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铁骨 > 第94章 权臣(第二更,求支持)
    “这天下又岂有任人鱼肉之人。”

    大王的问题让钱磊略微一愣,随既摇头说道。

    “今日并非是大王不愿任人鱼肉,而是为求自保,不得已而为之。”“为求自保……”

    沉吟片刻,朱明忠摇头说道。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自保,又何必如此?”长叹了口气,朱明忠继续对钱磊道。

    “炳奇,本王是不想把自己还有淮王府上下所有人的性命都交给其他人来决定!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自保,本王大可选择远赴海外,如此他朱由榔又能奈我何?”

    远走海外,的确是避敌锋芒的最好选择。现在忠义军有着大明最强大的舰队,只要到了海上,没有任何人会是他的对手。逃亡海外。或许是安全的,但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本王能逃得了?可是这淮王府上下怎么办?难道大家都和本王一起逃亡海外吗?还有这千百万百姓,也和本王一起逃亡。这可能吗?当然没有任何可能。”

    摇着头,朱明忠的语气变得不容置疑。

    “所以本王是绝不会走的,更不会把本王的脑袋拱手相让于他人。”

    大王的这番话总算是让钱磊放下了心。自从那个消息传出来之后淮王府上下。最担心的就是大王会不会就像当年的岳飞一样,对朝廷一位愚忠。如果当真是那样,到时候可能丢掉性命的并不仅仅只是大王一个人,甚至还有淮王府上下数千口。作为淮王府的府臣,无论是钱磊或者顾炎武,他们所有人的利益早已经同淮王捆绑在一起。也正因如此,一旦朝廷要对淮王下手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甚至可能会首先针对他们,以达到剪敌羽翼的目的。所以这次钱磊之所以来东北就是为了告诉大王,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必须要做出一些选择。必须要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听着大王的对朝廷以及对张煌言的不满,钱磊很清楚,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至少是由说大王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尽管外部的环境并不算成熟。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自己的脑袋拱手相让于他人,身家性命还是自己掌握的好。

    “大王,臣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在大王陷入沉默之后,钱磊看着大王问道。

    “说。”

    “大王,”深吸一口气钱磊继续问道。

    “那个谣言是谣言吗?”

    那个谣言是谣言吗?这个问题猛然一听似乎非常简单。可是这个问题却又非常关键。与朝廷来说,之所以不能够容忍大王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那个谣言中的那一句话。大王貌似先帝。当然更直接的话是“大王是孝烈皇帝的子嗣。”

    这才是朱由榔不能够容忍大王的根本原因。而现在钱磊这么问,实际上是在问大王这件事到底是谣言,还是真的?

    其实早在消息传到清河之后,他们就已经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了先帝的画像,同样也为大王于画像上的人相貌的相像而惊讶不已。在惊讶之余,所有人都在好奇另一个可能——难道大王真的是先帝的儿子?朝廷对大王的不信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可是在另一方面,如果大王真的是先帝之后,对于江北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大王就有了问鼎大宝的可能。其实大王到底是不是先帝的之后,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甚至在前里看来,如果这不是真的,他们都可以抓住当下的谣言。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大王就是先帝的之后,大王才是大明皇位最正统的继承人。既然朝廷认准了大王是先帝之后。那么现在大王就可以顺水推舟的承认这一切。然后挑战皇位。大王不是没有这个能力,江北的实力也能够支撑大王角逐大明的皇位。

    “你觉得呢?”朱明忠并没有解释,而是看着钱磊说道。

    “你觉得本王会是先帝之后吗?”

