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网游竞技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1633章 除灵师,你家养的萝莉是恐怖分子吧!
    鲁邦说着话,忽然觉得脑袋有些发晕,旁边的峰不二子、次元大介也闻到了味道,脸色都是一脸,大声道:

    “鲁邦!快把这东西拧上!这里面是麻醉药!”

    “呃……好像还真是!”

    鲁邦也察觉不对,抬手想要把盖子拧上,结果脑袋又是一晕,手上一抖,一些液体飞溅出来,刚好飞进了鲁邦的嘴巴里,瓶子则“当啷”一声摔到了地上,里面的液体淌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峰不二子、次元大介他们都是嘴角抽搐,无语地看向鲁邦三世:“……鲁邦,你搞什么鬼?”

    “呃……”鲁邦三世干笑一声,然后眼神儿迷离起来,“……那什么,我不小心,手滑了……了……”

    鲁邦三世说完,“Duang”地一下摔倒在了地上,次元大介、峰不二子他们都是一脸黑线——

    手滑……手滑你妹啊!

    你特么是帕金森综合征啊,这种时候手滑!

    还有,你摔了瓶子也就算了,居然还能把麻醉药弄嘴里……你也真是个奇葩啊!

    次元大介、峰不二子心里面咆哮着,闻着越来越浓的气味,一起起身道:“……别发呆了!我们快点先跑出去!”

    “这瓶子里面的药太多,我们不跑出去的话,一旦扩散开来,我们就算不晕倒也会浑身乏力!”

    “见鬼……鲁邦你这家伙就不能靠谱一次吗?”

    “……”

    次元大介说着,扛起鲁邦急吼吼地向着外面跑去,峰不二子则一把抱起格蕾丝,随后跟上跟上。

    黑羽快斗愣了一下后,也闻到了空气中越来越浓的麻醉药味道,“卧槽”一声后,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一个防毒面罩戴在脸上,然后抱起了地上的柯南,向着外面跑去,同时低头看了看柯南——

    话说起来,这小鬼之前看到鲁邦三世在摆弄瓶子的时候,似乎想说什么来着……

    难道说,他想说的就是瓶子有问题?

    转眼间,黑羽快斗、峰不二子他们一起跑到了防空洞外,把防空洞封好后,一起坐在树林中,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次元大介才无语地看向格蕾丝道:“格蕾丝,你不是说那是饮料吗?”

    “唔,这个包包是别人的,我还以为里面是饮料来着……”格蕾丝轻声回答,然后又忽然道,“……对了,我看电视上说,原始社会的时候,女人看到心仪的男人就会把他打晕,然后拖回自己的山洞里面……猴子脸大叔这算是被我打晕的吗?我能不能把他拖回家?”

    “呃……”

    这特么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次元大介、峰不二子都觉得脑阔疼,然后峰不二子劈手抢走了格蕾丝手里面的包包,开口道:“好了,现在先让我们检查一下,看看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峰不二子说着,把包包里的东西往外一倒,顿时眼皮子一阵乱跳——

    好吧,这里面还有三个玻璃瓶,怎么看都很可疑啊!还有,这上面的化学式,好像也是什么麻醉药?

    峰不二子正琢磨着,格蕾丝“唔”了一声,挥了挥手里的圆柱形容器道:“……这个东西也是从她的包包里面拿出来的,你们要检查吗?”

    “当然!”次元大介点了点头,拿过了格蕾丝手里的圆柱形容器一看,手一个哆嗦,差点没把东西摔地上——

    MMP!这特么是我看错了吗?

    这上面的化学式……好像是沙林毒气吧!

    除灵师,你家养的那只真的是萝莉吗?咱怎么看着像是恐怖分子啊……

    ……

    日本,东京。

    晚上七点钟,米花町。

    因为是冬季的缘故,天气已然漆黑。

    做为大都会,这种时候正是热闹、繁忙的时候,而猫眼咖啡厅却早早地挂起了停止营业的牌子。

    咖啡厅的休息室内,来生瞳、来生泪、来生爱三姐妹仔细检查着桌子上的装备,然后把所有东西一一收起,紧接着来生泪开口道:“今天一天,我都在注意除灵事务所那边的情况,现在看来,除灵事务所的人在接到我们的预告函以后,似乎并没有报警……”

    “唔?没有报警吗?”来生爱微微一愣,“也就是,我们今晚连警方都不必对付吗?”

    “没错!”来生泪点了点头,来生瞳则皱眉道:“……这就奇怪了!我们连预告函都发了,他们为什么不报警?他们难道还想凭自己的力量,保住那副画吗?”

    来生瞳话落,来生爱也微笑道:“或许,他们是听说了我们三姐妹的名头,觉得那副画根本保不住,所以就放弃了也说不定哦!我听说,那个高中生除灵师是个大富豪,有可能根本不在乎那副画……”

    “嗯,这倒是也有可能!”

    来生泪眯了眯眼,然后抬手一看时间道:“好了,现在时间是七点钟,我们先抓紧时间赶过去看看情况——有什么话,我们路上再说吧!”

    ……

    晚上七点钟,米花町。

    某幢出租公寓内,贝尔摩德坐在书桌前,抬手看了看手表,眉头轻皱:

    “……真是的,现在时间已经到了,雷司令怎么还不打电话汇报情况?她又在搞什么鬼?”

    贝尔摩德又等了两分钟,然后忍不住了,先取出了一个小巧的仪器,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雷司令的号码。

    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了一句俄语道:“你好,请问你是谁?”

    贝尔摩德又听到了俄语,微微一愣后,连忙道:“你好,我是那位女士的朋友,请问你是……”

    “你是他们的朋友吗?”电话另外一侧,那个人立刻自我介绍道,“太好了,我是警察,这里是警察局,你的朋友们被捕了,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说……”

    听到这分外熟悉的台词,贝尔摩德立刻响起了昨天的事情,心里面冒出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唔”了一声后打断道:“……又被捕了?那他们犯的罪该不会是……日狗?”

    “哈……不是!他们之所以被捕,是因为有一个是逃犯,另一个是同伙。”对面的警察回答,然后补充道:

    “不过,他们俩被捕的时候,差点儿就被狗给日了……”

    贝尔摩德:“……喵喵喵?!”