麒这才走上前去。“没有啊,我原本想请九嫂在外面吃,但她说要回来陪你,还把我一道拉来了。”

    男人勾起抹笑,手指在顾津津嫩滑的小脸上轻轻刮了下,“算你听话。”

    顾津津想要起身,但靳寓廷的一条手臂横在她胸前,她只能将脑袋继续枕在他的腿上。

    佣人回到厨房,又将菜端上桌,顾津津轻敲下靳寓廷的手臂。“吃晚饭了。”

    男人闻言,手臂这才松了松,她赶紧坐起身。

    商麒跟着他们坐到餐桌跟前,“九嫂,你也赶紧怀个孩子吧,到时候九哥一定把她捧在手心里。”

    “就是,我想要个女儿。”靳寓廷说着,凑近了顾津津身侧。“赶紧生一个。”

    她抬起脚朝他腿上轻踢了下,“吃饭就吃饭吧。”

    “等九嫂怀孕之后,我就把家里的滋补品都搬过来,你想要出门什么的,可以随时带上我,可不能像上次怀孕的时候那样不小心了……”

    顾津津吃了两口饭,表情平淡,靳寓廷夹了块鱼肉放到她碗里。

    商麒将这些都看在眼里,那好歹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可是两人几乎没有太大的反应,实在是不正常。

    她不由想到那个佣人的话,也许,那样的可能性是真的存在的。

    吃过晚饭,商麒没有多逗留就走了。

    外面天气炎热,顾津津连出门走走的心情都没了,她真想赶紧上楼去床上躺着,最近新出了不少剧,她得补上才行。

    靳寓廷走过去按住她的肩膀。“陪我打会球。”

    “不要,这么热,谁能受得了啊。”

    “在室内打,有空调怕什么。”

    顾津津将他的手拨开,“不要,我要去洗个澡看电视。”

    “你天天宅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运动,这样下去身体怎么能吃得消?”靳寓廷见她又要走,他一把拖住她的手腕将她带去运动房。“以后每天半个小时的运动量必须保持。”

    顾津津又不会打球,靳寓廷拿了球拍递到她手里。“最简单的羽毛球总会吧?”

    “你找别人打不行吗?实在没人,把孔诚叫来。”

    “我就要和你打。”靳寓廷拿了另一个球拍走到场地那头去,他开球后发力抽过去,顾津津勉强接住,可靳寓廷一个扣杀过来,她压根没有还手之力。

    顾津津看了眼远处的球,只好跑过去捡起来,她球技实在不怎样,接不了几个回合,靳寓廷索性都让她去捡球了。

    顾津津气喘吁吁,最后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不行,全身都是汗,累死了。”

    “起来。”

    “不来。”

    靳寓廷看眼时间,“才十五分钟你就受不了了,可想而知你的体能有多差。”

    “差就差吧,”顾津津抹了把脸上的汗,干脆躺到地板上耍赖,“就是不起来,就是不打球,以后也别拉上我,我看看电视听听歌挺好的呀。”

    “是,晚上睡着,白天坐着,傍晚的时候躺着,不出半年,你就等着增肥五十斤。”

    顾津津才听不进去呢,“这点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天生就是不易长胖的体质,大学几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也没见胖啊。”

    靳寓廷走到她身边,扬了扬手里的球拍,“还躺着呢?起来。”

    “就不,你抽我啊。”

    男人见状,抬起一条腿,他站在顾津津的上方,手里的球拍戳了戳她的肩膀,“我知道了,你喜欢躺着的运动是不是?”

    顾津津觉得这个姿势很不对劲,可她要这会坐起来的话,那就更不对了。

    “你走开。”

    “照你这样下去,你这身子迟早要垮掉,要么起来打球,要么……”

    顾津津抡起球拍想要抽他,拍子一定,就定格在男人的腰上,“你怎么威胁我都没用,我就不喜欢运动。”

    靳寓廷将她的球拍拿在手里,他躺到顾津津身边,“不喜欢也没用,今天给你缓缓,明天开始必须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运动量。”

    “我不要!”顾津津强力抗议。

    男人撑起身吻住她,顾津津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开,又来这套,烦死了。

    靳寓廷抵着她的唇瓣。“要不要,要不要?”

