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 第762章 大老龟: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既确定雁栖大山深处的前朝遗址要开发,馆长索性不走了,借宿在盈芳家。

    在等考古研究所及博物馆派人手赶赴宁和的期间,陪萧老爷子对对弈、偶尔和萧三爷上泉水潭钓钓鱼。

    就是那潭里的鱼贼精贼精的,钓上半天都未必有一条上钩。

    后来,干脆带上干粮,转战后山的山塘,上那儿摸螺蛳、钓黄鳝。倒是每天都能吃上不一样的乡土美食。

    三胞胎带着金虎上山下水、漫山遍野地撒欢,完全没有一年多没回来的生疏感。

    等到向刚安排妥大兴基地的训练计划回到宁和跟家人团聚,差点认不出自个儿子。

    嘿!这晒得黑黝黝的壮小子谁家的呀?

    “爸!我才不是回老家晒黑的,体校时就这样了好吗,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阳阳一个虎扑,跃上他爹的怀抱,双腿夹住他爹的腰,搂着他爹的脖子控诉。

    向刚掂了掂他的分量:“唔,重了。”

    “高了你咋不说!”阳阳噘嘴,“爸你没我妈对我好。”

    “你妈又怎么宠你们了?”向刚笑着问,拍拍儿子的屁股。

    “反正你就是没我妈对我好!”阳阳不满意地哼哼。

    随即利索地从他爹怀里滑下来,一手牵晏晏、一手牵暖暖撒丫子往外跑,“知道你要找咱妈说悄悄话,又不让我们听,我们还是去隔壁公社看人打鱼塘啦,那个更有趣!”

    “臭小子!”向刚笑骂了儿子一句,扬声叮嘱,“天黑前回来,别让家里担心。”

    “知道啦!”

    院门外传来三个孩子带笑的应声。

    向刚笑了笑,抬头,看到自己媳妇儿站在屋檐下对着他笑。

    瞬间,什么烦恼、压力统统都没有了。这就是家的感觉啊。老婆孩子热炕头,无论为他们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行李搁那儿,一会儿我来理。你先洗个澡吧?妈在给你下面条,冲完澡正好吃上。”盈芳给他拿来换洗衣裳。

    “我不饿,别让妈忙活了。”

    “离晚饭还早呢,先吃点垫垫肚子。”

    向刚接过衣裳,顺势搂过媳妇儿亲了一口,“怎么又瘦了?”双手轻轻松松就能握住媳妇儿的腰,不禁皱眉打量她,“回来没好好歇过?”

    “哪没歇啊,好着呢。兴许天热,没什么胃口,吃得不多吧。”盈芳笑着推了推他,“你别管我了,快去冲澡。等下面条该坨了。”

    向刚瞅着她看了看,面色倒是如她说的还不错,就是腰身瘦了。

    暗自琢磨着趁这俩月在老家待着,抽空猎些野味,好好给她补补。

    最好弄头野猪来,野猪肚养胃,苦夏不开胃,别把胃搞坏了。

    天热,向刚直接在屋后河里搓了个澡,吃了碗丈母娘亲手煮的三鲜面。

    所谓“出门吃饺进门吃面”,一碗鲜香美味的卧着两个鸡蛋的草虾黄蚬青菜面下肚,向刚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姜心柔笑眯眯地看着小俩口说:“吃饱了回屋说悄悄话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隔壁公社今儿打鱼塘,三胞胎凑热闹去了吧?我去看着他们,人多,挤来挤去的别挤河里去了。”

    盈芳想说孩子们会游泳,掉河里也不怕,无奈她娘说完就出门,压根不给她说话时间。很明显是在给她和男人腾空间。

    盈芳有些尴尬,捶了男人一拳。肯定是他吃面的时候捏她手背的小动作被她娘看到了。

    向刚忍不住乐:“看来大伙儿都想让我们说悄悄话。”

    他把阳阳领着弟弟妹妹跑出去玩之前的话一说,更加惹来盈芳羞恼的捶打:“儿子都被你带坏了!”

    向刚笑着由她打。

    这点力道,跟按摩似的,他享受都来不及。

    任她打闹了一通,才握着她手腕,将人拉到自己怀里。

    “好了,我们说会儿话。”向刚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角。

    小俩口头碰头挨在一起絮絮叨叨地唠了一通家里的近况。

    提到三胞胎时,男人不由挑眉:“阳阳那小混蛋,似乎对我很不满啊。”

    “怎么会?你没来之前,他多惦记你啊,一天照三餐地问你啥时候回来。知道你这两天回来,每天都这个时候蹲在桥头张望。我看啊,全家数他最想你了。你居然说他对你不满?”盈芳不悦地拿眼角瞅他,眼里仿佛刻着“没良心”三个字。

    向刚看她这小眼神就忍不住想笑:“哦,那看来,那小子遗传了你的某项性格特征。”

    “啥?”盈芳一愣。

    “口是心非啊。”男人轻笑。

    旋即倾身吻住她还想辩解的小嘴儿,彼此交换起久违的琼浆玉液。

    昏昏沉沉间,盈芳听到男人含笑而又满足的补充解释:“瞧,你的身体对我多渴望,嘴上还死犟死犟的。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

    “讨厌!”

    再一次惹来他愉悦的低笑。

    ……

    向刚回来后,没怎么休息就上群英基地布置任务去了。而后又抽空上了趟山,真的扛着一头野猪下来了。

    馆长打从心眼里彻底服了这家人。

    起先还说要不他们仨轮流去县城菜场割点肉回来,毕竟乡下的肉,一般都要等过年才能吃。第一天来有野味,那是人家特地招待他们的。

    哪成想,萧三爷每天都上山、每次都有收获,不是山鸡就是野兔。鸟蛋、野鸡蛋也间或有的捡。和过年似的,天天有肉吃。

    这还不算最幸福的,萧家女婿一回来,直接扛了头野猪下山。

    野猪肉啊——猪肉啊——肉啊!!!

    这跟小打小闹的山鸡、野兔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好嘛。

    馆长和俩助手的眼睛都看直了。

    啧!这雁栖大山咋跟他们家后园似的,打个野味,容易得跟在自家后院的鸡舍捡鸡蛋一样轻松。

    不得不说,馆长几个真相了。

    有金大王在,这雁栖大山可不就跟盈芳家后园似的。别说山鸡野兔大野猪,想吃熊掌,又何尝是难事?

    山林深处,刚挖下一个大蜂巢的大黑熊,冷不丁后背一阵发凉。

    憨憨地望了望四周,没危险啊,那咋会觉得汗毛倒竖、有些阴冷捏?

    算了,蜂巢到手赶紧溜吧,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大黑熊乐颠颠地抱着蜂巢欢快地朝自个洞穴跑。

    金橘喵的一声跃上它肩膀:嘿!大个子!好久不见!

    大黑熊一个趔趄,差点来个狗啃屎。

    妈呀!讨厌的偷蜜贼又来了!

    偏它打不过人家。

    鬼知道一只普普通通的山狸猫,为啥有那么大的爆发力。论打架,武力值远超它们黑熊家族。

    唉,好日子又没法过了!

    大黑熊抱着蜂巢,肉痛且幽怨地偷眼觑喵大爷。

    但愿喵大爷能给它剩点儿,别全都抢走。

    喵大爷嗨皮地朝它龇龇牙。

    还是雁栖大山好啊,有现成蜂蜜吃、有大个子跟班帮着狩猎。

    哪像在石景山——被玉冠金蛟奴役半年,就得那么一两滴龙涎——日子难过啊!

    大老龟爬上岸,四脚朝天晒着太阳:甭提了,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