    “大王,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并不完全是。”

    沿着大王的视线,钱磊直接了当的说道。

    “如果大王是先帝之后,那么无论将来做什么,都是朱家的家事,不是什么弑君篡位。这样其他人根本就说不出来任何话。”

    钱磊的话让朱明忠选择了沉默,沉默片刻之后,他往远处看了一眼,然后反问道,

    “炳奇,你们的意思是本王承认这个身份是吗?”顺水推舟承认这个身份。这个念头朱明忠并不是没动过,他的手中有“证据”去证明他的身份。或许那些证据并不是什么铁证。但是至少可以说服绝大多数人。“大王,承认这个身份固然是有些好处,至少可以让大王暂时无需考虑其他,可以把问题都踢给朝廷,甚至可以让朝廷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在那里寻思着怎么样离开万年,而是先要把大王的身份给解决了。如此一来,至少在短时间内,朝廷是不可能离开万年的。”

    在清河的时候,他们也曾就这个问题进行过讨论。对于是否顺水推舟,直接按着谣言所说承认这个身份。同样也曾发生过争执。

    “而且如果大王承认这个身份的话,短时间内永历君臣绝不敢明目张胆的针对被大王,毕竟,大王才是大明皇位的正统继承人,如果大王承认了。他们对大王的打压于天下人看来自然是别有用心。”

    在钱磊解释着承认这个身份的好处时,朱明忠只是略微点了下头。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但是在另一方面,如果到王承认了这个身份,到时候朝廷很有可能就会拿祖制出来说话。按大明的祖制,藩王是不能够领兵的。朝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大王手中的兵权。”

    “要是本王这么办了,那岂不就是等于把性命交给其他人?”

    交出兵权?开什么玩笑,这年头兵权就是命,手中无兵,也就没有了性命。把保命的根本交给其他人,这种事情,朱明忠会干吗?

    “如果他朱由榔想要夺本王的兵,就让他亲自来对本王说,本王会直接告诉他答案。”

    答案会是什么?

    朱明忠没有继续说下去,可钱磊能够猜到答案会是什么。答案非常简单。大明的皇帝只有一个人,在朱由榔于大王两个人之间谁更有可能成为大明的皇帝?这个答案同样也非常清楚。

    “大王,还有其他各藩……”

    说出这句话之后,钱磊的神色显得有些无奈。

    “他们会怎么办?”李子渊,郑经,李定国还有张煌言,他们到时候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是啊,他们是不会沉默的!”朱明忠的语气显得有些失落。

    “先前本王以为也许他们会做出另一个选择,但是现在……”

    摇了摇头,朱明忠自嘲的说道。

    “他们都是忠臣啊。如果本王所料不差的话很快李定国也会把奏折上到朝廷那,他同样也会支持朝廷离开万年的,他们都是忠臣……”

    一声长叹,朱明忠无奈苦笑道。

    “至于本王这里,他们是不会考虑的。”

    “大王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现在当然不会考虑,但是大王如果真的是先帝的儿子的话。臣以为到时候他们肯定会考虑的!”

    双眼直视着大王。钱磊的心底有着很多疑问。当然,最大的疑问仍然还是那个问题——大王到底是不是先帝之后。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钱磊内心深处的许多疑问在这个时候也都解释的通了。寻常人家肯定是教不出像大王这样的人物。至于什么所谓的师傅。在前里看了天下恐怕还真没有那样的人物。那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物可能会为世人所知,即便是个江湖游医,恐怕也早已经因为医术而名扬天下了,毕竟,大王当年正是凭着鬼神莫测的医术为人重用。这样的人物游走江湖多年居然没有丝毫名声,实在是让人费解。一直以来,大王的学识渊博远远超过他人的想象,即便是对于许多人未闻的西洋之事,也是信手粘来。可如果大王真的出生皇家的话,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恐怕也就只有皇家才能教出像大王那样的人物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因为本王是先帝的之后,而选择中立吗?”

    朱明忠的眉头一皱,然后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这恐怕并不容易吧。”

    “只要能够证实大王的身份,臣以为他们绝不是什么迂腐之人。”

    看着大王,钱磊主动为张煌言解释道。

    “苍水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在他看来这是稳定,大明江山的唯一选择,毕竟现在,无论大王是不是先帝的儿子。朝廷都不适合在万年继续待下去了。这既是为了你的江山,同样也是为了大王。”

    为了大王!钱磊的话让朱明忠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他可真没看出来张煌言到底是怎么为了他做出的这件事。他只看到了张煌言是怎么把他逼上了绝路。

    “毕竟,谁都不敢保证大王会不会做出其他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