    “就不要!”顾津津说完,就想将他推开。

    但他力气比她大多了,她哪里是他的对手。顾津津这会热的难受,浑身湿漉漉的,可靳寓廷还要抱紧她,这让她更烦躁。

    “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我就这样,听不到我想要听的答案,你就休想从这离开。”

    顾津津伸手捂住他的嘴,“好了,明天下来运动,行了吧。”

    靳寓廷听了,这才满意地将她拉起身。

    翌日,顾津津答应了中饭要去主楼吃,她换好衣服下去,刚离开西楼不久,商麒也来了。

    顾津津走在前面,并未看到商麒,商麒眼看着顾津津进了主楼,她便提起脚步赶忙去了东楼。

    这会已经是夏天,靳韩声吩咐过不能再让商陆到院子里去,万一晒伤了怎么办,万一晒得头脑发晕,又怎么办?

    这段日子也是累坏了小于,商陆胃口不好,她只要不肯吃东西,小于就肯定是被怪罪的那个。

    商麒进屋时,看到商陆正坐在沙发跟前剥橙子,不小心用力过猛,指甲断了。

    小于忙上前查看下,“没事吧?”

    商陆盯着自己的指甲在看,商麒见状,拿了指甲钳过来。“我来剪。”

    她拉过商陆的手,商陆却握紧了手掌。“不要。”

    “姐,这必须剪掉,一会指甲再继续断下去可就麻烦了。”

    “不行!”商陆用力地想要将手臂抽回去,“剪痛了,宝宝会疼。”

    “你又说胡话了,就算真剪到你手上,宝宝也不会有感觉的。”

    商陆另一手打出去,打在了商麒的脸上,清脆的声响中还带着小于的惊呼。“商小姐,你,你没事吧?”

    商麒摸了摸脸,脸上火辣辣的。“没事。”

    “靳太太,您别闹了……”小于上前帮忙抓着商陆的手臂。

    两人哄了半天,这才将商陆的断甲剪去,小于轻叹口气。“方才主楼那边过来喊,让我带着她过去,不过她这几日胃口还是不好……”

    “你照顾她也挺辛苦的,厨房还要每天变换着菜谱,既然秦伯母差人过来喊了,我带她去走走吧。”

    “靳太太就算去了,也吃不了几口,这来来回回没个遮阳的地方,一会靳先生回来……”

    “没事,我姐也不能天天闷在家里,放心,有我在呢。”

    商麒让小于拿了伞,她的脸上还有红印,她挽住商陆的胳膊跟她走了出去。

    此时正值中午,烈日悬挂在空中,遮阳伞丝毫抵挡不住热量,商陆想要回去。“热。”

    商麒抓着她的手,“姐,你也要出门走走,这样对孩子才好。”

    “我……我在家里也走的。”

    “可是家里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

    商陆几乎是被商麒拽着往前走去,地面烫得惊人,她穿着长裙,一手轻落在腹部上,“我不能出去,他不让我出去。”

    “我又不是把你带出靳家,没事的。”

    两人往前走着,商麒脸上的痛感还未散去,商陆方才下手很重,几乎要将她的半边脸打肿。

    “姐,你怀孕了,九哥肯定高兴坏了吧?”

    “九哥?”商陆面色充满疑惑地朝她看眼。

    “是啊,九哥就是我姐夫啊,你老公。”

    商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九哥……”

    “姐,你看你怀孕以后,更糊涂了,九哥是我姐夫,是你老公,也是你肚里孩子的爸爸。”

    商陆闻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两人很快来到主楼,快要走到门口时,商麒刻意放下脚步,声音也轻了不少。“你知道对一个孩子来说,最悲哀的是什么吗?”

    商陆怔怔望向她的脸,商麒伸手将伞放下来。“最悲哀的,是孩子的爸爸被抢走。”

    商陆眼里很明显露出了害怕和惊恐,“不行。”

    “是啊,那样的话孩子就太可怜了。”商麒又轻声安抚了她几句,这才抬起手掌按响门铃。

    佣人开了门,商麒带着商陆进去,秦芝双已经让人开饭,见到二人过来,自然是高兴的。“快快,正要吃饭呢。”

    “九嫂!”商麒小跑过去,到了顾津津的身边,笑眯眯说道。“你也在这呢。”

    “是啊,过来蹭饭。”

    “要说蹭饭的应该是我吧。”

    商陆一步步走近过来,视线小心地落到顾津津脸上,商麒余光也都看在眼里,她轻摇晃下顾津津的手臂,“九嫂,九哥呢?”

    “他这个时间还在公司呢,没回来。”

    “不早点回家跟你腻腻歪歪了?”

    “又胡说。”顾津津看到商陆来到跟前,小心地打了声招呼,“大嫂。”

    “九哥最近可不一样了,我看他最好天天待在你身边……”

    顾津津勾勒下嘴角。“吃饭吧。”

    商陆嘴里犹豫地出声。“九哥?”

    顾津津忙退开两步,生怕方才又有什么话刺激到了她,商麒端详着商陆的面色,她目光一瞬不瞬落在顾津津身上。

    “九哥是谁?”

    秦芝双走过来,拉过商陆的手臂,“吃饭吧。”

    商麒目光紧盯着商陆,却见她很快就乖乖地跟着秦芝双去吃饭了,顾津津也算是松了口气,真怕他又要认错了,万一再大吵大闹的话,靳韩声那边恐怕又不好交代。

    商陆在主楼吃了碗粥,还有两块点心,午后稍稍休息了一会,她觉得困了,便吵着要回去。

    商麒让顾津津再玩会,她则拿了伞带着商陆回东楼。

    回去的路上,商麒顿住脚步。“姐。”

    商陆从伞下走了出去,商麒忙举着伞跟上。“你等等。”

    商陆并未理睬她,继续前行。

    “难道我喊人九嫂的时候,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明明知道她和九哥是什么关系,你还能不吵不闹吗?难道你真觉得无所谓……”

    “不是。”商陆打断了商麒的话。

    “怎么不是?你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商陆轻摇下头。“你记错了。”

    商麒冷笑声,“我记错什么了?”

    “九哥,不是宝宝的爸爸,我有老公,他不是。”

    商麒吃惊地盯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你,你再说一遍?”

    “你真的记错了,九哥不是我老公,不是的。”商陆说完,又要继续往前走。

    商麒轻握下手掌,她很快又跟上了商陆,事到如今,她赶紧打了圆场。“对对,瞧我记性真差,还是姐你厉害。”

    “以后记住,他不是。”

    “好,我一定记得。”

    商陆没再多说什么,这边晒得很,她一点都不想留在这。

    商麒跟在她身边,时不时盯着她的脸看眼,商陆怀孕后药就停了,照理说更加不可能会恢复的。

    她虽然这么想着,心里却还是有些着急。

    东楼那边的帖子这两天就送到了西楼,顾津津反正已经买好了礼物,只不过她不方便单独去那边,所以想着还是等到办宴的那天,再把礼物送去吧。

    商陆的生日宴并没有大办,也就请了些亲戚和知根知底的朋友,靳韩声对她疯癫的事隐瞒得极深,一直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这样的日子总要庆祝庆祝,再加上商陆又有了身孕,考虑再三后,靳韩声才安排了这次设宴。

    宴会安排在西楼,人也不多,更像是一个私人的聚会。

顾津津坐在梳妆镜跟前,自己动手化了个淡妆,刚将口红抹上,靳寓廷就来了。

    他站在顾津津身后,两手轻按住她的肩膀,“好看。”

    “我又没怎么化妆。”

    “浓妆淡抹总相宜,可见你化不化妆都好看。”

    顾津津挑了根项链戴上,“这个呢?”

    “也好看。”

    “敷衍。”

    靳寓廷笑着将项链接过去,给她戴上后,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镜中的人,“你自己看看,不好看吗?”

    “行了,差不多了,我们也要过去了吧?”

    他弯腰,俊脸埋入她颈间,“差了点香水味。”

    “算了,这毕竟是去东楼,身上还是不要有任何香味的好。”

    靳寓廷忍不住失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小心了?”

    “小心总比马虎大意要好吧?”顾津津起身,进了衣帽间后将给商陆准备的礼物拿出来,她将另一个装有发票的首饰盒塞回抽屉内。

    靳寓廷也换好了衣服,出门之际,顾津津还特意将首饰盒递到他面前。“要不要看看我买了什么?”

    “买都买好了,还给我看做什么?”

    “说不定你会觉得不好呢?”

    靳寓廷揽住了她的腰往外走去,“只要是你选的,都好。”

    来到东楼,宾客几乎都到齐了,商麒陪着商陆站在门口,见到顾津津和靳寓廷过来,她赶紧挥手示意。

    靳韩声从屋内出来,站在了商陆身边,“累吗?”

    商陆站得确实有些难受,她点了点头。“一会让麒麒带你上楼休息会。”

    “嗯。”

    顾津津走到几人跟前,将礼物递向了商陆,“大哥,大嫂,祝你们结婚纪念日快乐,也祝大嫂生日快乐。”

    “谢谢。”靳韩声口气淡淡地轻应声。

    “姐,这可是九嫂亲自为你选的礼物呢,可漂亮了,你看看吧,一定会喜欢的。”

    商陆听了,将礼袋接过去,掏出首饰盒打开后看了眼,她眸光微亮,嘴角也禁不住轻挽。“好看。”

    “那是,九嫂的眼光能差吗?”

    商陆爱不释手,抱着那个首饰盒不肯放了。

------题外话------

    来来来

    喊着的高潮,要来了~迎接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